长了个兔宝宝的大门牙 – 5-18-2009

亲爱的代祷同工,         (长了个兔宝宝的大门牙)

 

我的牙齿很不好,大概是从小没有做好牙齿保健,所以我对别人牙齿的好坏很敏感. 这些都是事后的敏感,真希望我在年幼时就对自己牙齿的保健是那么的在意. 去年夏天我注意到这里一个六岁(今年七岁了)的男孩,他的大门牙掉了一颗,没想到几星期不到他又摔掉了两颗,所以他的门牙全没有了. 幸好是个男孩,所以他也不太在乎[门面]好不好看.

 

没想到今天春天,就像我家院子里的笋尖春天突然从土里冒出来一样,他也冒出来一颗门牙(其他掉的牙齿还没长出来),不同的是新长出来的那颗门牙是正常门牙的一倍半那么的宽而且也特别地长,看起来好像是卡通影片里的兔宝宝长了个大门牙.

 

这段时间刚好有机会问我的牙医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为什么这孩子会长个兔宝宝的大门牙? 听了我的问题,我的牙医又很紧张地想知道我问的到底是个属灵的事,还是纯粹是关于人的牙齿,大概是上次的牙齿咬到舌头事件,我问他是否能加大我口腔空间的问题把他给搞怕了.

 

他的解释是因为这男孩的门牙全掉了,所以在长新牙的过程中,没有任何制衡的力量,所以先长出来的那颗门牙一定是很[随意而为]的长,其他的牙齿就可能因此长不太出来,或长不好因为空间被那颗超大的门牙给[占据]. 牙医说一般人是不会这样的,当初神所设计人换牙的过程是有次序的,如果掉了一颗,而其他牙齿还在,这颗新牙就会在[轨道]上长出来,它的大小就会刚刚好,也很整齐.

 

小组,或是教会也像人的身体,[]就像我们人的身体一样,一切都应该是在次序与安排之下而运作的. 如果小组,或教会失去了次序,没有组织架構,那就像火车到公路上跑一样的,跑起来会很[不合体统]. 当然我们都很难想象火车跑上公路的样子,但从这个兔宝宝大门牙的故事,我们可以知道次序与组织架構对小组,对教会的重要性了.

 

不幸的是,许多教会要不是因着没有组织架構,而给人感到松散,杂乱无章; 或是有很强的组织架構使来到小组,或教会的人感到一股强烈的窒息感. 过与不及都不好,如何走在中道上是相当不容易的. 这篇文章会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来看管理(Management),与领导(Leadership)对小组,或教会在运作上的影响.

 

有人说[教会是个属灵的团体,所以不要在教会中谈管理,与领导这类的学问]因为这些都是世俗化的东西,就好像旧约时有分洁净,与不洁净东西的区别. 那时神是不愿意旧约的信徒去碰不洁净的东西,所以有些人会认为今天神也不会希望新约的信徒(你我)去沾染世俗的东西.

 

这种想法的错误是他们把所接触到的东西都画分成属灵,或属世. 一方面这种圣俗两分法是不对的,而且许多所谓的[世俗的管理学,与领导学]里面的精华与精神是从圣经来的,而不是教会去拷贝世界的东西. 这些学界的管理与领导大师们,是从圣经里得到的灵感,因为也只有当我们的管理与领导是合乎圣经的原则,我们才可能看到真正的果效.

 

管理与领导的原则是应用在人,和因着人所带出来的事情上,所以当我们能融会贯通这些原则,这些是可以在任何的团体,按着这个团体的需要与生态而灵活应用的. 我这里所谓的团体是指人所形成的组织,这包括了任何由人所组成的团体,比如机构,公司,教会,或教会中的小组,因为只要有两个人以上的组织,就会有管理与领导上的需要,也会有这方面的问题.

 

了解了管理与领导的必要性,与重要性,以下我们一起来看在没有这种功能的团体; 或这; 种功能失去平衡的团体; 以及在管理与领导这两个功能可以彼此平衡的团体可能发生的情形.

 

 

1.   一个没有管理,也没有领导功能的团体. 这是指一个团体里的人既没有管理的能力,也没有领导的能力. 这些团体可能有这方面的人才,但他们若不是没有在适当的位置上,就是他们不愿意介入领导与管理的责任.

 

这样的团体通常很难成就任何的事情,因为他们没有组织能力,他们也很难在面对困难的时候,有效地找出一条可行之路. 这类的团体里面没有太多的制度,各人按着他们自己的感动来做事,就好像士师记21:25 所说的光景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这种团体比较没有生气,也缺少活力. 他们好像家里没有家长的孩子,每天就过一天,算一天的渡日子,他们不知道未来的方向,而且他们彼此之间也容易有磨擦(因为活在没异象之中),而且里面的人容易勾心斗角.

 

这样的教会小组是有很多的,他们没有固定的同工. 他们通常是大家轮流来负责因为没有人愿意奉献他们的时间与心力,所以只好大家轮流干. 这种形式的小组有可能同工一干就是好几年因为实在没有人愿意接他的责任. 可以想象在这样的小组中的敬拜与查经是很形式化,聚会也是相当的枯燥,在这样的小组中唯一能使人来小组的原因是[人情关系].

 

2.   一个管理功能很强,但领导功能很弱的团体. 这是指一个团体有很强的管理功能,但没有明显的领导功能在他们当中,比如目前的Yahoo这家公司. 这些团体有可能是没有好的领导人才,或是有领导才能的人在他们当中,但是这些人无法被这团体接纳因着恩赐的不同(领导与管理也是恩赐).

 

这样的团体,他们一切都很组织化的,很有条理性的,而且任何发生的事他们都能[处变不惊]地找出事情的症结点,然后设定计划,一步步地来解决这问题. 这样的团体有明显的负责人员,这些人的个性都是做事比较仔细的. 当有问题发生时,所有的负责人员能在彼此溝通之下来解决问题. 所以,这类的团体比较不会出大错,或发生令他们会手忙脚乱的事情.

 

可是这样的团体,他们对新状况的处理会比较慢,也比较会排斥新的知识,新的想法,新的作法,甚至会排斥与他们不同恩赐的人. 这种团体的特点是动作相当的慢,不仅他们任何事的决定都需要透过[组织]来做,也就是需要经过所有的负责人员都同意的情况下才能去做.

 

比如,这个团体的老电脑实在不能负荷目前的工作量,所以他们要决定是否该买一台新的电脑,从问题的发生,到实际地买了电脑,大概要经过好几个月. 这种团体容易活在既有的作法与想法中,所以他们比较难改变自己,他们也很难面对外在世界的改变,因为他们很难从目前的运作模式跳出来看所发生的事情.

 

这种形式的教会小组通常有很明确的步骤. 他们定有带敬拜带查经的原则,有些小组甚至有自己的同工会,组织架構,所以不仅新进小组的人很容易了解他们的运作,他们新旧同工的替换也会比较平稳. 但是这种小组有可能变成呆板,而且这些步骤,组织架構可能成为硬梆梆的让人感觉不到爱与人性. 这些步骤与架構在一段时间后会有可能因着失去了弹性,而限制了人或小组的成长.

 

3.   一个领导功能很强,但管理功能很弱的团体. 这是指一个团体有很强的领导功能,但没有明显的管理功能在他们当中. 这个团体有可能是没办法找到好的管理人才,或是有管理才能的人在这样的团体中无法被接纳.

 

这样的团体是很有理想的. 他们常常会有许多新的[点子],他们也比较能看到未来的方向,所以这样的团体常常是活在盼望与期待中的. 这种团体就像2000年初期许多因着一些特殊的想法或发明而成立的高科技起创公司,他们非常有理想,也很有活力,这些人每天都带着很大的期盼,幻想将要来的成功发财机会.

 

但是这样的团体虽然容易有新的想法,新的方向,新的异象,可是他们却不能把这些想法,异象具体地实现出来,他们往往成了理想主义者. 这些团体很容易与现实脱节了,因为他们缺少管理的能力,所以他们的理想,与异象就变得很不实际了. 这类团体的人比较是[只动口,不动手],他们也容易眼高手低.

 

这种特质的教会小组比较喜欢学习新的诗歌,他们的查经活动也比较活泼,常常会请外来的讲员,他们也常有生活专题式的讲座. 这类的小组比较不习惯全書綜覽式的查经,逐章摘要式的查经,他们习惯用主題式查经,或人物式的查经. 他们常常会办各式各样的活动,小组也很容易吸引人进来,但因着没有好的组织与追踪(Fellow-up)习惯,所以新进来的人待一回之后,很快就流失掉了.

 

4.   一个管理功能很强,领导功能也很强的团体. 这是指一个团体中不但有管理的能力,也有领导的能力,比如Google这家公司. 这种团体是少有的,但他们是蒙福的,因为他们的管理与领导两种功能都具备,而且他们能平衡这两种功能所带出来的张力(管理与领导会带来两种完全不同的张力).

 

这样的团体,他们不仅是有理想的,他们也能把这些理想实践出来. 他们的运作是很有原则,也很有组织性的,可是这些组织架構与原则却不会使他们在运作上绑手绑脚,因为他们懂得如何利用组织的好处,而不被辖制. 而且这类的团体比较愿意去尝试新的方法,也比较容易接受新的想法. 他们能积极地面对未来,以及任何的突发事件,所以当外面的大風大浪临到时,他们的影响会比较小.

 

这种教会小组因为有严谨的组织架構,所以他们的小组聚会是非常的按部就班,在秩序中人可以明显地在聚会中感受到神的同在,可是他们也是愿意[顾到别人的事]而非只顾自家的事,他们对福音朋友,对传福音,对社区活动与參与也是很积极的投入,因为这小组知道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在世界上为主作盐作光. 这种的小组对外界的反应会比较快,比如,目前因着不经济的景气,小组来了许多新的朋友,他们能很快地调整小组的运作心态来使新的朋友感到[宾至如归].

 

看了这里讲的一个团体可能有的管理与领导功能上的四种排列组合,我们可以了解不仅管理与领导功能是很重要的,管理与领导的功能是需要彼此平衡的. 可是这篇文章并没有解释到底什么是管理,什么是领导,就好像[听到雷声响,不见雨下来]似的,因为透过这篇文章我希望能给大家一个机会去思想管理,与领导到底是什么?

 

不同的人对管理与领导有不同的了解,有人说管理就是领导;领导就是管理,他们认为这两个功能是一样的. 其实这种想法是错误的,从我个人的实务经验与学习,我发现就好像天离地有多么的高,领导与管理的差别就有那么的大. 当我们把这两者混在一起时,可能会造成一个团体在运作上的混乱,与无效率的现象.

 

领导与管理是我们华人在成长的过程,在普通的学校里很少有机会接触学习的. 所以,一般人因着没有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以至于我们的做事效率,我们的组织能力,我们面对改变的能力,会比较差. 通常人认为领导与管理的能力是天生具备的,但是从许多的研究,与观察,行为科学家发现这些都是从后天的环境中训练出来的,真正天生的领袖人物,与管理人才是相当少的.

 

以下两篇柏林通信会用最浅显,最容易懂的话来解释在一个团体中的管理,与领导是什么一回事. 这兩篇会专注在[从小组事工中学习管理],[从小组事工中学习领导]. 参与教会事工,以及在小组的事奉是最好的机会来培养我们这方面的个性特质. MBA的课程是可以让我们学习知识,但也只有教会能提供安全的环境,让我们从参与小组事工中来培养我们的管理,与领导的能力,更重要的来养成我们的领袖与管理的品格.

 

一个能够在小组,在教会承受管理与领导责任的人,到了职场上班,当他需要面对管理,与领导的责任时,那是相对地会容易很多的,因为一个好的经理人,一个好的领导不仅需要具备管理与领导的知识,他们更需要有这方面的生命特质的,而这生命特质也只可能在神的世界才可能培养的.

 

愿神祝福大家,也请大家为我祷告,让我能有效地利用时间. 在千头万绪的忙碌中,我又开始了每天四个半小时的德语课(回家之后,还有每天三个小时的功课; 加上不可能停顿下来的教会牧养与教导事工,与主日的讲道),德语课程是越来越紧了,其中的德文文法与单字也越来越难了,感觉上有一点像加了一根稻草在满载的骆驼上那样的吃力.

 

在主里爱你们,一起在神国同工的伙伴

徐立, 伟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领导与管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长了个兔宝宝的大门牙 – 5-18-2009

  1. Sam 仔 says:

    Dear 传道,你肩上那根稻草也太要命了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