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Yahoo越来越不行了? – 5-24-2009

亲爱的代祷同工,     (为什么Yahoo越来越不行了?)

 

人在同一个餐馆吃习惯了,他们就不会到别家去吃. 这里开餐馆的弟兄姐妹告诉我一般的德国客人都很[忠心],一旦他们喜欢了你的餐馆从此以后他们就不会再去别家餐馆了,而且他们每次来一定是吃一样的菜. 我们希望任何事的发生都在我们的预料之中,也最好是在我们能力所能处理的范围之内,这是人性的特点.

 

我们习惯生活在平静安稳的环境中,所以在一个地方住久了我们就不喜欢搬家; 一群人在一起相处久了,彼此投缘了我们就不想去接触新的朋友(以上这两点都是在普世宣教事工上造成阻力的原因,人不喜欢进入宣教工场,我们也不喜欢向陌生人传福音); 习惯了朝三九五的上班生活,我们就不喜欢自己创业的生活形态; 而且,你们有没有发现,主日来教会聚会时,我们老是习惯坐在教堂的同一个地方.

 

世界上有样东西是大多数的人都不喜欢面对的,那就是改变(Change). 可是就好像我们每个人都要面对[],我们每个人都需要面对[改变]. 而且,英文有句话说[世界上唯一不改变的就是改变会不断地发生, Change is the only constant],在不甘不愿中,我们每个人都需要面对从改变带来的压力.

 

不幸的是,我们人都会如孔子所说的[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 也就是当人在一个环境待的时间长了之后,我们对这环境的敏感度就会减低,甚至到不知不觉的地步不闻其香,也不闻其臭.

 

所以只要有人能突破这种会鑚牛角尖,思想会被蒙蔽,会失去正常思考判断能力的限制,他就有机会[出人头地], 就好像只要蠶寶寶能努力地穿出它繭的捆绑, 它就能成为美丽的蝴蝶一样.说起来简单,但这是一件何等不容易的事. 好像你告诉一个在鱼市场上班的人,鱼市场的味道很难闻,他大概会以为你在开他玩笑.

 

1994,当时的互连网的使用正在开始起步,但还处在无法突破的阶段,因为人们已经习惯了大型电脑的使用模式(人等它,而非电脑等着我去用),人习惯了点点滴滴的消息(报纸),人也习惯了让别人把消息定时定点告诉你(比如,ABC,CBS晚间30分钟的世界新闻). 当时有两个史丹佛大学的学生(杨致远与David Filo)想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网路资讯整合的模式时,他们为网路世代定了一个新的里程碑.

 

这两人认为我们可以不需要用大电脑来得资料,因为他们相信个人电脑将是未来的趋势, 他们认为人可以不需要再点点滴滴的去收集资料; 人可以按着他的时间,按他的需要来决定要读那些新闻,要看那些资料,而不是被人摆佈,所以在19953月他们成立了公司叫Yahoo. 这是因为他们能突破一般人的对电脑,对网路使用模式的想法,做法,这给他们带来的创业机会,使Yahoo在高科技界称霸了十几年.

 

今天的Yahoo虽然还是最普遍使用的上網软体,不幸的是,他们的营运光景是越来越不好了,因为有许多新的公司(比如,Google)有更新,更好的想法与作法,Yahoo已经无可避免的落入[陷在死胡同里,不闻其香,不闻其臭,看不到新的突破]的命运,而且因着它习惯处在[网路科技龙头]的地位,而使它的生命力老化了(一般的机构,团体,公司存在超过了十年,一定会在思维上,制度上,做法上有老化的现象).

 

Yahoo目前最需要的不仅是如何减低成本,或增加收入,更重要的是如何能突破他们目前思维的困境找到新的突破点,这是Yahoo目前新的CEO Carol Bartz 最需要做的. Yahoo的问题就是个很典型的领导问题, Yahoo有蛮好的管理制度,但是在这阶段他们更需要有明显的领导功能来带领他们从呆滞,老化,与固步自封中突破.

 

不仅在公司里,Yahoo这样的公司会有[呆滞,老化,与固步自封]的现象,在非盈利机构,包括教会,也会有这种现象. 而且这种现象对非盈利机构的傷害可能會更大,因为非盈利机构对绩效比较不注意,所以他们通常是变得极度的老化之后,才会想到要改变. 就好像一个很久没有飞的老鹰,已经习惯在地上被鸡鸭给恭维,有一天突然发现它应该是在那高空中翱翔的,当想要再飞时,它的翅膀已经完全退化了.

 

在八零年代以前公司所讲的,企业管理学校所教的,市面上的书店买的,都是与[管理]有关的. 当时的人很少讲到[领导 Leadership],所以领导的艺术是近三十几年才开始越来越时髦的学问. 在公司里,在上班族之间,如果在讲话时,你的用词能与[领导]这两个字沾上边,就表示你有见识,有学问,有深度.  但是我们很少去想领导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我们也没仔细去想为什么会在近几十年中[领导]的功能越来越被人重视? 今天在公司里,MBA学校里,甚至连神学院都在教[基督化的领导学].

 

上篇柏林通信讲到什么是管理,当时给管理下了个定义:

 

正统的管理学是指一种能把一团乱的环境(这里指的包括千头万绪的事情; 无法掌控的项目,比如超出预算,可能无法准时交貨,產品品質不好,等类的問題); 缺乏稳定性的步骤; 杂乱无章的生产过程; 或是一个不着边际的想法,使之制度化与系统化的技能或学问.

 

所以管理的功能是一种能把[],[无章法]变成可以控制的(Controllable),每次能反复地做而效果是不变的(Repeatable),让任何人都可以做(Transferrable)的制度.

 

如果按着相同的方式来定义领导学, 我们可以这样说

所谓的领导学是指一个技能,它能把一个呆滞,老化,固步自封,自认为[神圣]不能改变,但是又极老化的环境与作法(这里指的包括每天固定的事情与步骤; 我们习惯用的生产过程; 或是我们那会鑚入牛角尖的思维方式)使之瓦解,弄乱,让大家回到基本点来思想,以至于可以重新找出我们的方向.

 

所以领导的功能是把[既定的步骤],[习惯性的思维方式与作法],[我们团体老化的习惯,与呆滞古板的风气]完全打乱掉,为了能让人从框框中走出来,重新找出这团体(比如, Yahoo)的定位点与方向来.

 

所以看了这个定义,我们会发现领导的功能恰好是与管理相反的. 管理是把[]弄成[有条理]; 而领导却是把[有条理]故意[打乱]为了要让人能跳出牛角尖来看事情. 领导与管理这两个功能是彼此有矛盾的,也彼此带来许多的张力(Tension).

 

领导功能的需求越来越被重视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所处的世界变化越来越快,从七零年代后期开始的国与国之间的界限观念越来越模糊(我们的地球越来越成为平面的了),以及许多高科技的突破性发展,都是形成整个大环境[不断地改变]的动力.

 

[]所带来的影响与压力是相当大的, 但是有领导力的人能把一个呆滞, 老化, 固步自封的团体, 变成有活力有異像, 使这团体重新能有超越环境辖制的思考能力, 使他们能面对外在世界改变的速度.

 

比如,HP目前的CEO Mark Hurd他是个有领导能力的人,他在接了HP 前个CEO Carly Fiorina位置之后,把一个极度老化,营收也出了问题的HP公司重新给翻转过来. AppleSteve Job 也是有领导能力的人,他在Apple公司的新科技发展形成呆滞的时期,被公司新聘回来,他透过几项新科技产品(iPod, iPhone)翻转了Apple,使这家公司再度成为能创新,能面对改变的高科技公司.

 

在八零年代以前,在大学当个教授,他的上课讲义可以用一辈子,今天不行了; 以前上班,靠着学校所学的,所用的,可以一辈子在一家公司上班,几乎是铁饭碗,如今不行了; 以前学会了打算盘,就可以一辈子当会计当帐房,如今不行了; 在七零年代,人学了電腦,可以当金饭碗,如今不行了,電腦的知识每几个月就有新的发展.

 

我们人一向是处在这样的矛盾光景中,因为一方面我们的本性不想改变(想想看,刚过去的这星期天你去教堂是否还是坐在老地方?  你会每次都到不同的超市去买菜吗?),可是环境却来是逼着我必须要去面对改变(如果我的作法不改变,公司就把我裁了; 如果不学习新的科技,我就找不到工作了),在这两个矛盾所带来的张力中,就自然地产生了[领导功能]的需要.

 

在这种,一方面需要面对[改变],但又不知道该如何改变的情况下,你可以了解为什么人会习惯性地嘴巴上老是挂着[领导]这两个字,因为我们渴望能突破. 了解了[领导 – Leadership]的必要性,[领导]的定义,以及人的不愿意面对这快速改变的世界与环境,我们知道[领导的功能]在以后的年日里,不论是在我们个人,在公司团体,在教会,在小组里只可能是越来越被人重视的.

 

如上篇文章所说的大多数的领袖人物都是与管理一样是可以后天训练出来的,而非天生就是领袖. 领导与管理能力的养成,都与这方面的知识,技能,经验, 以及与管理人,领导人的个性有关. 但是领导力的养成,与管理能力的培养有个很不同的地方,一个领袖品格的养成似乎比一個管理人才的形成要更难,人对領袖品格的要求是更高,同个时间我们的社会或一般的团体对领导功能的需要卻又是那么的急迫.

 

管理的功能基本上是,使我们目前没有效率的环境,没有效率的做事方法,很虚无缥缈的理想,使它变成有效率,或是能实现出来. 所以在理性上,人认为管理的功能是对我们有好处的,因为它能使我们的未来变得更美好,使我们的生活工作变得更有条理些(也就是从一团乱的环境,改变成有条理,有系统).

 

但是领导的功能就不一样了,它会打乱了我们所有的舒适的环境,或打乱了我们习惯性的作法. 所以领袖人物只有在故事里,在电影中受欢迎,因为在故事与电影中,他们不会进到我们的舒适地带(Comfort Zone)来要求我们改变. 一般人,一般的团体在头脑里是尊敬,也羡慕那些领袖人物,但是当这些领袖人物要求我们改变时,就好像他来拔我们的牙齿一样,会令我们反感的(有谁会喜欢去见牙医呢?).

 

所以,研究领导行为的科学家发现一个团体要能从呆滞,老化,固步自封,自认为[神圣]不能改变的老化环境或作法,接受领导人物的带领而改变,平均要七年的时间. 所以一个再好的领袖进到这样的团体,头几年几乎是看不出他的果效,但是所有的人都在观察他. 因为在情況不明朗時,没有人愿意信服这些领袖人物,在没有了解那个人的真相之间,谁也不敢把自己(或团体)的命运,就这样迷迷糊糊的交给了他.

 

领袖人物的个性,品格,他们的一言一行是否是正直; 他是否是个果断的人;是否是个言之有信的人; 是否只要求别人改变,他自己却是个固步自封; 他是否是个会鼓励人的人; 最重要的是他是否是个值得我信任的人? 都是人所观察的,而這些品格都不是知識層面的,是與我們這個人有關,而人的個性,品格的養成是需要长時間的.

 

每个人都想成为领袖,每次看摩西带以色列人出埃及的电影,我们就希望自己是摩西. 这种想法是正常的,成为一个领袖是一件值得的事,这不是个梦想,是神在基督耶稣里早就为我们定的计划,如果我们仔细读彼得前書2:9 [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 我们信主的人真是一群被揀選的族類来作神国度的领袖(君尊的祭司,聖潔的國度,屬神的子民),神要我们这群基督的门徒是领袖,来做改变世界的工作(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

 

世人也希望成为领袖,他们去上课,去读各式各样[如何成为领袖],[如何领导]的书籍. 他们想成为领袖是希望能在领导的位置上带动人来改变,但如这篇文章所说的,这些领导的知识很容易得到,很容易学,但是一个领袖的个性,人格,品格的养成是不容易的,特别是对那些没有圣灵内住的人,他们如何能改变自己呢? 就好像一个人提起他的裤带,想把自己拉起来一样,那是不可能的,那真是个永远达不到的梦想.

 

但是对基督徒来说就不同了,在内住的圣灵帮助之下,只要我们愿意在教会,在小组事奉,我们就能培养出领导能力,也养成相对的品格与生命来衬托出这能力. 解释领导,要比解释管理要复杂,所以我会分几次的文章来写这主题,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在主里爱你们,一起在神国同工的伙伴

徐立, 伟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领导与管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