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事奉时, 那些是重要的? – 6-1-2009

亲爱的代祷同工,       (在事奉时,那些是重要的?)

 

做人难,做事也难,开快餐店更难. 到快餐店去点东西吃,如果菜上来太慢,客人会立刻会向店家反应(快餐店出菜怎麼会比大餐馆还要慢呢?); 同时,人也要求快餐店的价钱要便宜(因为你是个快餐店,如果不改进,我们一定可以找到更便宜的快餐店); 等到快餐店能达到这两个标准之后,客人又开始对他们菜的味道有要求了.

 

所以许多快餐店就在这种顾客[合理要求]的压力下被淘汰了. 也只有那些找到好的大厨的快餐店才能够做到[]的要求,可是在这物价一路上涨的环境要能活下去,同时快餐店还得要保持原价,店主只能把厨子给裁了,自己下厨房,这样或许成本可以低一点,但老板很快的就发现要能经营下去,又要能做到[,便宜,好味道],他只能走捷径了: 用死猪的肉,多加点味精,或把客人没吃完的菜再回锅. 反正各行各业都有它的[求生之道],人的这些[妙计]也都是在痛苦与挫折中学来的,不是吗?

 

其实,除了做人难,做事难,开快餐店难,推动教会与小组里的事工更是难上加难. 我见过有教会过了星期六的半夜,主日的周报还是没着落; 我见过教会主日聚会没有司琴,因为教会里没有人会弹琴; 我也见过有小组轮到教会打扫时,只有一个组员不吭声地在做其他十几个人都不见了(连小组长都没出现); 我也见过教会诗班面对即将来临的复活节却没有人去练习(真累,又得抽出一个晚上来教会练习); 快餐店还可以关闭,谁敢关掉神的家呢? 与彼得回去打鱼相比,事工的推展真是难.

 

还记得第一段的结论吗? [各行各業都有它的求生之道],今世之子在教会里,也会想到一些[求生之道]来应付. 所以,周报出不来,那个主日就干脆不要用[周报],司会的人把程序写在纸上拿着唸就行了; 没司琴的话,也可以到别的教会去[借人]来弹琴; 小组的人不愿意事奉,那就让那位[有爱心]的组员继续操练她的爱心吧; 没有人来诗班练诗歌的话,只要愿意唱歌的人都可以进诗班主日来献唱,不一定要受过洗的弟兄姐妹才能獻詩,反正那些受过洗的人也不见得有生命.

 

所以在这种[既要马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压力下,人都会找出一条活路来,既然没时间让马吃草,就给它吃兴奋剂,让它跑到不能跑为止. 这几段写的好像是一些[冷幽默],但你我知道这些现象都是存在的,我们人常活在矛盾中,一方面我们不想违背[行规],但到头来我们又是那么容易进到歪门走道去.

 

基督徒事奉的行规是根据我们的圣经,属灵的原则,察觉出神的心意. 在这些行规中,最容易被妥协的,也最容易被人误用的,大概是[事奉时,恩赐与生命那个重要?]; 还有就是[事奉时,事情与工人那个重要?]. 就好像许多快餐店在压力下,为了要生存下去,他们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做些手脚,同样道理,也是会有些教会或小组在面对压力时,嘴巴一边唸唸有词说[求神怜悯],一面接着就不按规矩来做了.

 

事奉时恩赐与生命那个重要? 不同的人对这问题有不同的看法. 有人认为神值得我们给祂最好的,所以我们需要使用那些有恩赐的人,比如,事工要找那些作事利落的人(这些人比较有治理的恩赐); 司会要找那些懂音乐拍子的人,最好他们的声音是不会走音的(那有利未人会不懂音乐的?); 诗班要找那些声音好听的弟兄姐妹(否则,这些人怎麼能够站在人前呢?); 讲道要找那些口齿清晰,蛮有属灵看见的人(否则,神会不耐烦的,而且会众一星期才吃这么一顿灵粮,他们豈不要饿死吗?); 司琴一定要找音乐科班出身的人(我们怎麼能给神山塞版的司琴呢?).

 

你我能说他们的这种看法是错的吗? 他們只要把[我们要给神最好的]这句话搬出来,百分之九十的人大概就不敢再质问了. 是没有错,我们一定要给神最好的,但是,[最好的]的定义到底是什么? 是献我們的恩赐吗? 是献我们所做的事? 是献我们所唱的歌,是我们所讲的道吗?

 

我们难道忘了詩篇 50:10-12 所说的 [樹林中的百獸是我的,千山上的牲畜也是我的,山中的飛鳥,我都知道;野地的走獸也都屬我。我若是飢餓,我不用告訴你,因為世界和其中所充滿的都是我的],以及彌迦書 6:7 所说的[耶和華豈喜悅千千的公羊,或是萬萬的油河嗎?],天地万物一切都是神的,那不是神想要从我们身上得的.

 

不仅教会或小组里有些人会这样想,连那些自以为有恩赐的人也会这样想. 我有讲道的恩赐,不给神用还给谁呢? (奇怪了, 为什么教会老是不排我在主日讲道呢?); 我有圣经知识,我不教主日学,谁还能教呢? (透过人向教会毛逐自荐,可是好像石沉大海,没消没息的; 真是怀才不遇); 我的声音那么好,这都是神给的,不用在主日人前为神献唱,真是浪费 (为什么敬拜部同工,或诗班老是不来请我呢?); 我已经是在外面教人钢琴了,我弹钢琴的恩赐是花了钱与时间堆起来的,所以当我司琴的时候,教会应该付我钱([付我钱]这样讲有一点现实,[车马费]会比较好听些).

 

还记得撒母耳記上 15:22-23的话吗? 撒母耳說:耶和華喜悅燔祭和平安祭,豈如喜悅人聽從他的話呢?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悖逆的罪與行邪術的罪相等;頑梗的罪與拜虛神和偶像的罪相同。你既厭棄耶和華的命令,耶和華也厭棄你作王。神所要的很明显不是我们献的燔祭和平安祭,这些都是外表的,是我们所做的,所唱的,所讲的.

 

一个生命不对的人站在事奉岗位上,他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比这个人的恩赐所带出来的好处要严重多了,而且有些人自认为有恩赐,所以他应该要享有一些特权,比如他认为只要有恩赐,人就可以不做台面下的事奉,比如,他拒绝去打扫场地; 他也不愿意轮班,最后一个离开教会为了要关门; 他更不会第一个来教会,为了要开教会大门; 许多诗班规定成员一首诗歌如果没有练三次,到时就不能上台献诗,可是就会有些人认为他有个天生的[金嗓子],所以即使没有来练习,他也可以上台献诗.

 

也有人是蛮有口才,圣经知识也相当丰富,但是他所讲的与他所能活出来的生命落差太大了. 可是他认为[我们都是蒙恩的罪人,我只是神话语的出口,你们不应该把眼睛盯在我身上]. 是没有错,神的标准是没有人可以达到的,是没有错,我们都可能会犯罪,甚至还会绊倒人,但是这不是我们不去传讲神的真理或神的原则的借口; 但同时,我们也需要知道光是会讲,而没有一个诚恳的心,与踏实的生命去[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彌迦書 6:8)],是不会讨神喜悦的.

 

神其实并不太看重我们所做的. 如果,连恩赐都是神给我们的,连属灵的亮光, 甚至连我们做事的能力都是神给的,神会想要从我们身上得到这些出于祂的东西吗? 神所要的是我们人能聽從的話,因为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而不是故意去悖逆祂的旨意,故意去违背祂看重的属灵的原則与事奉的原则.

 

神最难得到的,就是我们的心. 我们很难尽心,尽性,尽意,尽力去爱祂,这是神唯一想从我们身上得到的,但是我们容易强调人的恩赐过于重视人的心,我们的生命. 我相信神会喜悦一个人没有太多的恩赐,或恩赐不强,但他有个恐惧战()的心来事奉神,这样也比人带着恩赐而不注重自己的生命要好多. 当然如果一个人能注重生命,再加上以神给他的恩赐来事奉,那就是红花配绿叶,相得益彰了. 所以回到这个问题[事奉时恩赐与生命那个重要]? 难道我们还会再坚持[恩赐至高论]?

 

再来看第二个问题,[事情与人那个重要?] 如果是问一个开餐馆的老板,他的答案会蛮清楚的. 餐馆业比较能看到大厨的重要性,因为餐馆不能只靠好的装潢,他需要靠好的大厨来吸引客人,而且大厨会主动地让老板知道他的需要,比如,他要加薪,他不希望加班,他希望能请个长假. 所以在问到这问题时,对餐馆老板来说当然是人比较重要,他也会尽一切办法来讨那大厨开心的.

 

当人问基督徒[事奉时事情与工人那个重要?],大概与问那餐馆老板一样,我们会得到一个标准答案[当然是人重要!!] 也只有当人被满足了,事情才能做的好,就好像我们需要把驴子养肥了,牠才能推磨,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但是在实际的事奉中,你会发现,事实不是如此的. 我们的眼目多半是看重事情是否能完成,而没看到那些不吭声做事的人. 为什么会这样呢?

 

·       我们习惯是看[东西],而非东西背后的人. 人的这个特点也发生在我们与神的关系上. 试想想看,有多少人习惯只看到神为我做了那些事,我们尤其对[神忘了为我们做的事],[神没有为我们做的事]敏感,而忘了神自己; 难怪,有人说我们不应该只看到耶稣手所做的,而忽略了耶稣的存在. 在事工上,我们也容易如此,我们忘了这件事工背后那个人的存在,他其实是比事工的本身要更重要的.

 

这种心态出现在教会或小组的事工时,我们往往发现同工之间容易[就事论事]; 在争论时我们会抱着[对事不对人]的想法,但是我们手上所做的事,怎麼可能与我们这个人切割了开呢? 而且我们忽略了,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我们应该是活在一个[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自己.以弗所書 4:16]的环境里,不是吗?

 

·       我们认为大家都是在[事奉神],我们各自向神求力量,神也会按着个人的需要来照顾大家的. 是会有些基督徒容易只强调[向上的关系],他们认为我们个人与神的关系是最重要,当我们与神的关系对了,一切就对了,就像有些宗教强调个人的修炼,或成为隐士,为了要更深地能体验神. 我们忘了神只在乎耶稣的存在,神是在耶穌基督里才接纳了我们,神会要我们在基督里学习在彼此互动中成长.

 

如果,这种[大家都是在事奉神,我们各自向神求力量]的心态出现在教会或小组事工时,教会或小组就成了世上的机构,成了世俗的组织了. 而且当信徒忽略了我们肢体之间的彼此平行互动关系时,也就是当基督徒忽略了我们彼此互为肢体,有相互帮补的关系的时候,我们就无法得到神在基督身体中,透过肢体生活要给信徒的全备祝福了.

 

·       我们不习惯从神的眼光来看事情. 在神的眼中,祂只在乎那群按着祂的形象所造的你我,而不是我们所做的事工. 对神而言,一切的事工都只是为了要让我们更深地能体验祂的信实,体验祂的能力,体验祂的爱; 同样重要的是,神要透过我们在事工上的参与,让我们学习在肢体生活中学习如何配搭,学习如何能彼此鼓励,学习如何在不同的个性,不同的做事方法中还能彼此接纳.

 

可是我们却很容易忽略了这点,我们以为也只有把事工做好了,那才会讨神的喜悦,就好像人需要去满足世上的老板对他的期盼一样. 难道我们真的是把神看成像出埃及記第一章的法老王了吗? [於是埃及人派督工的轄制他們,加重擔苦害他們。他們為法老建造兩座積貨城,就是比東和蘭塞], 难道神也是只要求人做,,,完全不顾我们的死活吗?

 

·       我们习惯活在绩效带动 Performance-Driven]的世界.这世界的步调是越来越快,压力也越来越大因为公司的業績好坏,立刻在证券市场股票价格高低中反应出来,所以人是活在一个蛮残酷的世界. 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容易强调绩效的重要性,而忽略了人的存在,更忽略了人的价值,所以每个人只能各自求生存了.

 

当人无形中把绩效带动的价值观带进教会时,我们就容易就事论事,同工之间只会讲论事工,我们看不到人的存在,我们只看到一大堆的事工要做,我们看到许多的律法规条要守,可是在当中我们却感受不到人性,更感受不到那爱的存在. 果真如此的话,我们豈不是比世人更可怜了吗?

 

不论在工作上,或在事工里,我们常常会碰到[既要马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矛盾, 以及碰到需要選擇正確道路的難處. 对基督徒而言,我们也会碰到这种压力,但感谢神的是,神会清楚地让我们知道祂要的是什么,比如,神认为事奉时,我们的生命比恩赐要重要; 而且神看重人的存在与价值,千千万万倍高过于那些事工的本身.

 

使我们能安心的是,神会亲自地在我们碰到这样的矛盾时,告诉我们何为中道,如以赛亞書30:20-21所说的 主雖以艱難給你當餅,以困苦給你當水,你的教師卻不再隱藏,你眼必看見你的教師。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 所以,不要怕在事奉时,跌倒,或是做错,或是受伤; 在跌跌撞撞中,只要有神在我们当中,我们一定会成长,一定会成熟的. 愿神祝福大家!!

 

在主里爱你们,一起在神国同工的伙伴

徐立, 伟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事奉与事工.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在事奉时, 那些是重要的? – 6-1-2009

  1. Elton says:

    传道: 原来你也知道"山寨版"这个词呀? 蛮跟潮流的嘛. 愿神祝福你们, 你们有关小组的教导对我们小组教会(CELL CHURCH)的成长很有帮助, 能帮助使我们逐渐从"小家"拓展到"小组", 从而能希望有细胞般的分植. 最近又重温你们有关圣灵和灵恩的几篇文章, 加上阅读一些VINEYARD成长的足迹和原因, 确实觉得,我们的教会需要走在这个世界里面, 成为吸引人的教会,对社区有影响和贡献的教会, 有爆炸力和拓展力的教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