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老是迟到好吗? – 6-10-2009

亲爱的代祷同工,         (你不要老是迟到好吗?)

 

很多人都喜欢在自己的教会外事奉,特别是在不同的地方讲道,或成为特会讲员. 因为大多数教会的弟兄姐妹比较接纳外来的讲员,听起他们的道来也特别的火热. 这里面的原因很多,有一位传道人说每次他出去讲道总是会有许多人找他辅导,他其实并不常辅导人但还是做了. 他一语道出其中的一个原因,本地人很容易在被辅导时向外来的讲员吐了一堆不可告人的垃圾,反正这些外來的讲员听完了就走了,被辅导的人不必担心这些外来的讲员会泄漏他的秘密.

 

另一个原因人听外来讲员的讲道是因为我们不知道他的底细,我们或许听过他的名字,知道他,但我们其实不认识他,所以在听道的时候,我们比较会去听他的信息,而不是透过我们所了解的这个人去听他的信息. 在上讲道法的时候,老师以及在任何一本好的讲道法的课本都会告诉你,会众通常是透过讲员这个人的本身,去听他讲的信息的,所以这个人是那样的人,在信息传讲时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一个讲道的人如果平时是烟酒都来私生活也不太好,或是个会乱开玩笑不正经的人,当他主日穿着整整齐齐,很收敛很正经地站在讲台上的时候,会众理性上知道他是[神的仆人,是神话语的出口],但是当会众在听道的时候,那个人在现实世界给人的印象会不断地影响人对他信息的接收,也就是[烟酒都来私生活不太好],[会乱开玩笑]的印象会一直在他们心中在影响他们,使他们无法听到这个人想讲的道.

 

讲道的人不可能对会众说[你们不要看我,只要听我所讲的信息就好了],会众在听道时所面对的是你我真实的那面,也就是人平时对我们的认识,而不是目前穿西装站在讲台上的那个人. 所以在自己的教会,或在自己小组讲道就很难了,人不能讲的道与他的生命有太大的落差,或所讲的道是他平时根本就不是那么活在其中的.

 

比如说,一位被会众认为是个很自我为是的人,如果他讲一篇道要大家能[爱人如己],会众在潜意识里会排斥这信息,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这講道的人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他根本就不会爱人如己. 人是会对本地的讲员有看法,难怪耶稣在路加福音4:24说过这种现象 – [我實在告訴你們,沒有先知在自己家鄉被人悅納的]. 耶稣这里的意思是家乡的人对你我是会有成见的,他们的成见有些可能是错的(比如他们所了解的耶穌是错的),但家乡的人对你我有许多的看法也会是对的,因为那是他们从长时间累积的观察得来的结论.

 

只要在一个地方(一个教会,或一个小组)事奉一段时间之后(一年以上),那里的人会发现你是否是个言行一致的人? 你是否是个诚恳的人? 你是否是个尽心的人? 你是否是个愿意透明,是个真实的人? 你是否是个喜欢讲高调,但又不愿意去行道的人? 你是否是个真心待人,或只是个表面对人客套的人? 我们这个人的本相在长时间里是很难向人隐藏的,旁边的人都会逐渐地看出你我到底是那样的人.

 

教会事工有许多不同的功能与层面,她像一个圣殿,里面有敬拜神的功能; 也像个军队,需要领导与管理的功能; 像个公司团体,里面有许多的事需要做; 也像个医院,有许多人需要被辅导被医治; 她更像个学校,教会与小组有许多教导上的需要. 所以与那些[游行的传道人]来比,在一个地方牧会;长期固定地参加教会事工; 或在小组事奉是最容易显出我们真实的一面.

 

长期处在教会,或小组的这种事奉需求与压力下,旁边的人很容易看出我们的恩赐,也看出我们的缺点来,他们甚至知道我们缺陷. 这也是为什么在自己[]里事奉是很难的. 听起来好像我在鼓励人成为[游行的传道人],或是成为[游走在众教会之间]事奉的人,其实[家里]的人能看清楚我们真实的一面,豈不是对我们的祝福吗? 那会让我们的生命有个突破的动力,也使我们因此看到那可以成长的空间.

 

一个教会或一个小组会不会接纳我们成为他们的同工,与我们给别人印象的好坏有很大的关系. 这里所谓的印象倒不是指你我的穿着打扮,或谈吐气质,或是我们的出身学历,而是不知觉的在生活细节上我们给周围人的印象,比如你我是否是个遵守时间的人? 习惯性的迟到对我们形象的打击是最大的,因为对时间掌握的态度是最容易让人察觉到我们是那样的人.

 

一个容易迟到的人很容易让别人看轻他. 听起来好像很无情,但从你我的经验你知道这是真实的.一个容易迟到的人,他就是再有口才恩赐,相处一段时间后他仍然会被人看轻. 因着这迟到的习惯,使他的口才与恩赐反而成为拖累他的东西了,让人感到这个人很不踏实,使人觉得他的生命或生活可能出了问题了.

 

大家都听过各式各样迟到的原因. 有孩子的人碰到迟到就把[]加在他们孩子身上,认为是孩子使他们迟到的. 但孩子不是神给的祝福吗? 怎麼会成为我们归罪的对象了呢? 我相信极有可能这些人在还没有孩子,甚至在单身的时候就有迟到的习惯. 那些单身的人只要迟到就抱怨事情太多了,需要结婚有个帮手了. 好像结了婚就能改善迟到的习惯似的. 其实,迟到只是个外表的现象,它告诉我们,人里面出问题,就好像人发烧只是个现象,发烧表示身体里面出了问题.

 

任何一个人都有碰到迟到的可能性. 比如,出门前突然接了一个紧急电话,你很难挂断电话,所以你到聚会的时间晚了; 出门时突然发现你的车子发不起来,所以你上班不可能准时了; 开车上公路突然碰前面出车祸而大塞车,所以你势必会迟到. 通常人碰到不能控制的迟到,都会打点话通知对方,让别人知道他会晚到.

 

是没有错,不同个性的人对时间有不同的处理态度,比如,一个感性的人比较容易看重关系(Relationship, Fellowship),所以他们在时间的管理上可能会拖拉迟到; 而那些比较理性的人就容易看重事件(Events, Tasks),所以他们比较会就事论事,在做事的时候会比较在乎时间的遵守,这种人是比较不会迟到的. 然而个性只是影响我们迟到的其中一个因素,人的本身才是真正的罪魁.

 

就好像我们都可能碰到迟到的可能,信耶稣之后,我们都是[正在修正,正在改造中的罪人],所以我们是可能会再犯罪的. 怎麼小心谨慎,信主的人还是有可能会进入试探或犯罪,但信徒犯罪的现象是绝对不会常常发生的,否则虽然是信主了,我们里面的生命可能是出了问题. 同样道理偶尔的迟到也是人不可能避免的,但如果我们是习惯性的迟到,那表示我们里面的生命有问题了.

 

一般人对那些常常会迟到的人会很有意见的. 经常迟到的习惯无形中给人许多不好的印象,比如,那表示你对周围人的不尊敬; 你做事可能会轻浮; 你不会有责任感; 甚至还会给人一种目中无人的感觉认为[我比你重要]所以我可以迟到而你们却要等着我来. 在教会或小组中的迟到,不仅是潜意识里的[狂傲],[对人不尊敬],[目中无人]; 我们也是[目中无神],认为神也应该先在那里等我们来到.

 

美国总统欧巴马刚上任的时候,他是个出了名会迟到的人,开记者招待会的时候,他有迟到半个钟头的记录; 与其他官员开会,他也是常迟到十几分钟. 是没有错,身为总统,欧巴马是非常忙,他一天需要做非常多的事,需要会见许多的人. 一般人都可以了解,也知道美国总统是相当忙的,我们也能接受他偶尔的迟到,但是他有经常迟到的习惯就引起问题了.  这经常迟到的现象被媒体报道之后,欧巴马的形象设计师们查觉到他给人的印象严重地被伤害,所以立刻要求他改正这缺点.

 

坦白地说,我们都不喜欢在一个会议,或在聚会的时候因着人的迟到而影响整个聚会的气氛,或影响讨论的进行. 不幸的是在小组聚会时(甚至在主日聚会),来参加的人会迟到永远是个问题. 所以我常常被人问到,应该如何处理小组聚会的迟到问题. 知道他们已试过了种种的方法但还是没果效,我教他们一个百试百灵的方法(你们不妨试试看,会很有效的,但这是个只能治标不能治本的方法).

 

假设,这个小组每个星期都有聚会(有些小组并不是每星期都聚会的),也就是一个月他们至少有四次的小组聚会. 在每个月的第一次聚会,小组长一定要找机会义正词严,引经说典地告诉大家,要遵守聚会时间,让大家看到准时来聚会的重要性; 讲完之后我保证大家,第二个星期的小组聚会,迟到的现象会大有改善.

 

可是人的罪性是难搞的,人不会因听了一次的规劝而改变. 所以第三个星期,小组迟到的情形又开始发作了,所以在聚会时小组长要再一次情词迫切地,像老摩西一样的[呼天唤地]地劝他们不要迟到. 我保证这个小组第四星期的情况会好转,接着又是新的一月的开始,小组长再回到第一个星期的义正词严,引经说典的作法. 我的方法听起来可笑,但这不就是士师记里以色列人的光景吗? 人好了一阵子又会再跌倒,我们属血气与肉体的人就是这样一直活在无可奈何的善恶好坏交替的循环中.

 

其实迟到的问题在公司里也相当的严重,比如早上10点的设计研讨会,要拖到1015分我们才看到所有的人到齐; 下午的会是更糟糕了,一点半的会要拖到两点钟才能开始,因为许多人还没从午餐回来. 所以公司里的人也常问如何才能准时开会? 有个管理学专家说要避免这种因着迟到而无法准时开会的毛病是蛮简单的,如果是10点钟的会,就在十点钟准时开始,几次之后人就知道要准时了,否则人的心态是[反正他们会等所有的人都到了才开会,所以我晚一点去也无所谓,让他们等一等]. 千万不要去等人都到齐了才开始开会,我们去等人就表示我们认可了他们迟到的行为,这样一来,迟到的现象只可能会更变本加厉的.

 

如果不用这方法,公司面对人迟到的情形就只能乾等了,大家坐在会议室里聊天等所有的人到齐了再开会. 教会或小组处理迟到就比较精了,大多数的聚会都是以诗歌敬拜为开始,所以主会的人会说 – [弟兄姐妹,我们先唱唱歌,暖身一下,等所有的人都到齐了,我们再正式开始聚会]. 可是,我们完全忘了,敬拜与唱歌是不一样的,唱歌是娱乐人,敬拜是以神为对象的. 我们信徒聚会的目的是敬拜神,而不是以[唱歌][杀时间]的手段,如果真是如此,教会与世界上的团体有何不同呢?

 

所以迟到的现象是很难治本的,人越容忍我们(比如,以多唱几首歌来等人到齐),我们就越容易得寸进尺,除非我们看到迟到带来的破坏性,也看到准时所带给人的好印象是多么的不同. 一个习惯准时的人会一定被其他的人尊重的,这种人到那个团体都是受欢迎的. 在任何的团体里,不论是公司,教会,或小组一个能准时的人,他们给人的感觉是负责任的; 是有热情的; 是积极的; 是诚恳的; 他是个愿意参与的人而非旁观者. 了解了一般人对那些迟到的人,与习惯准时的人居然会有那么两极的看法,你我难道还能再忍受我们的形象因着迟到的习惯而继续受亏损吗?

 

在公司里当主管的人或在教会当同工的人在开会或聚会时能准时,会给大家一个清楚的信号,周围的人会看出来他不仅很在乎他的工作,他也很在乎与人在一起的共事. 那些当主管的或当执事同工的人如果有不准时的习惯,是会被旁边的人看不起的,一般人会认为他连自己的时间都管不好,他如何能管理其他的事情呢?

 

要能改变已经养成迟到的习惯,我们一定要先清楚迟到对我们的形象所带出来的伤害是多么的大,否则人是不会积极地去改变他迟到的习惯. 也只有当我们的心态,当我们的观念改变之后,我们才会在行为上有改变. 当我们开始能够不迟到,我们就能靠着神持续下去,而渐渐我们能有生命的改变,迟到的习惯就能被改正了.

 

我们都会用一些人为的方法来防止迟到,但也只有神能改变人,在神的荣耀中人一定会被吸引,人一定会被改变的. 如果我们能准时开始小组的聚会,如果我们小组的敬拜能满有神的同在,如果小组的敬拜能让来的人得到帮助,让他们能从敬拜中遇见神,在这种情况下,那个人还会想要迟到呢?

 

如果有个我们崇拜的明星或歌星在等着我们,难道我们不会想要早一点去见他吗?神比任何的明星都要可爱,祂值得我们去等候,可惜的是我们没真正尝过神的美善,所以我们不知道祂是多么的荣耀. 一旦人真正体验到神的真实,经历到祂同在的震撼力,我们会发现祂比任何一个明星或歌星都值得我们准时到场的.

 

当小组能引进神的荣耀,引进祂那丰富多彩的同在时,小组成员就能经历到神,慢慢地小组中迟到的风气会改变,因为[神同在]的见证是会在许多人当中传开的,他们会知道神的荣耀在小组里等着我们去领受,迟到将会是我们的亏损.试试看,很灵的!

 

在主里爱你们,一起在神国同工的伙伴

徐立, 伟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小组事工.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