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心灵世界 – 7-2-2009

亲爱的代祷同工,         (男人的心灵世界)

 

最近在学德语所以感受很深,面对需要讲德语的时候,心里(头脑里)有些话要讲但又说不出来,情急之下,英语又跑出来了. 这使我想到男人的心灵世界,他们就像一个人到了语言不同的国家,碰到难处想找人帮忙,心里面好像有许多话要讲却讲不出来,一方面是语言的问题,再来是不知道如何把心中的意思描述出来. 男人看起来是很有条理,很理性,很有组织能力,很沉着; 但是他们心灵世界却不是外面的人可以摸透,甚至连他们的妻子也很难进了去.

 

更糟糕的是,男人的心灵世界连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楚. 男人很难表达他们心里面的感受,许多人被逼急了也讲不出来他们心中的感受. 对很多男人而言,[心中的感受]是女人才有的东西,在男人身上那是不存在的,我们心中不会有(也不应该有)感受的. 难怪华人的文化对男人会有[男儿有泪不轻弹],[好傼打落牙和血吞]的看法,我们的社会认为男人应该像钢铁一样能顶着住任何的压力.

 

神造人的时候,并没有把男人造成这样,他们是有感觉的. 男人也会碰到他们不知道如何处理的忧虑,挫折,压力,但男人不习惯表达他们心中的感受. 他们很难,也不知道如何向人打开自己的心灵世界,所以男人一直活在自我压抑的光景中,他们在学生时代是蛮快乐的,可以说是不知天高地厚,认为自己可以做任何事,甚至当总统也有可能.但是等到进了社会,做了事结了婚,有了孩子,人生的挫折感就越来越大,男人也越来越封闭自己,他们不会,也不知道如何化解心中累积许久的垃圾.

 

不幸的是外面来的压力并不因此而减少,事实上这些忧虑,挫折,压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好像热空气灌进气球一样,迟早这个气球要被撑破. 难怪许多人说(我也非常同意这种说法),这个世代的社会问题基本上是男人出了问题. 因着男人出了问题所以造成了许多家庭问题,因此下一代也出了问题; 而社会上有问题的家庭越多,社会就越不稳定.

 

一般教会的问题也在于缺少弟兄出来事奉,所以许多教会是由姐妹们来承担事奉的责任,而且很多教会都缺少基督化的家庭. 这也是为什么教会中的事工不少,传道人都会尽力地投入,但我最有负担还是对弟兄的门徒训练,以及组织弟兄会. 只要教会里的弟兄能被复兴,只要弟兄能被训练起来,只要弟兄能被组织起来,教会就渐渐会有基督化的家庭(只指夫妻俩人都信主,能彼此在属灵上互,一起事奉的家庭),许多教会的事工就能稳定地运作.

 

来柏林教会一段时间后,我们发现这个教会也面对了类似上面所讲的问题,很少有弟兄出来事奉,基督化的家庭也不多,所以在这里事奉是很累. 去年初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与一位弟兄开始了[属灵伙伴]的关系,我自己从这个关系中得到很大的祝福. 几个月后,神很奇妙地让另一个弟兄也加入了,所以我们想到要开始[弟兄会].

 

目前弟兄会的对象是那些已经结婚,或结过婚,年龄在三十以上的人(为了要确定他们开始经历过身为男人的无奈). 在背景比较接近的情况下,弟兄之间比较能够敞开自己,进而彼此之间建立关系. 男人是很不容易打开自己的,即使打开之后,他们也不知道如何谈心里的话(所以弟兄之间的谈话若不是讲事工,就是谈的很肤浅),所以希望透过弟兄会的安排,在一段时间之后,弟兄之间可以建立比较深的关系,大家能彼此扶持,有乐同享有难同当,能成为一同奔跑天路的伙伴.

 

我们弟兄会平时有聚餐活动. 那是每个人带一道菜大家聚在一起天南地北地谈,有时候也会提出圣经问题,以及与圣经伦理有关的问题,我们也会谈到财务管理,社会问题. 就在这样轻松的环境,大家边吃,边喝(红酒),边谈中很愉快地渡过一个晚上,这当中是没有姐妹的,所以弟兄会若不是利用伟苓不在柏林时聚会,就是请她出去回避一个晚上(不过,许多姐妹都知道那天有弟兄会,所以她们也会邀请伟苓出去).

 

弟兄在一起聚餐,谈天是很好,但我更盼望有一天我们能在一起露营,烧烤,拔河比赛,這些活动很容易让人打开自己彼此更深地认识,这是我很早以前就梦想的,我也一直在弟兄之间分享我的露营梦. 没想到三个月前,有个弟兄告诉我这不是个梦想,是可以做了到的. 经过弟兄会的讨论之后,我们决定627,星期六一大早大家搭火车到东德去露营,星期天早上回柏林,大伙各自回家换洗之后,再到教会参加主日聚会(我们的主日是下午两点开始),当然露营回来的那个主日我还得要讲道.

 

露营的日子就在大家巴望中来到,神所为我们安排的都是最好的. 祂给我们一个不冷不热没有太多太阳的天气,安静的野外,没有太多人的营地. 我们早上八点多就出发了,每个人在车上好像小学生们第一次出去郊游一样,开心地在车上嘰嘰呱呱讲个没完的,好像不只是女人才会那么呱噪,男人看起来不会讲话,不会表达自己,其实他们只是没碰到对的场合,没遇见讲话的对象,否则话多的不会输给女人. 这当中以我的年纪为最大,幸好与他们之间我们还没有年龄的代溝.

 

到了营地发现帐篷已经搭好(我们租他们的场地,帐篷,还有需要手划的船),大家很快地吃了点东西后,就去租船,我们一共有五艄船. 在运河里,我们来回划了五个多小时,来回经过四个水闸门. 去的时候每过一个闸门水位就降低了3(回来时水闸再把水位提高三米). 划了两个多小时,最后来到一个极巨大的水中升降机,当所有的船都进去之后(大概有上万噸的重量,与我们在一起的还有很多游轮,运煤船),这个水中升降机把大家提到26米高,然后接上另一条运河(见博客上的相片).

 

进到另一个运河之后,我们就必须回头了,回去营地还需要划两个多小时,而且我们需要再经过两个水闸门,每个闸门把水位升高3,我们才能顺利回到营地,管水闸门的工作人员只上班到下午五点. 不幸的是,那天在回程要再进水中升降机时,排队要进水中升降机的船太多了,所以我们等了快一个小时才进去.

 

在等进升降机的时候,我们五艄船就找地方上岸做些[解放]的工作. 在解放的过程,一位弟兄不幸遇难(失足,全身掉进运河里),其他弟兄立刻借给他,他们身上的衣服,鞋子,真是应了诗篇说的[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這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又好比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山;因為在那裡有耶和華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

 

回程很辛苦地划了进两个小时,就在距离营地两百公尺的第二个闸门,才发现工人已经下班了,所以大伙只好把五艄船从水中拉上来,在路地上抬着船走一段路,再进到运河划回去,这有点像美国的特战部队,SEAL,训练那样的精彩. 到了营地之后,大家都累瘫了. 五个多小时的冒险下来,一个弟兄落水,一位弟兄中暑,两个弟兄最后还得要从老百姓家爬墙回营地(若不是有主人帮着爬,这两位弟兄就回不来了).

 

会来后,不仅是累瘫了,每个人都严重地脱水. 接着就是猛喝啤酒,然后几个人开始生火烤肉,我们当中的[野外求生专家]带来不好的消息,他没有办法拔到野菜,也没发现有鱼可钓,所以那天晚上我们只能吃各式各样的肉(连吃了三顿烧烤). 吃晚餐时彼此之间话很少,因为划了五个多小时的船大家都腰酸背痛,手也提不起来了.

 

饭后,按着计划我们有[拔河比赛],柏林教会有一条专业的拔河绳子,上百人拉都不会断掉,那是几年前以五百马克买的,今天这条绳子的价钱大概要五百欧元了. 面对拔河,你能想象那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吗? 好不容易过了[划船比赛]这关,这回大家又得经历了另一次的[攻克己身,叫身服我]. 我们分成两队,最后以一比一打成平手,为了不伤感情,我们讲好了下回露营时再决胜负. 两场下来每个人都[眼冒金星],不过也因此手能够抬起来了.

 

这时候,月亮也出来了,蚊子开始嚣张起来了. 接着就是我们的诗歌敬拜与分享时间,到了十点半结束时大家肚子又饿了,所以我们开始第二回的烧烤. 将近半夜,还有不少人不想睡觉继续在聊天(据说他们聊到早上两点),早上六点不到我就被隔壁帐篷的打呼声给吵醒了(简直比鸡叫还要灵光),很快就有其他弟兄在清晨大自然下灵修. 你们猜猜看我们早餐吃了什麼? 第三次的烧烤与土耳其大饼!! 早餐后我们就清理了场地,在做完感恩祷告拍了团体照之后,大伙就打道回府预备去主日聚会.

 

我的文笔很难写出这些弟兄心中的感受,以下16个电邮是从好几封电邮节录出来的,是弟兄们对这次露营的回应,你们会发现这些弟兄,与平时所见到的他们可能不太一样,他们好像活过来似的. 虽然他们经过了几年从社会来的折磨,在大家彼此相爱与接纳之下,这些弟兄里面那天真,可爱,调皮的一面还是会显出来的.

 

>1> 去露营之前

弟兄们平安

最新情况: 627日一共7人搭乘火车9人乘坐财龙和兴刚的汽车.  建议带上雨衣以防下雨.    愿神赐福大家. 

少文  (他是弟兄会的会长)

<< 

 

>2>
大家平安。既然弟兄们都戴上了草帽,建议也带上棉衣以防夜深天寒。
In Christ
Xiaobin

<< 

 

>3>

我突然发现我的睡袋没有了!!!!现在又太晚不能打电话。

明天很有可能去不了,不过我明天一早会给少文打电话。 (最后,他还是去了)

<< 

 

>4>

各位弟兄们,有想带游泳裤的吗?按照晓彬的提醒,咱脱了棉袄、棉裤来个"冬泳"  我准备带上泳裤!

大川

<< 

 

>5> 从营地回来之后

弟兄会紧急通知!!!

 

刚刚(2140 Uhr) 在我身上发现一个Zecke!!! 它至少在我身上潜伏了15小时以上。感谢主,只是让我痛了两次,引起我注意,被我抓获,还没钻到我的肉里。

请各位自己检查一下!

 

主赐我们平安!

大川

<< 

 

>6>

这次camping太有意义了,让我们经历和学习很多东西。
落水,爬墙,中属,虫咬。。。。   很期待下次还有什么更精彩的经历。

peace 
沈毅

<< 

 

>7>

亲爱的弟兄们,

Zecke亲密接触一段时间后,我决定还是请它出来。首先用烧烤法,不想Zecke非但不出来,反而愈进愈深。只好找家庭医生帮忙,大功终于告成。感谢主。  谨此谢谢大家关心,代祷。

In Christ
Xiaobin

<< 

 

>8>

警钟再次响起!!!   千万不能忘记阶级斗争!!!

 

赵江弟兄刚刚打来电话,他也要去医院取Zecke了!他再三提醒大家:带去的衣服要全部洗掉,注意全身检查。他说,不痒也不痛。

 

请为赵江代祷! 神赐我们平安!

 

大川

<< 

 

>9>

请问如果不痒也不痛我怎么知道有没有zecke啊?赵江是怎么发现的?

<< 

 

>10>

我身上有好多处有红肿并痒(大概是被蚊子咬的), 脚上有一处里面似乎有黑色(, ), 怀疑有可能是 Zecke, 但我自己看不清, 要等我儿子过来后给我看看. 我还以为我的皮肤老一点, 可能就把我放过了, 原来还并不如此.

愿神保守我们每位.

珍光

<< 

 

>11>

亲爱的弟兄们,

感谢神。小虫已从我身上被完整拔出。我仔细看了,它大约34毫米长,身子扁圆,头上有两个象角一样的东西。

这只小虫,潜伏得很好。之间,我洗澡三次,全身衣服除牛仔裤都换过。昨天晚上,才隆打电话提示我之后,我还让一玲帮我身上都检查过。医生说它钻进皮肤不久,还没怎么吸到血。

我问医生,她说在BrandenburgZecker咬不太危险。但被咬后两周内,要继续观察伤口(开始时是个红包,就象被蚊子叮的包。),如果伤口周围出现一个红圈,见大川发的图片链接的第一张,那就是感染了,要到医院接受抗生素治疗。

请大家再仔细检查一下带去过营地的用具,能洗的都洗掉。

感谢神让我们多有经历,求神赐福保守我们。

赵江

<< 

 

>12>

我老婆也帮我看过,暂时没有发现什么。但是问题是怎样才算发现什么?难道要等出现红圈?

 

看出以后弟兄会只能邀请已婚弟兄的重要性了,因为单身弟兄找谁全身检查去?

<< 

 

>13>

补充,我一直不痛不痒,拔出后才有点疼。

要如此检查:看身上有没有肿起的红包,红包上有没有一节露在外面的,可以摆动的,但不能轻易去掉的小小黑色的东西。仔细看可以看出是带脚的虫身。请不要使劲揪它,医生说,完整的拔出很重要。去Hausarzt那,她用镊子,只几秒钟就拔出来了。

看不到的地方,请家人帮忙看。

神保守我们。

赵江

<< 

 

>14>

我身上扒拉好几次都没有发现,倒是蚊子咬的包好几个。现在有三人中标,还有其他人吗?

 

鉴于众多弟兄们的提醒,我再次请太太检查背部,发现一处较大红肿,不痛,略痒。所以赶快去找医生,不巧今天是二季度最后一天,都关门清账,不得不进一药房咨询。友善的药剂师看了看患处,说可能不是ZeckeZecke咬的症状是,没有肿起的包,另外咬处周围有一个明显的较大的红圈,直径因人而异,1020厘米左右吧,人感觉昏沉、发烧。建议我观察一个星期,如果出现上述症状再找医生。经这一番话,我心里踏实多了,可能是哪个毒蚊子猛吸了我一口。特此同大家分享,祝大家平安。

<< 

 

>15>

还不至於这么严重。

 

金忠明的老婆昨晚(星期一)听说金忠明也发现了一个Zecke。但人家可不是第一次被Zecke咬了。自己发现,自己拔出,老婆连Zecke是个什么样儿都没看见。只听说是个不到一毫米大的小黑点,在一个象蚊子咬的红肿块上面。只要用工具拔出即可。只有当有红肿块且有发烧时,才是有毒的,要去看医生,否则不用担心。更何况Brandenburg地区的Zecke是没有毒的。这是专家研究过的。

举个极端的例子。金忠明有一次和朋友(也是单身)去野地。回家后那人来个电话,在衣服和身上共发现了26Zecke,金忠明发现了三个,也就是被咬了三块。对没有经验的人来说,这东西不被咬时是很难发现的。一旦发现要用工具拔。有例在先,有专家研究,大家放心吧。

<< 

 

>16>

弟兄们好,

昨天晚上检查了所有营会用具,和卧室的床被,又发现了两个小小的类似的小黑虫,只不过比从我身上拔出的瘦很多(灯光下看的不是很清楚)。终于松了一口气,有大川诗为证:
>
弟兄会后起波澜,
>
落水跳墙只等闲。
>
电邮纷纷传急信,
> Zecken
拔除尽开颜。

我和晓斌,大川,忠明不是一个帐篷。唯一一点共同之处,我和晓斌一条船,划回营地时都内急,一起在旁边的树丛中解决了问题。:)

平安。
赵江

<< 

 

看到这些,你们可以了解为什么这是我们的祷告与梦想,希望神能在每个教会兴起类似的弟兄会,求主兴起弟兄,让他们在教会里成为中流砥柱,为主而活; 因为他们被造的目的就是要来荣耀神的. 愿神祝福大家,更祝福在你们周围的弟兄!!

 

在主里爱你们,一起在神国同工的伙伴

徐立, 伟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弟兄之间.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