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苦啊! – 7-16-2009

亲爱的代祷同工,            (我真是苦啊!)

 

看到这篇文章的题目,会不会让你们感到奇怪,甚至令人觉得不属灵. [我真是苦啊]这句话真不应该是从像你我这种信主的人嘴里出来的. 特别是当人信主越久他就越不会(或许应该说,就越不敢)讲这句话了. 在教会听到信主久的人或教会一些主要同工讲这句话,牧长以及执事会大概会很紧张,不知道他是否得了[忧郁症]或是家庭出了什么大问题了,以至于他在属灵道路上越走越退回去了.

 

我们还可以接受那些刚刚信主的人讲这句话,因为他们刚从眼可见可享受的[花花世界]进到眼看不见,也很难经历的[神的世界],所以他们在适应期可能会蛮苦的. 但是许多人认为信主久的人,就不应该会有这种感觉了,如果还有如此的感受,他一定是信的不清楚,或是有罪,有问题.

 

事实真是如此吗? 信了主之后,我们真是属灵了吗? 我們真是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了吗? 我们真的可以上山下海面对各样环境了? 或是,我们得了[宗教麻痹症],好像长大麻疯的人失去了皮肤知觉? 或是,我们压抑自己不敢把[我真是苦啊]这种感觉讲出来. 信主久的同工更怕讲出这种话来会绊倒弟兄姐妹,也怕因此被人扣上[不属灵]的大帽子?

 

其实[我真是苦啊]这句话是从一位教会的主要同工,也就是使徒保罗的口中讲出来的,这句话在罗马书7:24. 罗马书还不是保罗刚信主时写的,而是在他事奉的晚期所写的(大约是在西元56-57),那是在他第三次的宣教旅行的时候,来到了哥林多时写的书信,使徒行傳18:1所记载的 – [這事以後,保羅離了雅典,來到哥林多].

 

神要保罗在哥林多花些时间(大约18个月)来教导信徒,使他们能真属灵. 这段历史我们可以从使徒行傳 18:9-11看到 – 夜間,主在異象中對保羅說:「不要怕,只管講,不要閉口,有我與你同在,必沒有人下手害你,因為在這城裡我有許多的百姓。」保羅在那裡住了一年零六個月,將神的道教訓他們。

 

所以保羅在哥林多教导信徒的过程当中,他写下了罗马书. 这是新约圣经里一本最带有神学教导的书信. 罗马书是他的事奉,生命,与属灵操练的精华结晶. 这本书提供很精确的教导关于使徒保罗过去十几年在信主的人身上,在教会界所看的不正确的常态,一些奇怪的行为现象,与人性的问题,甚至一些从罪性从猶太教带进来的错误观念(靠行为来称义).

 

从中文里我们很难看出一个句子,或一句话的时态,他讲的到底是现在式,还是过去式,或是现在仍然在进行,但是英文在时态的表达上就比较清楚了,我们很多人知道保罗这里所说的[我真是苦啊]不是在讲他信主前的光景,也不是在讲他刚信主时的挣扎,而是他这一生的挣扎,甚至到写罗马书时仍然是活在如此的挣扎中. 这点我们可以从英文圣经中看出来24 What a wretched man I am! Who will rescue me from this body of death?

 

许多信徒都碰到过这些问题,挣扎与毛病,包括[我真是苦啊]的现象,但这句话似乎也只有从使徒保罗口中讲出来才有[份量],才有[可信度],因为我们不敢把保罗扣上[不属灵的帽子]. 可是在拒绝承认我们所看到的,在压抑我们的感觉的情况下,会不会因此失去了我们真实的一面,甚至使天国的路越走越无趣了呢?

 

有人说外科医生能为人动手术的时间,以及球员打球的时间是有限的,当外科医生拿手术刀手会抖的时候,他就不能再为人动手术了,球员年龄上了30大概就得考虑退场了. 教会牧养上的需要永远做不完,而且是极度累人的事工. 在教会牧养群羊是需要有很大的体力,耐力,更需要有从神那里来的呼召与恩典.

 

有多少时候,一天忙下来我们已经累滩了,明天还有更多的事等着我们处理,夜也深了,但电话又响了,有个姐妹告诉我们有位福音朋友病危,我们可不可以明天去探访他; 或是一个弟兄或姐妹打电话来诉说他心中的苦闷,挫折,以及面对未来的恐惧,接完电话之后,那天晚上我们大概就睡不好觉了,一方面是为了我们所听到的人与事担心,也因着体力透支,脑波停不下来了.

 

牧养事工很容易是仅仅处理了表面所发生的现象,所以类似的问题在同一个人身上会不断地发生,因为牧者没有机会去处理人里面真正的问题. 就好像两星期前我们柏林的冰箱突然发出[恶臭]只要冰箱门一打开,整个房间(我们的厨房与客厅是连在一起的)就一股腥臭味,需要立刻打开窗子. 我们用尽了方法逐臭,甚至放了[苏打粉]在冰箱里,但是这股腥臭味还是存在,一直到伟苓把整个冰箱的东西都拿出来,彻底地清理了整个冰箱之后,味道才消失.

 

这里的牧养是蛮难的,是需要花很多的时间,甚至常碰到不少的挫折,可是这一切的牧养心血,时间,体力都是值得的,也因着我们需要[走进羊群],羊也认识了我们. 认识知道是很不同的,比如,我知道欧巴马总统,但我完全不认识他,教会的牧养工作最难的地方是如何让群羊从[知道你],进到[认识你],以至于他们会向你打开他们自己,而非仅仅帮助他们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经常有会众向我们讲述一些他们不能向父母亲所说的事,讲那些他们知道会被人误解的心事,讲他们无可奈何的感受,讲他们心中的挣扎,甚至讲一些很难向人解释的属灵挣扎. 最近我们接到一封信,这是一位我们来柏林之后受洗的肢体. 在信主的过程以及信主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们看到这位肢体得到被解放的自由,看到那从天上来的喜乐,也看到这位肢体想要让全世界的人都能认识神的那股冲动.

 

接着这位肢体就走进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我们信主的人都知道,但不敢讲出来的世界,也就是保罗的那句话 – [我真是苦啊!]. 伟苓与我非常地感恩这位肢体愿意透明地向我们讲,更为他愿意真实地面对自己的挣扎与感受而感谢神. 也只有圣灵的同在与圣灵充满的人,才有可能去面对自己,才有可能向其他的肢体来透明自己. 我相信这封信也会触动你们的心,因为他所描述的也很可能也是你们里面的挣扎,所以在诚恳地征求这位肢体的同意之后,我把这封信附在这里.

 

亲爱的传道,  平安

 

在被圣灵感动,决定做一个基督徒的时候,其实我并不了解教会的意义。受洗之后,渐渐感到在圣灵里面彼此扶持的意义和温暖,我走进了这个大家庭。一段时间过去,在教会里多次感到圣灵的力量,结识了传道和师母这样爱主的牧者,也结识了一些投缘的主内肢体,教会已经成了我的家,而这个家是我永远不会离开的。

 

做为新进家门的小肢体,对家的认识和熟悉是有个过程的。从第二年开始我慢慢发现,在小组和教会,更多体味到的,是彼此的扶持和安慰,少有激励和促进。多有为着现实的祈祷,少有勇敢的自我剖析。大家安于现状,温暖地分享着在点滴小事中体会到的恩典。

 

日子久了,我私下里想,如果神给我们的恩典只是显现在一些随机的小事上,那如何看得到祂的大能?让考试通过,让病势减轻,这大概是法老的方士们也能行的奇事。洗凈灵魂,让罪人重生才是耶稣宝血赎回我们的意义。在小组查经,当读到圣经里罪人悔改或是使徒动摇的段落时,大家总是感恩感慨而过,不会去探讨人性中的罪,不去面对千年之前的罪性在我们身上的痕迹,不去承认经里的故事在今日的教会里次次重演。

 

是的,每次从小组回家的路上,我心里都怀着感动,正如神应许的,每当我们奉祂的名聚会,祂都会与我们同在。可是,作为一个有着悠久罪史的罪人,我知道感动是不足以驱逐罪恶的。所以我开始惶恐,我心中的神是慈父,但祂更是严父,炉火边的温暖不是我心中信仰的全部,我想踏进那炉火里去,那里才能照亮心里的暗角,那里才能炼化撒旦的锁链。

 

同样,循着温和的关系而生的联络也是温和的,我慢慢体味到,有些时候弟兄姊妹反不如俗世相识来得肝胆相照,决非是弟兄姊妹不投缘,而是教会里的格局使我们以礼相待,每周见两次面,握手是为了彼此祝福,谈的也是不痛不痒的话题。我们好像温室里的植物,看上去青翠健壮,但无论是彼此的连接还是自身的力量都比不上野地里的青草。

 

每当置身一个新的环境,我总是去观察先行者,因为今天的他们很可能是未来的自己——只有热血的少年才会以为自己定可做得不同,做得更好。我管中窥豹地看到了老一代同工们管理教会的方法和处理矛盾的勇气,每一种格局都有它形成的必然,我能够理解他们的苦衷,但这不是我期待的自己。有一天我意识到,我在主里面寻求的,是勇敢自新的力量,不是和风细雨的安慰,更不是程序化的组织。主动去改变环境需要很大的爱和信心,这是我不具备的,所以我选择寻找一个合适的小组,在找到之前,暂时在旷野里等待。

 

主内  某某   2009.06.28

 

许多时候伟苓与我好像是在第一线战场上的记者,亲眼看到,亲身经历许多神的作为,但是这个过程也翻搅出我们里面许多的需要,我们个性的缺失,我们的不安全感,我们对神的不愿意交托,我们里面当面对罪的挣扎,甚至神也常常让我们看到我们其实是最大的法利赛人.

 

我不知道这位写信的肢体到底是碰到了那些事,或那些人使这位肢体有这些感触,但是从伟苓与我在事奉中所感受的,所经历过(我们还继续在经历中),令我们不懂的,令我们迷惘的,甚至使我们自己都常常被绊倒的人与事,比那位肢体要更多. 我举些例子,相信你们也可能会有类似的感受.

 

·       一个单亲妈她经历了很长的失婚的痛苦,十几年来我们看到她很挣扎地养育两个孩子,怎麼可能在两星期前让一场大车祸临到她? 到今天她还是在昏迷中(这是我们在七月初得到的消息,我与伟苓的Yahoo!Mail从上星期开始完全失效,我们失去了所有的电邮地址,无法与外界联络). 神呀,当那辆车要撞她之前,为什么祢不感动她逃开? 神跑到那里去了? (当然我也应该要想到为什么神不提醒施洗约汉在希律要来砍他头的时候,让他逃掉呢?).

 

·       一个糖尿病的弟兄 他一个星期需要三次洗肾,每次六个小时. 每次去他家探访的时候,他都是很开心地与我们一起唱诗歌祷告. 不幸的是,几年下来他的病情严重到了必需截肢的阶段. 全教会在为他,为医生,为医院祷告,但为什么截肢手術的过程是那么的不顺利,以至于他需要在几星期中截四次的肢呢? 神呀,为什么祢没有听我们的祷告呢? 为什么祢当时不在手术房里呢? (当然我也应该要想到为什么神没有听保罗的祷告医治他身上长期令他痛苦的刺)

 

·       教会 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是神圣的,是耶稣流血重价买赎回来的. 我们应该是基督精兵是有君尊的祭师,我们应该是那位创造天地的大神在地上的大使,但是为什么教会里还是有那么多的问题,不论是人际之间的斗争,软弱无力,血气肉体,教会老是被动地挨世界的击打,教会里面还有许多不可告人的罪? 让人感到教会好像一个漂亮的女人,只能远看不能进观似的. (当然我也应该要想到为什么神允许保罗把哥林多教会的光景写下来,也把教会内部人的毛病与丑恶在提摩太後書3,4章提到)

 

·       同工 神国度的开展就好像接力赛一样,一棒接一棒,一代接一代地往下跑. 所以摩西,约书亞,撒母耳,大卫,彼得,保罗在服事他们那一代之后,就把棒子往下一代传了. 我们都受到前辈的影响,当然这里所谓的前辈不见得是年龄比我们大的人,但至少他们信主年日比我们久,你们是否有被[属灵前辈]伤害的经验?或是看到他们一些不敬虔的行为而使你迷惘,那种感觉是很痛苦的,就好像父母亲出卖了你,或父母亲伤害过你似的,为什么神允许这些事发生呢? (当然我也应该要想到为什么神允许保罗看到使徒彼得软弱的地方,加拉太書 2:11-12)

 

·       对罪的纵容或包容 神是圣洁的,神容不得罪的存在,但是只要有心来教会,有心事奉的人一定会发现,教会里面的罪行不会比外面世界少发黑函控告人,背后中伤人,争宠奪权,男女同居,不仅如此教会有时还会让有明显的罪行的弟兄或姐妹在台面上事奉让大多数不明就理,不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人稀里糊涂的认为他们是被教会认可,被教会看好的同工. 为什么教会对罪是那么容易妥协呢? 我们是在纵容罪人,或是包容罪人,还是逃避我们应该规劝的责任呢?

 

·       有话不明说,情愿背后抱怨论断 教会里,信徒之间这种[问题不当面说,而在背后抱怨论断]的现象大概是最常见到的现象. 当然人不愿意明说的原因很多,比如我们不喜欢他,所以不说; 怕得罪他,所以我们不说; 怕他听不进去,所以我们不说; 怕他听了从此就与我敌对了,所以我不说; 怕他听了之后在教会造成更大的问题,所以我不说; 这些都是人的借口,所以我们情愿进入得罪神的光景去背后抱怨论断. 我们忘记了保罗在提摩太後書4:2的提醒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務要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

 

·       神的应许我没拿到,而坏事我也不敢光明地做,需要偷偷摸摸地幹 信主之后,除了刚开始有喜乐有神同在的真实感,为什么一段时间后这些都没有了. 不仅如此,以前对罪不敏感的时候,还真是[好汉]一条,很豪放,也能[光明正大]地吃喝玩乐,现在连进赌场逛逛都得要小心不要被熟人看到 (所以很多信徒喜欢保罗的这句话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

 

接到那位肢體的信,我们立刻回了他以下这封信,也邀请他来家一起谈谈.

 

親愛的某某,

 

谢谢你那么透明的分享(事实上是[解剖])你心里的感受.师母与我看了都很感动,正常人是不可能写出这样的信,也不可能那么深切地形容心里的挣扎,

·       若不是他被神的灵重生,

·      若不是他对神有个不妥协的心,

·      若不是他曾经被耶稣的爱摸过,

·      若不是他曾亲身尝过肢体生活的美善,

 

同样道理你大概也不会写这封信, 如果

·       你不是曾在现实的人性世界里[看到],[经历]到一些令人失望的事,

·       你不是个对人,对事观察很敏锐的人,

·       你不是在很痛苦,甚至迷惘的光景下,

·       你不是有从神的灵来的感动与催逼.

 

师母与我很希望有机会很轻松地与你聊聊,因为我们也曾走过这条路,事实上,今天在许多时候我们仍然会掉入你所形容的光景中,只不过是我们比你早走在这条属灵路上,所以我们比较知道如何从这迷惘的光景中出来.

 

你是个极有思想,会思考的人. 要知道许多神的真理是需要在我们痛苦,挣扎,与思考中才能渐渐深化进入我们的生命. 在我们有机会见面聊之前,在这里我先指出四件事盼望你有机会时往这些方向追寻答案.

 

1. 使徒保罗是个极伟大,又属灵的人,他会不会也有可能进入你所形容的光景? 他写的羅馬書7:18-24是指他信主前的光景,还是信主之后他的光景?

 

2. 看来使徒保罗也承认他是个[有著悠久罪史的罪人],他应该也知道[感動是不足以驅逐罪惡的],他是如何能继续走在这条路上的? 他是轻看这些罪恶吗? 他是不断地去对付这些吗? 若是如此,他如何能不断地去对付呢?

 

3. 你提到[多次感到聖靈的力量],除了感受到这些,你是否真实地认识这位圣灵? 你是否了解祂(圣灵)与你之间的互动,你是否清楚祂如何与你说话(圣灵对你的感动与交通),你是否知道祂每时刻对你的指引. 你会发现与圣灵这方面的关系与互动是很重要的.

 

4. 我相信信主后,你一定看到许多令你失望的人与事. 事实上那些越诚恳面对真理与神的人,以及那些越投入事奉的人,他们的失望可能越大. 我与师母在事奉时所看到人性丑恶的一面会比你要多一些. 我们会不会因此被人绊倒? 你认为我们是如何面对人性丑恶的一面? (是无可奈何,因为这是我们的工作? 是想办法逃避,因为这太令人失望了? 还是积极地不断地从神那里寻找答案,以至于我们能化这些为祝福使我们越走越有盼望呢?).

 

在主里爱你的

徐 立

 

感谢神几天之后,七月初我们就与这位肢体一起谈. 我们有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彼此交通分享,很真诚地帮助这位肢体,给他适当的神学架構来面对他所经历到的问题. 牧养事工给伟苓与我带来极大的喜乐,倒不是牧养的本身,因为牧养事工是非常费解,费劲,费神,费事,费时,费心的,而是透过牧养我们可以做门徒训练.

 

在门徒训练中,我们看到人的改变,看到他们开始被神使用,我们看到他们也开始像保罗一样愿意打开自己的生命去帮助另一个提摩太来成长. 一个人生命的改变,也只能透过另一个人用他的生命来投资来灌溉. 在生命与生命的交集中,人会改变,人也会成长的. 所以因着耶稣的生命,有了我们的生命,也因着使徒保罗愿意将他的生命很真实透明地与人分享,使许多信徒的生命受到激励,知道在保罗身上所张显的耶稣是真的. 现在轮到你我接下这个棒子把我们的生命投资在人的身上,你愿意吗?

 

在主里爱你们,一起在神国同工的伙伴

徐立, 伟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牧养与辅导.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