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近况 – 7-26-2009

亲爱的代祷同工,         (我们的近况)

 

这次去柏林的时间比较长,我在那里待了四个多月,伟苓不能留那么长所以她在这当中去了两次柏林. 在这四个多月当中,有两位弟兄从北美来看我们,他们对观光都没兴趣,只是希望来看看我们,来看看柏林教会的弟兄姐妹,然后把我们的情形带回北美让其他的弟兄姐妹知道. 他们两位都是待两天就离开了.

 

从伟苓六月来柏林之后,我们就特别地忙,事情也特别的多,不论是教会,是个人(事工与徳语课时间的安排)或是我们的家人. 但神是有恩典的,祂也是赐力量的神. 在事工上,柏林教会这段期间,病痛的人特别的多,有一位中年姐妹,在她正常的体检时发现得了极严重晚期的癌症,开始了痛苦的化療过程,我们看到她与先生(这对夫妻平时就很相爱),靠着神走每一步,看到她先生靠着神,靠着祷告,靠着教会弟兄姐妹的爱与鼓励,很痛苦地走过那[拒绝],[迷惘],[害怕],[接受]的心路历程.

 

奇妙的是这位姐妹在极痛苦的过程中却有神给的真实大平安(身为传道人的福气就是能常看到神在软弱人身上的作为,真会令任何不信神的人知道那种平安是超自然的,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这世上真是有神]),这位姐妹在病中一直希望能事奉神,但她所活出来的那真实生命,其实就是见证神,事奉神,不是吗?

 

在六月中的一个主日聚会前的祷告会,突然来了一位弟兄,他一看到我们就说[传道,师母,神告诉我应该要回家了]. 原来他是我们2006年第一次来柏林,在夏天的生活营认识的,他在那次的生活营决志信主,神也很奇妙地医治了他的肺癌,但信主后他就没有来过教会,过去这三年我们也有几次到他开的餐馆去探访他.

 

可是最近碰到一连串事业上的不顺利,与家庭问题,他的癌症又复发了,所以在五月底有一天,他在家中突然听到神告诉他应该要回家. 这是一位虽然决志但对圣经完全不懂的弟兄,居然神没有忘记他要他回家,这会不会使你们想起耶稣放下99隻羊,定意去找那迷失羊的故事,他在七月初动了手术,虽然从检查报告知道他的癌症已经扩散了,上星期天(7/20),我离开柏林前,但他还是忍痛来到教会,因为他知道也只有在神那里可以找到真正的家与安慰.

 

在同时,我们一位姐妹同工的女儿,她本来就有初期[渐冻人]的病症(这个病是很残酷的,也就是身上的骨头迟早会僵化到一个地步,全身无法动,据说只剩下眼睛会动),突然病情加重. 这是一位很漂亮,可爱的少女,经过医生,医院全力抢救,她的情况还是无法再回到原来的样子.

 

在这过程中,我们看到一个母亲的挣扎与痛苦,就好像那位得癌症的姐妹,她弟兄告诉我,他是多么希望能替他太太承受这些痛苦,这少女的妈妈也有同样的感受. 其实病人家属一定比病人更痛苦,这是我们在牧养的时候非常注意的,因为人的眼目通常只在生病的人身上,为他们祷告,陪他们走过死荫忧谷,我们容易忽略了病人家属的需要,他们体力上,精神上所承受的压力是极大的. 如果在这段时间他们无法被牧养,被辅导,等事情过后,他們反而就病倒了,或精神上出问题了.

 

在面对這些病痛家庭的期間,另一家人又出了问题,做母亲(她是单亲母亲带了两个青春期的儿女)的因着无法面对孩子教养问题,再加上她长期的忧郁症,到一个地步有一天晚上家中爆发了问题,这过程中连警察也来了,把这位姐妹强制性地被放到医院里,这中间所面对的不仅是法律或医院的问题,也牵扯到孩子将来的处理,因为政府的孩童保护局(他们要确定父母亲是否有经济能力,情绪能力来养育孩子)也参与了这件事,使事情变得更复杂化.

 

同个时间在柏林教会有一位弟兄从前是个大厨,十几年前得了糖尿病(在厨房打工的人很容易得糖尿病因为他们特殊的工作性质,而柏林教会有许多人是在厨房打工). 他平时每星期需要洗三次肾,每次六个小时,可是几年下来病情严重到需要截肢的地步. 所以从六月起他在两星期之内面对了四次的截肢,每一次的截肢都不知道手术会不会成功,不知道是否还需要再继续截肢下去(否则他会血液感染中毒而死). 人真是很有限,这世代的医学居然还不能有效地诊断如何一次截肢解决问题.

 

在这两星期截肢的过程中,到一个地步,他的妻子精神上完全无法再承受,有一天打电话来,一直哭,几乎到歇底里地叫着说他们无法再决定是否要再继续做截肢手术,希望我们帮他们决定是否要再继续做.

 

我们能比医生行吗? 我们能帮他们决定是否再需要继续截肢吗? 其实重点不是帮他们决定,重要的是他们需要有人,有牧者在旁边陪他们走过着段痛苦无助的时刻. 当这些在痛苦无助的当事人知道,有人在旁边陪他们走,有教会弟兄姐妹的爱與接納,这会让人在最痛苦的情况下还能继续走下去,因为知道神并没有离开他们.

 

在这段日子当中也包括了我们自己的问题与需要. 伟苓从六月初来柏林,几乎在她来这里几天后,神就允许她母亲进入病危的情形,从远处听到这消息我们应该怎麼办呢?

1.   我们心中有许多真实的挣扎,是否应该立刻告诉教会,我们必须要放下手上的事工赶回去呢? (相信任何人都会谅解我们如此做的,柏林教会更会全力支持的).

 

2.   或是每天愁眉苦脸,提心吊胆过日子(让弟兄姐妹看见我们的愁眉苦臉,也好让他们与我们一同分担痛苦,反正平时他们有难,我们与他们站在一起,今天轮到我们了,他们豈不是也应该与我们有难同当吗?);

 

3.   或是装出一幅完全没事的样子,因为一切要以神的事为重 (虽然这样子会活的不真实,但这是有些信仰极端的基督徒所强调的,他们容易抹杀人性的需要).

 

信主后,我们容易把圣经的话,把诗歌,把教会生活当成在人生平静安稳时的点缀品. 因为这些都不错的,能安静人心灵的,甚至在失落时还蛮能肯定我们的,我们也常常会用这些来安慰旁边有需要的人. 但我们不常在自己极度压力,迷惘与痛苦中用这机会来学习经历神,来学习把这些属灵原则用在自己身上,有不少弟兄姐妹在面对这样光景时,因着失去属灵的着力点,而使他们变的更痛苦迷惘,甚至埋怨神.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写那三篇关于信徒在成聖过程如何面对挣扎的文章[我真是苦啊!(7/16)],[如何从苦中得乐 (7/19)],[又老又新,既是又非 (7/23)],这不仅是想要帮助处在这光景下的弟兄姐妹,因为我们这段时间也是在这样的光景中,这三篇文章里所写的也是我们过去这一个月(甚至在以下几个星期里所需要)的属灵操练.

 

第一次接到我岳母病危的消息时,伟苓来柏林的时差还没有完全倒过来,那时我与伟苓说,我完全支持她任何的决定,甚至如果她决定要立刻回北美. 接着我们花不少时间来寻求神的心意,在害怕(怕母亲离世时,我们不在她身边)与无助(帮不上忙) 的过程,我们开始经历到一股奇特的平安.

 

在平安中我们向神呼求[神呀,袮是全能,全知的神,而且一切生命气息都在袮手上,是袮给我们感动让伟苓这个月多来了一趟柏林, 袮不可能不知道我们母亲目前的情况. 神呀,如果我们是奉袮的名在这里事奉牧养袮的羊,神呀, 袮必要看管我们母亲的生命气息],在这样的祷告之后,神奇妙地把更大的平安赐下,我们开始感到在我们回去之前,母亲不会先离我们而去.

 

所以我们与一些柏林教会的主要同工群说了这件事,让他们也在这过程陪我们走,让我们能继续地在这段时间牧养群羊,也包括面对上面写的那五个痛苦的案例. 感谢神,祂是信实的,我岳母居然撑过了这段日子一直到我们回北美. 伟苓在7/13日回到北美,下飞机之后她就到妈妈家陪母亲,第二天早上五点偉苓发现情形实在不对,所以就叫了救护车送母亲进了急诊室,接着伟苓就一直住在医院里陪她妈妈,尽人子的孝道.

 

7/20回北美时,我岳母还是没出院,所一也没机会见到偉苓.我岳母后来出院了,不是因为没事了,而是查不出来到底问题在那里,而且一个多星期的住院对老人家来说是太痛苦了. 目前我岳母是住在自己的家中,她情形非常虚弱,我们不知道她的年日还有多少,但我们(特别是我)很感恩,我们还有机会回来看到她,我们还能陪她走人生的这段路.

 

从昨晚开始我也住到岳母家了,这会给她带来很大的安慰,因为她始终记得我岳父去世的那段日子,我陪她住. 一件举手之劳的事居然能给她带来那么大的安慰,为什么不做呢? 我们长年在外面牧养群羊,也牧养许多有需要的弟兄姐妹,牧养年长的弟兄姐妹,今天能有机会在自己母亲最需要的时候牧养关怀她们,豈不是神给我們的恩典吗? 否则这个信仰只能在实验室里,在课堂上讲讲说说而已了.

 

也是因着这些大大小小大事,再加上我德语课的压力(许多人问我为什么不专门写一篇文章讲讲我徳语的学习,他们蛮好奇想知道像我这一把年纪,又有非常严重的重听问题(hearing lost)的人,我完全无法听到德语的尾音,我如何学德语言的)使我们的时间特别不够用,所以从六月起,你们不常接到[柏林通信]的电邮,但文章还是不断地写,而且被放在博客上,因为这是我们牧养事工的一部分.

 

令我们感动无比的是,柏林以外的弟兄姐妹其实不知道我们过去这段时间的压力与所面对在事奉上,在我们个人需要上的紧迫性,再加上我的Yahoo!Mail户头有两个多星期都无法使用,一直到昨天晚上我才发现它又好了,但神是信实,祂的眼目变查全地,祂知道我们的需要,昨晚看了信才知道许多北美的教会,许多小组的弟兄姐妹在为我们祷告,甚至北京,上海的弟兄姐妹也来信告诉我们他们知道我们目前的艰难,他们正在为我们祷告.

 

他们(应该说你们)怎麼会知道? 是谁告诉你们关于我们的情况? 若有人不相信这位神是那么真实,不相信这位神今天仍然大步行走在你我当中,不相信在基督身体中我们是同感一灵互为肢体的话,那真是太可惜了. 谢谢你们一路陪我们走!!!

 

在主里爱你们,一起在神国同工的伙伴

徐立, 伟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 许多人问我们有没有柏林通信博客文章的目录,这封信上附了今年写的文章抬头供大家参考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宣角杂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