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的迷思 – 8-18-2009

亲爱的代祷同工,         (苦难的迷思)

 

上星期五一大早回柏林,到了家把行李放下之后,就与一位弟兄去探访那位停止做化疗的姐妹. 与我一起去的弟兄是个学生,他对这家人很有负担,在过去这段艰难的日子里他给这家人带来不少的安慰. 见到这位得癌症的姐妹与她的弟兄,我心中是充满了感恩,她是瘦了很多,但可以看出来她灵里面却是越来越有喜乐,讲出来都是鼓励人的话(简直不知道是谁在安慰谁了),他们夫妻俩为了神在苦难中对他们的看顾,以及神的恩典一直在感恩.

 

这位姐妹还希望下星期来参加生活营(这是个福音营,我们每年八月在柏林郊外都举办生活营,今年是若歌教会的黄小石长老为我们的讲员),她虽然已经信主受洗,但她渴望能在肢体生活中更享受神的同在. 这么一位爱主,爱人的姐妹,他们夫妻也非常相爱,怎麼可能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姐妹得了个那么严重的癌症呢? 而且居然是知道时这个癌就已经扩散了.

 

第二天早上处理完一个家庭问题的辅导之后,我去见那位被截肢的弟兄. 他从前是餐馆的广东点心师傅,所以我去探访时带了一位也是从香港来在餐馆当大厨的弟兄与他太太一起去,一方面是希望人多一些使这位受苦的弟兄能感受肢体生活的爱,另一方面也是利用这机会让这对夫妻也能从探访中来学习事奉,特别是牧养与关怀.

 

这位截肢的弟兄话不多,但是每次见到我去他都很开心,但话还是不多,所以总是头低低的,好像羊羔等着被宰杀一样. 这弟兄一家五口非常的相爱,他是个好人,好爸爸,更是妻子口中的好丈夫,好男人. 如果没有这苦难他们大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家庭了,为什么苦难会临到像他这样的人呢?

 

对人类来说,苦难永远是个迷思. 对一般人来说,苦难是指一些发生到我们身上或身边的事,这些事远大于我们能力所能处理的,而且它所带来负面的影响与伤害也不是我们所预期的.  苦难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苦难怎麼会发生,更重要的是苦难怎麼可能会发生在我,发生在我所爱的人身上呢?

 

在世界上各种苦难是不断发生的,但我们只是把那些当成不幸的事,而不是苦难,因为那些不是发生在我们身上. 我们很容易认为发生在我身上的才叫苦难,发生在别人身上的顶多只能叫做不幸. 听我这样讲好像有点自私,但是我们人无形中就有这样的观念. 请看以下的几个例子:

·       美国从3/19/2003进入伊拉克战争,到上星期二(8/11/2009)已经死了4,331个美国军人,你我会为他们难过吗? 这些年青军人的死是蛮不幸的,但对我们来说这些只是新闻报道的数字而已,可是如果你我有个儿子,女儿,兄弟,或丈夫是这4,331阵亡军人中的一位我们的感受会完全不同. 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我的丈夫,为什么,为什么..

 

·       从伊拉克战争开始到现在,伊拉克百姓死了上万,而且几乎每天都听到又是一颗自杀炸弹在市中心爆炸,又有五六十个伊拉克百姓炸死了. 电视上常常看到一群伊拉克百姓在爆炸的现场呼天喊地地哭,可是我们对这些景象已经是麻木了,有些人甚至感到无聊而立刻转台看别家的新闻节目. 你我能想象这些死者的家人的感受吗? 一个母亲痛哭她的儿子为她出去买一包盐,经过那里正巧碰到炸弹爆炸就一辈子不会再回来了. 对这位妈妈来说,这不是苦难是什么?

 

·       台湾南部前几天的八八水灾,不少的村落全村被扫除了,有些几乎是全村的人都死光了. 比如说[小林村]被活埋了至少491. 根据报道,这个村子是倚山靠溪,青山绿水,景致怡人,可以说是个世外桃源. 在洪水爆发之前,他们会想到有苦难要临到他们吗? 小林村在灭村的苦难之后,剩余的村人他们该如何面对未来的日子呢? 苦难的阴影(Trauma)会不会一辈子跟着他们呢?

 

·       我们认识一位很爱主的弟兄,他特意从公司退休,为了要去读神学院(自费),甚至拿了博士学位. 我们有好长的时间没有与他联络,前一阵子接到他的信,本来应该是很喜乐的事,可是看到他信上所写的却令我们难受. 原来从他毕业后(年纪一大把了,但却有迦勒的心志)开始事奉,他的家庭,家人,他的孩子就一直碰到各式各样的问题难处,最近他的妻子得了莫名其妙的病,查也查不出原因来.

 

我似乎在他信上读到像约伯在苦难与迷惘中的自言自语,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就差一点没有叫出来[神呀,这些苦难来的时候,祢跑到那里去了?] – I wonder why we went through so many disasters without any answer and we are still suffering. We attend monthly overnight prayer meeting and we pray together for our losses and family and I read Bible day by day. I hope we can come out some day and become normal Christians. 

 

·       离开美国前,我们与另一家人去探访若歌教会那位在停车场被撞而昏迷的姐妹,进到急诊室所看到的她与我们想象中是何等的不一样,她的大儿子才从伊拉克回来,小儿子还在读大学,碰到妈妈成了植物人,两个孩子完全失去了处理事情的能力,他们是如何看这苦难的? 这位姐妹出车祸前两天还与我们通信,那时我们人还在柏林. Dear Lynn, thank you so much! I miss you very much, hope all is well. Have been praying for you, Lie, your mother and sister. Hope they are doing well too. Take care, lots of hugs!  Love you.  Pauline Sent from my Verizon Wireless BlackBerry – Thursday, July 2, 2009 6:45 AM

 

最近看她出事前几天所写的那篇文章 – [即或不然],她记录了读但以理書第三章16-18節的感想. 她文章结尾的几句话令我感触很多[願神施恩典給我們,讓我們的信心增長,并且靠著主耶穌的幫助,使我們在走完可數算的日子之前,能夠做到像這三個猶大人那樣坦然無懼,無所動搖地說‘即或不然’耶和華仍然是我的神] 在写这句话的时候,她还不知道有大苦难要临到了,就好像我们也不知道明天会有什么事临到我们一样.

 

年纪稍微大的人都知道人世间的苦难是不可避免的,也知道我们迟早都可能碰到各种不同类型的苦难. 每个人对苦难都有不同的解释,都有不同的处理态度. 没有信仰的人对苦难的处理要比信徒要简单多了. 大多数没有信仰的人是属于[宿命论],既然我们不能解释苦难,不能胜过苦难,也不能避免苦难,我们只好逆来顺受了.

 

所以你看到他们在苦难时大哭一场,一段时间后,他们又重新起来继续走那还没走完的人生道路,当然这当中也有些人就因此被苦难给打垮,他们一辈子就无法再振作起来; 也有些人因着苦难使他们的生命力更强了(这毕竟是少数人),但对大多数人来说苦难就好像几年前的大手术在我们身上留下的刀疤,事情是过去了,但痕迹却一辈子在那里,而且刀疤周围的肌肉好像也受了影响,摸起来硬硬,很不舒服.

 

为了避开苦难,那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就会求他们神明的保护; 华人的出租车上常看到司机挂着各样的符咒与避邪的信物来保平安; 回教徒的家门上头挂着可兰经写的保护符咒让坏事进不了门; 基督徒也求神保守他们[不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 这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好像各显神通似的在比那个神明比较大,比较灵,那个比较有能力来保护他们的子民不遇见苦难.

 

照道理说,人世间的苦难因着这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因著他们神明的保佑而少掉了很多才对,但你会发现街上出租车出车祸的情形没减少; 各样宗教信徒的苦难也没减少; 甚至信了耶稣的人还是会遇见苦难与凶恶. 苦难好像是个大巨人,好像是夜晚的大黑暗,到了时间它就来了挡也挡不住,连各样神明都拿它没办法. 无怪乎连基督徒都有可能在苦难时怀疑神的能力是不是不够大来保护祂的儿女.

 

有信仰的人比较不接受宿命论,假如这个神明不灵我们可以再加上其他的神明,就好像买一个保险不够,我们可以再买其他的保险来确保我们的生命安全. 所以我见过人用从不同的庙宇求来的符咒香袋吊在一起来保平安,也有些宗教拜各种不同类型的神明,好像医生有各样的专科,不同的神明他们能力所能保护的范围也不同.

 

基督徒不会,也不敢在耶和华这位神之上再加上其他的神明,因为我们知道耶和华是万神之神,万王之王,没有其他的神比我们的神更大的了. 虽然知道神是大有能力的,但对基督徒来说,我们还是很难解释为什么会有苦难临到我们. 所以,当苦难临到时,

 

·       许多基督徒成了[属灵宿命论者]无可奈何地接受苦难的来到,因为这是神允许的,我们人是不可能违反神已经定的心意.

 

·       苦难也有可能是我们倒霉,恰巧被我们碰上. 谁知道搭的那架飞机会摔下来呢? 谁知道在森林公园走路时会碰到那刚逃狱的杀人犯呢? 谁知道会在不应该的时间,走过这地方,以至于那座跨海大桥断掉时他的车子恰好在这桥上呢?

 

·       或是认为苦难是撒但魔鬼的作为,所以我们需要知道如何[属灵的争战],需要每天进入[属灵备战状态]来防那[苦难大巨人]临到我们,潜意识里我们好像是向神说[假如,你没有办法保护我们,我们就得自求多福,必须架起保护网,不让撒但来搅乱我们].

 

·       当然有不少的信徒相信[因果关系律],既然苦难会临到我们,显然是我们有罪,是我们的破口给恶者留了地步来攻击我们. 可是那个人没有罪呢? 若不是在耶稣宝血的遮盖下,连使徒保罗,连教皇在神的眼中都是有罪的人.

 

·       我们的苦难也有可能是别人的罪而引起的,就好像八月八日在纽约哈德孙河上空一架观光直升机与小飞机的相撞造成九个人的死亡. 机上那些欧洲观光客很难想象这是别人的疏忽,是别人的罪造成他们的不幸,以至苦难临到他们.

 

你我知道上面写的这些面对苦难的态度与解释其实都是从负面的角度来看的,都可能使我们在苦难中如雪上加霜,苦上加苦. 用这些论点来安慰在苦难中的人使我们容易成为约伯的朋友那样,他们明明是好心来安慰,但对在苦难中的约伯来说却是越听他们说的话就越痛苦. 

 

几个月前当[猪流感]在墨西哥刚刚被发现时,媒体几乎把它宣传成本世纪最恐怖的瘟疫了,甚至有人还预测全世界有上亿的人会因[猪流感]而死去. 但几星期之后,当我们对[猪流感]的了解越多,我们就越清楚地知道它的确是危险,但不是像想象中那么的恐怖.

 

苦难也是很吓人的,苦难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有没有可能在苦难临到我们之前,我们能先有些这方面的了解以至于我们好像打了预防针似的,使我们比较有抵抗力来面对这不可避免的[大巨人]? 希望下篇有机会我们一起来探讨这问题.

 

在主里爱你们,一起在神国同工的伙伴

徐立, 伟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门训与培灵.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