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必要听到神的声音吗? – 9-5-2009

亲爱的代祷同工,         (有必要听到神的声音吗?)

 

有人问[信徒真有需要听到神的声音吗?] 万一听错了, 万一听到魔鬼的声音怎麼办呢? 他们就是因为怕这个[万一],所以认为教会不应该鼓励信徒去学习听神的声音. 这种讲法咋听之下很有道理,但我相信这是从恶者来的谎言. 魔鬼无所不用其极地用尽方法来阻止我们与神和好,牠真不希望见到我们与主有亲密的关系.

 

我们人在一天之中,有许多的声音出现在我们[耳朶]. 我们不止是听到周围的人对我们讲话的声音(一般的人以为这是我们唯一能接收到的声音), 其实我们也同时听到另外三个声音,只是我们分辨不出来而已.

 

有一次我鼓励弟兄姐妹学习听神的声音,有一位姐妹很小心地问我[神是用普通话与我们说话的吗?],她大概是怕万一神用别的语言,或讲话口音太重我们听不懂怎麼办. 这也是许多信徒的疑问,如果一个一辈子在山东乡下长大有极重家乡口音的人,神与他说话时会不会也有很重的山东腔呢?  其实这里所谓的[声音]不仅指耳朶所听了到的声音(audible sound),也指那些出现在我们心思意念里的感动.

 

每天在我们的心思意念中出现的另外三个[声音](1) 从我们的[老我]来的声音, (2)从魔鬼来的声音, (3)从神来的声音, 而其中以魔鬼来的声音是出现最多的. 现在你们可以了解为什么魔鬼不希望信徒知道如何來聽神的聲音了,牠更不希望教會教导信徒听神的声音,因为魔鬼希望能保有牠对我们的操纵,能继续在我们里面胡作非为.

 

我有一些朋友,他们在野外能根据听到的鸟声就能知道这是那种鸟,但对我们一般人来说鸟叫都是一样的,我们很难分了出来它们的不同. 这些人告诉我,能分别鸟的声音不是他們天生的本能. 到野外去观察鸟是他們培养出来的兴趣,他不仅是花了时间研究各种鸟类的性质,也花时间去学习听各类鸟的叫声,所以能根据鸟的叫声来区别不同的鸟. 同样道理,知道如何分辨各类出现在我们里面的声音不是人天生的本能,这是需要学习的.

 

我们老我的声音是属于被动性的,它就好像一个富裕家庭成长的败家子,好吃懒惰,喜欢张家长李家短,只顾自己,也好淫乐. 这个声音在我们里面让我们无法全力以赴地去行善,使我们像是脚上穿了千斤重的鞋子老是想拖累我们,使我们想跑快也很难,就如同使徒保罗在罗马书第七章所形容的[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

 

没有人喜欢与魔鬼打交道,我们更不希望听到魔鬼的声音,那真是太恐怖了. 可是很不幸的是,在一天之中魔鬼的声音是出现最频繁,也最有技巧的. 魔鬼不会让我们感觉到牠的存在,牠不仅常常扮演光明的天使告诉我们[黑的就是白],魔鬼也常常用调虎离山计,或声东击西地从掌控我们的心思意念来影响我们的行为.

 

我们认为既然是魔鬼的声音,那牠的声音一定是沙啞的,听起来蛮阴险,不怀好心眼的,所以我们一定很快能察觉到是魔鬼在搅局. 其实不然,魔鬼的声音是最难区分的. 魔鬼常常让我们感到牠非常属灵,所以我们以为是神在指引我们,比如,牠喜欢在属灵的事上,在属灵的原则上很有技巧地误导我们(造成新派神学,成功神学,财富神学的形成); 有时候牠会把意念放在我们心里让我们觉得自己比人属灵,比如,让我觉得生气中指责同工是应该的,因为我们要为神大发义怒,替天行道.

 

魔鬼最厉害的一招就是去改变我们周围环境的想法与社会的价值观,使我们好像冷天泡在一个正在慢慢加热锅子里的青蛙,使我们越来越习惯所处的环境, 而不知觉环境的改变,到一个地步我们失去了抵抗恶劣环境的力量,等到青蛙发现水温不对,想要往外跳的时候,它已经跳不动了. 这种讲法好像是危言耸听,如果你认为这真是危言聳聽,很可能你已经成了那锅子里的青蛙了.

 

举例来说,在我成长的时候,离婚是个不能被人接受的观念. 曾几何时,现在这已经是个[常态],不仅如此,目前同性恋也快要成为常态了,而且婚外情也成为不是羞耻的事,相反的,许多人认为有婚外情的人是高人一等的表徵,我们社会认为一个人(不一定是男人,也可能是个女人)如果没有婚外情就表示他的[媚力],[能力],[财力],[手腕]有问题.

 

两天前在北美的世界日报(9/3/2009)上看到一段新闻: 91日广州的中小学开学,媒体进到校园采访小学生,[南方都市报]报道,有一名一年级的小学生谈到自己的[理想],讲到他[长大后,要当个贪官]. 这段视频激起许多网友的热议,[南都网]关于这个议题的投票中,10%的网友认为小朋友这样说是[童言无忌]; 而有55%的网友认为这些话是[折射社会现实]. 是谁在这一切的背后兴风作浪让我们的社会价值观腐败到这个地步呢? 不信神的人很难想到背后是有魔鬼的作为,我们顶多把这些当做[童言无忌],[社会现实].

 

所以从魔鬼来的声音除了那些魔鬼放在我们心里面不好的念头,牠也利用从世界,利用从环境来的声音对我们讲话,这是我们人最难区分,最难防备的. 了解了如何区分从我们老我来的声音,以及从世界来的声音,剩下来的就是神的声音,所以我们会认为只要能把头两个声音给区分出来,我们就很容易听到神的声音了,这个推论听起来很有道理,其实在[技术]上是非常不容易的.

 

上星期天与一位刚从国内渡假回来的姐妹谈话,她回中国三个多星期,这是她出国12年后的第一次回国. 她早已在柏林完成学业,也结了婚,生了两个孩子,目前自己开店做生意. 她说前几天刚回到柏林时,德语几乎都忘了(她先生是德国人,所以她的德语是很好的),感觉上人里面好像有个语言开关. 刚从中国回来时她发现语言开关是关上的,所以接收不到任何德语,回来后需要几天后,那开关才从新被打开.

 

我完全同意她的说法,我也发现人里面真的有个[语言开关]. 我在柏林生活了三年,但头两年我是一句德语也听不到,不是没听到,而且[有听,没有到]. 我虽然在华人圈子里事奉,但多少还是需要接触本地环境,需要接触本地人,所以我是常听到徳语(毕竟是生活在德国),但因着这[语言开关]是关闭的,所听到的德语没有一句能进到我心里,所以等于是[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 这种现象一直到我上德语课之后,才渐渐有改善,我里面的[语言开关]才慢慢地转过来.

 

我们与神之间也是如此,大多数的人就好像我面对德语一样,对神的沟通的[开关]是关上的,我们听不到神的声音. 神喜欢与人说话,神巴不得我们常常找祂聊天,有一点像退休在家的父母亲巴不得他们的儿女常与他们打电话与他们聊天,所不同的是神不是无聊或退休的老人,[蛮忙],但在[百忙之中]祂却非常看重我们,以我们为祂的满足,只要我们找祂,我们一定可以得到祂所有的时间与完全的专注.

 

不仅神希望与我们交通,如上篇文章所说的,人也一直在寻找那呼唤他声音的来源. 人渴望与神讲话,也只有人与神接在一起时,我们才会得到真正的满足. 上篇文章也讲到人好像可以透过许多不同的管道来经历[],甚至认为自己是与[]连上线了,但最终我们会发现那些[似神]的东西都不能真正满足我们里面的呼求与需要,除非我们透过接受耶稣基督为我们的救主,在基督里我们才可以真正地与那创造我们的神连在一起(詩篇16:4所说的: 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或作:送禮物給別神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

 

所以,理论上每个因着耶稣而重生得救的人都可以听到神的声音才对,但在事奉的经验里,我们发现事实并不是如此. 还是有许多基督徒承认他们无法听到神的声音,甚至从来也没听过神的声音. 而那些能听到神声音的信徒,你发现他们的生命是比较活泼,也比较[彩色多样化]; 他们读圣经时的领受,也因着能听到神的声音,而好像是从看[黑白电视]进到看[彩色电视]那样的精彩.

 

为什么会这样的区别,这个原因我们应该很容易了解. 当我們與主有正常的關係时,我们就好像正在谈恋爱的男女一样. 正在谈恋爱的人他们体内的激素[荷尔蒙]会有很大的改变(这点当然没有任何医学的根据,只是我这赤脚医生平时的观察),恋爱中的人他们脸上会有光; 女的变得很温柔而男的变得很体贴; 他们讲起话来也[中气十足]; 幹起事来也很带劲; 对未来也很有斗志很有期盼; 俩个人老是黏在一起不论是来教会; 或吃饭都是在一起的.

 

假如两个人谈起恋爱,都会有那么大的改变,我们与那创造天地的神,与那万王之王谈起恋爱,我們会有可能不改变吗?  那些能听到神声音的信徒,他们必然能与神产生更亲密的关系,所以他们的改变,他们有个活泼的属灵生命应该不是很希奇的事. 问题是我们该如何倾听神的声音,也只有当我们能听到神的声音,我们才可能与神产生[有来,有往]的交通,因为信徒是可以直接与神讲话,但许多人的难处是我们无法听到神的声音,以至于我们与神的交通都是[单方向].

 

听不到或听不懂神的声音是很痛苦的,就好像一位单身姐妹有一天碰到一个只能在小说中才可能找了到那么好,那么完美的德国男人. 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爱上了她,他不仅常含情默默地爱着这姐妹,这个男人也常常对她诉说他的爱,不幸的是这位姐妹却完全听不懂德语,你能够想象他们彼此的挫折感吗? 我们与神之间会不会也是如此呢? 神其实有千言万语想跟我们说,而我们却像个[呆头鹅]一样,一昧地对着祂傻笑因为我们没听到他的声音.

 

神好像是一个满腔热火的情人却碰到一个不领情的[呆头鹅],我们能想象到祂的无奈吗? 一般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不认为神会对我们那么痴情. 大多数的人以为神只是高高坐在宝座上接受你我的敬拜,祂不会主动来爱我们(祂太严肃了),更不可能主动来与我们说话的(祂太忙了),这也是造成我们的[语言开关]关闭的其中一个原因.

 

每个信徒都希望能听到神的声音,以至于我们可以进一步地与神能产生亲密关系.

·       撒母耳的母亲哈拿在耶和華面前的傾心吐意,你知道她不可能是在那里[自言自语],她与神有来有往地在交通;

·       旧约里许多的先知不仅能得到神的启示,他们也常在神面前如同人与人面对面地讲话,你知道那绝对不是幻觉;

·       新约中的耶稣的门徒因着有圣灵的长驻,而能与神直接沟通,使他们活的那么地生龙活虎,甚至在面对迫害与死亡时也是义无反顾的;

·       耶稣在约翰福音14:26也说过神的灵会主动与我们说话 – [但保惠師,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來的聖靈,他要將一切的事指教你們,並且要叫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話]。

凡此种种都告诉我们与神双向的交通不是不可能,也不是可有可无的,更不是一件[奢侈的事],仍是必要的.

 

我蛮清楚伟苓如何与我沟通的,我们之间很有默契,有时她用我听了懂的话与我交通,有时她用眼神,有时她用手势,有时她踢我的脚,但不论用那种方式我知道她在告诉我她心中的想要讲的事. 我们并不是一开始交往就那么有默契,这是花好长时间培养出来的.

 

你听过神的声音吗? 你知道祂如何与你说话吗? 你知道如何倾听神的声音嗎? 你有花时间,花心力来经营你与神之间(大概是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关系吗?

 

在主里爱你们,一起在神国同工的伙伴

徐立, 伟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门训与培灵.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