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祷告中听神的声音 – 10-5-2005

亲爱的代祷同工,       (从祷告中听神的声音)

在九月五日的柏林通信我们讲到听神声音的重要性,因为一般人会常听到四种声音,有从人来的声音,从自己的私欲来的声音,从魔鬼来的声音,也有从神来的声音。而且在那篇文章,我们也讲到这里所谓的声音,不仅是指我们耳朵能听到的声音,也包括进到我们心思意念的感动。

行为科学家认为我们人一天之内至少会有两万个意念进到我们心里。当然这当中大多数的意念是魔鬼透过世界的声音(比如,透过媒体,互连网)来影响我们的行为。既然我们会接收到那么多从这四个方面来的感动,如何区分这些感动当中那些是出于神的,其实是蛮重要的,否则活在这世代,我们真会像生活在鱼市场环境的人那样,久聞不知其臭,嗅觉完全麻痹了。

我们都承认也只有信神的人才可能听到神的声音,就好像也只有孩子能分了出自己妈妈的声音一样,我们需要先被圣灵重生才可能有机会听到神的声音。但是重生的人并不能保证就一定能听对了神的声音,要能正确地区分神的声音,理论上我们需要先能习惯神讲话的模式,所以一个平时没有养成好的读经灵修习惯的信徒跑来告诉我他常听到神的声音,我会蛮替他紧张的。

也只有透过圣经我们才可能了解神,以至于我们可以进一步地清楚神讲话的形式,祂的口气,甚至祂讲话的语调神情。神当然会与不喜欢灵修的人讲话,神甚至会向不信祂的人,或正在犯罪的人说话,比如,亞当犯罪后神还与他说话[耶和華  神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那裡?」]。 但那不是个常态,这也不是神希望与我们沟通的形式。

沟通的目的是为了要建立感情,沟通的目的是让双方更能彼此认识。神希望透过我们与祂的说话(也就是祷告),以及神对我们的说话使我们能更多地经历祂真实的一面。所以信徒的祷告应该是双向的,我们有时向神说话,我们也有机会从神接收祂想告诉我们的话才对。

 

来柏林三年多了,我发现这里的人很不喜欢家中使用电话留言机。他们也不喜欢留话在留言机上。有一回我实在忍不住地问一位有急事打电话找我们却没留言的弟兄,问他既然有急事,为什么不留话呢? 这位弟兄说他一向不喜欢对着机器自言自语,感觉上好像是个白痴。不幸的是,很多信徒在祷告时很习惯单方向地对神说话。在祷告时,我们只是把要讲的话一口气地讲完就[阿门]了,这与对着电话留言机讲话有什么不同呢?

我目前在学德语,我学的都只是在课堂上的知识,我现在懂了不少德语的文法。可惜的是,不仅我家里没有收音机可听,也没有电视机可以看着听,更不常有机会与德国人泡在一起[胡说八道]一番来磨牙齿练德语。所以不很奇怪的,我到现在德语还是不会讲,更听不懂。

 

想当年刚到美国留学时,我待的第一个地方是德州,我的室友是个年轻的德州佬。他这辈子还没离开过德州,不要说华语他不懂,连我这华人对他来说也蛮希奇的,所以我必须与他说英语。一段时间后,我的英语就被逼的会听会讲了。在柏林事奉,我所面对的人都是华人,我是不需要讲德语的,所以可以料到,我的德语大概要好几年才可能真的会听会讲。

我们与神之间的祷告应该是双方向的,祷告是最好学习听神声音的机会,也是最好的方法来避开恶者从心思意念来的搅擾。如果信徒习惯单方向地向神祷告,是否就像我学德语一样,没有实际与德国人面对面地讲话,以至于我完全不知道我的发音,我德语文法的用法对不对呢? 难怪很多人问为什么他们的祷告不灵,这是否是因为我们没有机会从祷告中学习听神的声音来操练我们对神的了解呢?

这里所说的祷告不是指我们向神求东西,或求好处的祷告,而是[与主同行式]的祷告。神希望我们花时间与祂在一起,不是有太多的基督徒可以有机会与英国女王或与美国总统在一起聊天,可是我们信徒却有资格在祷告中与[万王之王]在一起相聚。因着耶稣为我们所成就的,今天我们不仅是神的子民,我们也是祂的儿女,所以我们可以享受从与主同行祷告来的喜乐。在与神面对面讲话的过程中,我们不仅享受了祂的同在,神也必定会纪念我们心中百般的需要。

除了[与神同行式]的祷告,我们还需要操练[瞬间式 Flash]的祷告,也就是操练像闪光灯那样会突然闪烁的祷告。这是我们信徒比较忽略的一种属灵操练。我们之所以能进到神面前来与祂说话,那是因为我们有神儿女的地位,所以我们能与主同行。[瞬间式 Flash]祷告的根据是因为我们是这位神的军人,我们所面对的是战场,军人在战场碰到问题,遇到难处时,他们可以立刻向后方要求火力支援。[瞬间式]的祷告就是信徒向神的呼求,求神立刻参与在我们危急的情况里。

 

瞬间式的祷告方式是不受我们祷告姿势,或我们祷告步骤的限制,它是随兴而起的祷告,只要碰到需要信徒就可以立刻使用瞬间式的祷告来向神呼求。[瞬间式祷告]的名词可能是人发明的,但这种祷告方式可不是发明的,在整本圣经里我们处处发现神的百姓以瞬间式的祷告来向神呼求。比如,以下的四个例子:

·        歷代志下 13:13-15 耶羅波安卻在猶大人的後頭設伏兵。這樣,以色列人在猶大人的前頭,伏兵在猶大人的後頭。猶大人回頭觀看,見前後都有敵兵,就呼求耶和華,祭司也吹號。於是猶大人吶喊;猶大人吶喊的時候,神就使耶羅波安和以色列眾人敗在亞比雅與猶大人面前。

 

在第十四节里,猶大人在战场上看到他们前后都被包围了,于是他们向神呼救。在这危难的时刻,这些猶大人大概没有太多的闲暇兴致来做[与主同行式]的祷告。我相信当时他们的呼求是瞬间式的,是即刻发生向神的祷告。在旧约里我们看见以色列人在战场常有许多类似的祷告向神做即兴的祷告来呼救。

 

·       尼希米記 2:4-5 王問我說:「你要求什麼?」於是我默禱天上的神。我對王說:「僕人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喜歡,求王差遣我往猶大,到我列祖墳墓所在的那城去,我好重新建造」。

 

尼希米是在王面前服侍的酒政,有一天他为着家乡的需要而愁苦被王发现,王当面问尼希米,王该如何来帮他时,我很喜欢圣经里这短短几个字[於是我默禱天上的神],这里的默祷绝对是指几秒钟的事(因为他是站在王的面前),那不是我们平时的那种[与主同行式]的祷告,而是瞬间的祷告,立刻向神求问

 

·       馬太福音 14:29-31 耶穌說:[你來吧。」彼得就從船上下去,在水面上走,要到耶穌那裡去;只因見風甚大,就害怕,將要沉下去,便喊著說:[主啊,救我!」 耶穌趕緊伸手拉住他,說:[你這小信的人哪,為什麼疑惑呢?」

 

我们都清楚这故事的背景 – [那時船在海中,因風不順,被浪搖撼]在这危难的时刻,门徒看到有人从海面走过来,就在大家都认为是[见鬼]的时候,彼得居然敢向那个声音要求,如果这真是主,他求主让他也能走海,走到耶稣身边。

 

这段彼得[走海历险记],刚开始还蛮顺利的,可是很快的彼得就发现他要沉下去了,就在最紧张的那刻,彼得做了瞬间的祷告[主啊,救我!]。我们可以相信彼得那一刹那应该没有合起双手,闭上眼睛,然后跪下去祷告,彼得当时所做的绝对是个立刻的呼求。

 

·       使徒行傳 7:58-60 把他推到城外,用石頭打他。作見證的人把衣裳放在一個少年人名叫掃羅的腳前。他們正用石頭打的時候,司提反呼籲主說:[求主耶穌接收我的靈魂!] 又跪下大聲喊著說:[主啊,不要將這罪歸於他們!」說了這話,就睡了。掃羅也喜悅他被害。

 

在最痛苦的情况下,在面对临死的时刻,司提反其实可以有许多苦毒恼恨,但是从这段经文我们可以看到,他做了两个瞬间式的祷告向神呼求.短短的祷告中,司提反不仅求神接纳他的灵魂,他也求神原谅这些人做在他身上的一切。


[与神同行式][瞬间式]的祷告很不一样,但这两种祷告方式都很重要,都需要操练,因为我们基督徒具有双重身份,信徒既是是神的子民; 我们也是神国的军人
。写到这里,回顾你的祷告生活,在一天当中,你有多少机会做[瞬间式祷告]的操练呢?

 

在日常生活中常有机会需要我们做[瞬间式]的祷告求神帮助我们,这其实是神的灵在呼唤我们,希望我们能立刻回应,但信徒不常察觉到这样的时机,所以会错过经历神的机会。下篇柏林通信会举一些你我日常生活中常碰到的例子,来看我们该如何使用[瞬间式]祷告引进神的大能,来经历神。

 

在主里爱你们,一起在神国同工的伙伴

徐立, 伟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门训与培灵.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