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留下什么呢? – 11-18-2009

亲爱的代祷同工,       (你能留下什么呢?)

宾西法尼亚州有许多早期瑞典,荷兰,德裔移民聚居区,所以在賓州可以看到ALDI超级市场. 昨天到那里主持一位单亲姐妹的追思礼拜,她从七月五日被车撞了之后,就一直没醒过来. 从八月初到医院去探望她之后,这次在殡仪馆冰凉的床上看到的她真是比那回所看到的要好多了,头发也长出来了,人也非常的平静.

 

我们是在一个小房间里举行追思礼拜的,虽然大家明明知道她在52个小时以前已经与主同在了,如今躺在房间担架床上的只是她的躯体,一群爱她的弟兄姐妹仍然来送她最后一程,为她穿上她喜爱的衣服,大家一起唱诗歌,见证她曾做在弟兄姐妹生命中的点滴,最后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点燃隔壁房间的焚化炉,大家抬起她的尸体放到一个长形的纸盒子,然后送入焚化炉. 賓州的法律是允许家人朋友抬亲人的尸体放入盒子预备焚烧的,但大多数州的法律只允许人抬棺材.

 

当工作人员打开焚化炉的门,我们近距离地看到那熊熊烈火在烧的时候,她所爱的那位姐妹哭着叫说[天呀,那就像尼布甲尼撒把但以理的朋友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丢进去的火窯]. 那纸盒子被推进火窯的那刻,我知道这一切都过去了,她在地上的劳苦,她的成就,她的病痛,她的无奈都随着烈火而销毁. 几天之后,她的两个儿子会接到仪馆邮寄来如同[足球]那么大小的包裹,里面是她的骨灰.

 

这虽然不是我第一次去殡仪馆,也不是我第一次主持丧礼,两年多前父亲去世时,他的丧礼也是我主持的,但昨天的丧礼却给我带来许多的回想与反思,人在世上到底能留下那些活过的痕迹呢? 难道我们人真的就像许多人所说的[人活着的时候,活的好像永远不会死似的; 死了之后,又好像不曾活过似的]?

 

你我能在世上留下什么呢? 躺在那纸盒子里的可能是个很有名的政治人物; 也可能是个有名的科学家; 可能是那位在印度很有名的修女; 也可能是那位既漂亮又有名的王妃; 可能只是那位我好久没看到在柏林车站讨钱的乞丐; 但大多数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就好像这位莫名其妙地被撞昏迷以至于死的单亲姐妹. 不论人的背景或出身,火窯门关上那刹那,两个小时后,他们只剩下一滩灰了.

 

每个人活在世上都认为自己是尽了心力地活. 以我来说,我努力地预备每星期主日的讲章与主日学,平均一年讲35-40篇信息是需要花很多时间来预备的; 我努力地牧养有需要的弟兄姐妹,柏林有需要和痛苦的人太多了; 我努力透过各种管道与各样的方式来做门徒训练,希望能在各样事工上带出新的同工来; 我努力地建立事奉团队,没有好的同工团队怎麼会有合一同心的事奉呢?

 

听起来我是很努力也蛮辛苦的,不过不论你是个全职的母亲; 或是正在为你事业奋斗的人; 或是像我一样是个全时间服事的人; 或是在餐馆打工,在德国人家庭做清洁卫生的人; 甚至你可能是某个行业每个人都在注目新上来的[明星](Raising Star)或在工作环境里被人认为是个打不倒的[铁人],我相信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写出比我更[亮丽][工作报告]. 但昨天躺在那纸盒子里的很可能是你我,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躺在冰冷的纸盒里被人推进火窯.

 

我的意思不是说传道人不需要尽心预备信息,事实上每篇信息我需要绞尽脑汁花上将近三十个小时来预备; 也不是指传道人可以不尽心地牧养神所给他们的群羊,事实上牧养对我而言是非常费工,费解,费劲,费神,费事,费时,又费心的,特别是看到羊的痛苦与需要时,你那有可能[硬下心来]不陪他们走一段路呢? 我更不是强调传道人不要尽心地做门徒训练,建立事奉团队,事实上神的教会两千年来就是按着耶稣当年带出来的第一批门徒,从他们带出第二批门徒,一直到今天的你我,我们豈不应该继续地门徒训练新的弟兄姐妹吗?

 

其实预备信息,牧养群羊,做门徒训练,建立事奉团队都非常重要,这些是任何一个传道人,是任何一个牧者本分内该做的工作,但不可否认的,当火窯的门一关上,两个小时之后你我还是成了一滩灰,不是吗? 或许在关上门的那刹那,我们还想从盒子里坐起来告诉人我们讲了多少篇道,做了几次的探访,为了门徒训练写了多少篇博客文章教了多少门徒训练的课,可惜的是,来送你的人急着赶回去继续他们所忙碌的,这些人听不见火窯中的呼喊.

 

旁边的人对你的思念只是暂时,思念了几星期几个月或一年后,他们还是需要为自己的未来,还需要为他们的人生来劳苦愁烦,而对他们而言,你我就像在大海中刚开过去的船会留下几分钟的,但很快就看不见了,也像圣经所说的[你們的生命是什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

 

我们能在世上留下什么呢? 是这些事工的本身重要,还是这些事工背后的人重要呢? 事工的本身是无法造就人的,但如果我们把心放在人生命的培养时,事工就能使他们的生命改变了. 或许人很快地会忘记你的存在,但所投资在他们生命中的建造将继续地传下去. 也只有生命能造就另一个生命,也只有新的生命能使一切延续下去,新的生命中有你生命的影子,而这一切力量起于当初耶稣在十架上所摆上的生命.

 

这是对我自己所做的有一些反思,听起来可能是蛮悲观的,但给我一个机会能停下来思考那些是更重要的,希望你也能在你所做的事上有机会自我反思,就好像这位姐妹在被撞前几天把她生命的反思寄给我们时所说的 – [主耶穌被賣的那夜,祂也曾切切懇求天父把面前的苦杯拿走,但是祂馬上又說不要照我的意,乃要照袮的旨意成行。這是何等的順服! 當然,不是每一個情況都是生與死的選擇,但無疑的,神的路是一條難走的小路。在這條成聖的路上,有多少人能夠做到像這三個猶大人那樣坦然無懼,無所動搖地說‘即或不然’耶和華仍然是我的神?求神憐憫我們,讓我們不會遇到這樣的功課。願神施恩典給我們,讓我們的信心增長,并且靠著主耶穌的幫助,使我們在走完可數算的日子之前,能夠做到像這三個猶大人那樣坦然無懼,無所動搖地說‘即或不然’耶和華仍然是我的神]

 

在主里爱你们,一起在神国同工的伙伴

徐立, 伟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门训与培灵.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