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神迹或是运气? – 11-19-2009

亲爱的代祷同工,           (是神或是运气?)

 

终于医生打电话来了. 他很冷静地告诉我从第二次前列腺切片检查中找不出癌症的迹象,连八月十一日第一次切片时所发现可能有癌症的那块地方迹象也不见了. 有弟兄姐妹打电话来问不知道[切片检查]是什么,这是一种很精密的小手术过程,医生把非常精密的医学摄影机与手术刀放入我的身体,然后医生在荧光屏上找到有问题的器官所在之后,从器官的各个位置切下组织细胞拿出来化验.

 

上星期四第二次切片时医生多切了好几刀,特别是在那块八月初测出来有癌症迹象的地方更是多切了两块[]来检查,但结果居然是一切都正常,所以医生允许我去柏林了!! 不过医生交代,我需要每三个月回来看他,继续追踪我前列腺的状况.

 

11/14日柏林通信所写的,今年八月初在每三个月一次的例行身体检查时,家庭医生发现我前列腺指数比前一次要偏高(正常应该在04之间,但我突然到了4.75),所以他要我去见专科医生. 我父亲生前得了前列腺癌,我得到这种癌的机会是一般人的4,5(家族因素),所以医生很担心我的情形,他为我做第一次的切片检查,化验结果还没出来我就去了柏林. 几天后,医生告诉伟苓我的12个切片点,11个看起来是正常,但其中一个有癌症的可能性,所以他要我十一月回来之后,到大医院去再做更详细的验血,测前列腺指数.

 

所以这次一回来就去验血,没想到我的指数在三个月内突然增加了许多从4.75升到7.05,这不是个好的信号,所以医生又给我做了前列腺DNA试验,几天之后,我在加州时,DNA检查的结果居然是不好的消息,呈现阳性的反应,也就是确定我有百分之七十五的可能是得了前列腺癌.

 

不奇怪的,我回柏林的行程被医生给否决了,而且他要我从加州回来后立刻再做第二次的切片检查(上星期四),这时我们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想到一位去年九月刚动过前列腺大手术的弟兄,于是我打电话请教他的经验,他说我的指数,切片以及DNA检查的结果而且他没有家族因素,明顯地我比较嚴重他就建议我立刻动手术以免夜长梦多,而且建议我有可能的话,找那位在纽约市为他开刀的世界级大医生.

 

动完切片手术那天晚上,有位很关心我们的弟兄以为我星期天(11/15)要回柏林,所以特意送饺子来,因为华人的习惯是[上路饺子,下路面],离开前应该吃了饺子再走. 开了门我告诉他,刚动了切片手术因为可能有前列腺癌,他听了一愣,接着就立刻离开了. 事后,这位弟兄告诉伟苓他从我家哭着上了车又一路开着车哭回去,到了星期六早上他们小组的祷告会时,他还红了眼睛告诉另一个我们多年的同工.

 

接着我们把情况告诉母会,告诉柏林教会,以及透过11/14日的柏林通信告诉了其他的弟兄姐妹,请他们为我祷告. 过去这两星期,有太多人在柏林,在若歌教会,在其他教会, 在中国,以及在各地为我流泪禱告向神呼求. 如今一切又回复到正常,到底这是神所行的神迹或是我的运气好逃过了[鬼门关]? 其实这也是许多身处这种环境的人常会有的疑问.

 

当人的病情看起来没好转时,我们会责怪神不听祷告,怀疑神的爱,甚至极端的人还会怀疑神的存在,这时候的病人比较不会去责怪医生,因为他希望继续得到医生的帮助. 可是当病情好转或他们的病突然完全好了,(病人自己,或周围的人)就会怀疑是否有可能一开始就是医生的误诊呢? 奇怪的是,这时候我们比较不会想到神是否曾参与在医治的过程中. 美国的医生是很小心谨慎的,他们极怕发生任何误诊的可能性,或因着判断的失误造成病人身体上的痛苦,或情绪上的折磨而被人告上法庭,所以他们会要求病人做各种试验,从许多的试验结果来决定每一步骤.

 

神迹或是运气? 我很清楚这问题的答案,如果不是神的参与,我简直不能解释这一连串检查的结果. 11/14的柏林通信一送出去,不到十分钟我们就接到不断的电话与电邮; 甚至从加拿大,从中国,从北京,从北美,更不要说从柏林来的电话. 那一刹那起,我们知道神兴起许多人在为我们祷告,为我们守望,而且伟苓与我在整个过程中有出人意外的平安来印证神的同在.

 

我不是个很勇敢的人,既怕痛又怕死,更怕看到医院或医生(本来就有高血压的问题看到医生或护士我的血压又会莫名其妙地高了许多,有人安慰我说这是大多数男人都有的现象,所以弟兄们必须要彼此扶持,才能自强),我太清楚自己了,如果这次没有神在这过程中的参与,我一定会整天胡思乱想,每晚做恶梦无法睡好觉的.

 

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还是行過了死蔭的幽谷; 神行的神迹还是我的运气造成这好的检查结果? 医生的误诊还是弟兄姐妹的代祷与眼泪造成这好的检查结果? 其实这些问题对你们都不是那么重要因为你们不是当事人,我是面对医生的审判接受[厄秏]的那位,我也是接到[好消息]的那位,就好像[瞎子吃汤圆]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心中有數;肚裏有數; 我知道是谁在背后掌控这一切,祂也保守了我的生命.

 

我也知道还是会有人很好心地来安慰我说,任何医学,医生,医院都可能有误判,误诊的时候,我的运气还不错这回医生是看错了,我会很平静地告诉他们 – [谢谢你的安慰与解释]. 其实这些解释都没多大的意义,因为我见过许多在面对病情未卜或生死挣扎的人,他们希望得到{运气}能渡过难关却没有得着的痛苦与害怕,这时候也只有当事人知道把生命交托给那虚无缥缈的{运气}是多么地不可靠与无奈的.

 

写到这里,我要感谢我的神,以及许多爱我们陪我们走在人生道路事奉过程,甚至走进了死蔭幽谷仍然不离弃我们的弟兄姐妹,是你们使我经历了神. 看回去我在[震惊和错愕]情况下11/14写给大家信上的最后一段话[我们知道所信的是谁,也知道祂是可靠的,这不仅是信心的宣告,更是可以真实经历的事实. 趁天还亮时让我们多经历神,学习与祂同行这是最重要的],我会是第一个回应这段话的人阿们!!!

 

有太多电话与电邮来鼓励我们,这里只能附上少数一些来见证神与弟兄姐妹的爱.

 

在主里爱你们,一起在神国同工的伙伴

徐立, 伟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亲爱的传道和师母:

 

你们好!每次我们都很急迫和渴望地读你的信,每次都觉得有鼓励和长进,但是,当我们读到你的这封信时,我们有太多的震惊和错愕,我们还是非常不愿意地看到你们的身体受到如此地折磨和痛苦,多么希望我们读到的这封信是一场梦。想到在疾病痛苦中挣扎的你们,心中总是非常悲伤,因为我经历过这样的死荫幽谷,经历过这样的恐惧,经历过这样的虚弱,甚至经历过灰心。我们这时候也回想起许多的问题,但无论如何,就好像那首诗歌一样:我不知明天的道路,但我知前面如何,但我知谁牵我手。我和向阳都切切为你们来祷告,求神的医治和安慰,求神的怜悯和带领。我们真的很不愿意知道这样的结果,我们非常非常爱你们。当在这里写这封信的时候,我们的心是如此伤感,泪水早已湿了我们的脸,我们的手,你们就象我们的父母一样带领我们走生命的道路,走神为我们预备的道路,你们是我们生命的导师,是我们永远的榜样和力量。我们爱你们!

 

再次祈求神的医治和安慰。

 

爱你们的

文星、向阳

 

===

传道:你还好吗?
实在是好感恩,昨天在为你代祷时,不但有弟兄姐妹流泪,而且下来有很多反映。有问详情的、有介绍医生的、有建议用中药的。。。

包括范老师也推荐了一个美国名医;宜恒的妈妈也说到一个中医(好像就是鸿珍以前说过的那位),她也常常提到你布置的作业,说她有好好在做,请你保重身体!这句话也代表了弟兄姐妹的心声,请你保重身体!!

昨天常青也来了,说鸿珍的情况不错,这对你们来说是更大的安慰。

我们期待着你那儿的好消息!
冬莲

 

====

親愛的主内大哥&大姐平安:

  每次看到你們的代禱信,我們都穫益良多,你們無條件的付出你們的時間,金錢,愛心等去關懷神所愛的人,,不去吝嗇你們的一切,不看重名利,全然無私的的奉獻,是很好很有意義的身教,並非人人能做到&願意去做,每當知道你們的身體狀況是我們最擔憂的, 知道大哥的情況,我和Peter很想去看你們,很想打電話,但又不忍心影響你們的休息,時間真的好寶貴,我們心情好矛盾,既掛念又擔心,不知如何是好,能做的就是祈禱,結果出來,如果你們方便,不影響你們休息,請打電話給我們 神祝福你們!

                                    掛念你們的 Peter & Manda

 

====

亲爱的徐传道,
抱歉那么晚才回传道这封信。本来是因为传道问道我和爱真的事情,所以想晚一点才回。谁知道后来又突然知道你患病的消息。我们的心情非常的难受,虽然最后结果还未知晓,但是也知道传道在这过程中身体肯定受了不少的苦,我们每每想起,就感到痛在我们身上一样。

我是从的博客上得知这个消息。本来还在琢磨如何慰问传道和师母,却先被传道写的博客安慰了。我发觉其实在文字上传道有比我多出不知多少倍的恩赐。我想很多弟兄姊妹都从传道的博客中得造就和安慰。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多多地为传道和师母祷告。也盼望能早日见到传道和师母!

平安,海星

 

====

Dear Lie and Lynn ,

So many people’s lives were changed/touched/strengthen because of your hard labor and obedience but it’s the season for you to rest and renew especially during this difficult time.  I just want to tell you that soooo… many brothers and sisters are walking with you….  A sister, intercessor, prayed in tongue fervently a week ago because Holy Spirit is putting you as the burden on her then I gave her your updates… Take care! 

 

In Him,  ShianChen and Sue

====

亲爱的师母及徐立传道

你们好!好长时间没给你们写信了,其实心里常常挂念着你们,每次心想,你们两个人好不容易清静一会,怕打搅你们,从这个主日得知传道身体的状况,虽然医生结果还没出来,但是我们教会的兄弟姐妹都非常牵挂和担心.当冬莲说出传道的身体状况时,听到教会上下都是哭泣的声音,当唱祝福歌时,我看到人人都哭红了眼睛.

 

我们都会为你们在天父面前祈求,祷告!

我们爱你们!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感恩与见证.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是神迹或是运气? – 11-19-2009

  1. Unknown says:

    哈利路亚!文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