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理性世界是存在的 – 11-22-2009

亲爱的代祷同工,           (非理性世界是存在的)

 

我不是学文学,更不是个有文艺细胞的人,所以读圣经碰到诗词类的文章或经文就很难看懂作者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更不懂得去欣赏作者那美妙的文笔与多样化的形容词了. 所以每次读到耶利米哀歌,或约伯記都感到作者是在对牛弹琴,我不懂为什么一件痛苦与迷惘的事,作者不能用白话文讲出来而喜欢以诗词来表达呢? 听我所说的就像一个不懂音乐的人,听了马友友的大提琴演奏后,大发蕨词怪马友友为什么要拉的那么痛苦,抱个小一点的[大提琴]不是会轻松一点吗?.

 

神也怜悯像我这种没情调只能看故事的人,所以连像约伯记这种诗词类的经书都还有百分之五的故事在里面,特别是约伯记的头两章每个人都读了懂,故事情节也很有趣 – [有一天,神的眾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撒但也來在其中。耶和華問撒但說:「你從那裡來?」撒但回答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 读到这里你会感到与读我们华人的水浒传一样神奇精彩.

 

我们的理性很难理解上面这段情景,人很可能认为这段故事是[神话故事],或像[天方夜谭]那样的怪异. 我们难以想象约伯记所写的会是发生在非理性的世界中. 我们习惯活在眼所能看见的世界里,一切都得[眼见为凭],强调[理性思考],无法通过我们的眼见与理性的东西就很难被我们接受,很自然地约伯的故事就被人看成像水浒传那样的[神话故事].

 

很多与我们在一起久的人都知道伟苓做菜的手艺是一级棒,有一回她请了一群[老馋]来家吃饭(有弟兄,也有姐妹),这些人当然认为是荣幸所以慕名而来,请大家上座后,我们就开始放收集到满汉全席每道菜的[精制]相片. 刚开始放相片时大家都很兴奋,他们知道伟苓手艺不错但做梦也没想到伟苓会以满汉全席来招待他们.

 

看到第35道菜的相片时,有许多人已经饿的受不了了,开始问那时候上真正的菜,我们说还有七八十道菜,所以在百般不情愿下他们忍下来了. 等到这上百道菜都[]完了,满足了他们[眼目]之后,我们谢谢這些人今晚一起来[吃了]晚餐. 这下子把客人给搞[],在我们饭厅大叫[眼睛看,不等于肚子会饱呀].

 

假如我们都能承认人有灵魂体的存在,而且需要用不同的东西来满足不同层次的需要,要满足肚子的需要不能只靠看满汉全席的相片,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非理性世界的存在呢? 灵界的存在不是我们靠着理性能解释的. 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约伯记头两章所记载灵界发生的事是真实的,不仅过去发生过,今天仍然在发生呢?

 

就好像上篇文章所写的[是神迹或是运气?],越聪明的人,越处在已开发社会的人我们越容易认为我过去这三星期走过的是医生医院的误诊,是我的运气不错. 人比较容易把坏事归罪与神,而把好事用理性,用科学与医学来解释,因为我们是有学问的人,不能太迷信如山顶洞人,或如凡夫走卒小老百姓那样没知识.

 

在我从医生那里知道最后检查结果之前,有位北美的姐妹已经到处告诉人我不会有任何问题,神一定会医治我的,因为早在我的病况宣布前的一星期,另外有个姐妹得到神的启示要她为我情词迫切地代祷,所以她祷告到方言都出来了(请看11/19柏林通信最后一页所附这位姐妹的信),可是她们不知道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直到11/14看到[你车子的防震气袋灵吗?]那篇柏林通信.

 

这是我们事后知道的故事,听了这故事我该如何回答呢? 把这种不可思议的事以很客套的话[谢谢妳们常想到我们,为我们祷告]抖掉呢? 还是接受这事实知道我们每天所面对的灵界除了撒但的黑暗势力,神的国度也在这当中掌权,相信神的确能在我们当中做出这样奇妙的事.

 

在这过程我们也接到一位姐妹的信[亲爱的传道,师母,我只能感叹神的伟大,神其实也是借着此事,让你们看到,你们对我们是如此的重要,除了是属灵父母,更是我们最亲的人。上周日教会消息报告后,我们才得知你的情况,但是神在这之前,常常将你的脸浮现在我面前,我知道神要我为你们祷告,但是我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事祷告,在周日我才确定这是神的灵感动在我们身上,要我们迫切地为你们祷告,从周日回家以后,每天夜里2点到3点神都会让我醒来为你们祷告,有时会看到你的脸上挂满了忧伤。。。。就在前天,我对你就没有负担了,也忘记为你祷告了,因为神知道如何做事。对我也是一次经历神的同在的神迹,和他的大能,神也是借着一些特别的事把我们紧紧地拉在一起,一起来侍奉他。]

 

你们认为上面这些姐妹所讲的事是出于魔鬼,还是出于她们自己的胡思乱想,还是出于神呢? 这种愿意站在守望台上为我迫切祷告的爱心,除了从神那里来,靠人的血气是不可能的. 如果有人认为这也可能是出于撒但的驱使感动北美的这些弟兄姐妹为我祷告,那我也没话讲了,因为我不认为撒但会改变牠迷惑人的心志,牠只想高举自己而非来荣耀神.

 

在过去这三星期中,除了接到许多关心我病情的电话,也有许多其他的北美的弟兄姐妹除了在爱中安慰我们鼓励我们,也给我们一些他们从神那里领受关于我们的感动 (我现在比较能了解约伯当年从他那四位朋友得到安慰话语时的感触),

·       有些人认为这次的病是神给我的警告身體快出問題,我们需要休息了;

·       有些人认为这次的病是神给我的信号是时候了,我們需要換跑道回北美來服事知识份子;

·       更有人说这是神告诉我们要回北美为祂兴起大能的子民来因为北美已成为需要宣教的工场了;

·       还有些非母堂教会的弟兄姐妹,他们一直透过[柏林通信]为我们祷告,就直接告诉我们神要我们回北美牧会三年来这些人一直等着我们回来.

 

特别是有个历史蛮悠久由纯粹国内来的访问学者与上班族所组成的教会一直认为我们该回来把时间与生命投资在他们这群知识份子上,透过牧会来做门徒训练以至于这群拔尖的知识份子回中国之后不仅自己在信仰上可以站稳,也能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

 

面对这些弟兄姐妹的爱心与说法,我们能说[他们的感动不是出于神]? 这些弟兄姐妹所讲的这些问题与需要我们都看到. 北美属灵的光景的确是越来越糟糕是需要更多有心的人来投入,但这指的是我们吗? 我们又算是什么人呢? 在熟习的北美事奉环境面对知识份子与上班族,透过牧会来门徒训练他们的确是我们过去二十年一直做的,也是我们喜欢做的,但我们今天在柏林不也是在透过牧养来做门徒训练为神兴起大能的子民的吗?

 

弟兄姐妹讲的这些话是否真的要印证神在我们身上的带领呢? 这些蛮有[先知性]的讲论难道不是出于神吗? 其实重点不是这些先知性的讲论,而是当事人该如何听,应该如何来解释他们所听到的,毕竟告诉我们的這些话背后都是出于爱心. 处于这种情况下而需要决定如何走下一步的压力是我们每个人都可能会碰到的,碰到时该如何面对呢? 如何决定那些是出于神,那些是出于人的好意或魔鬼的搅扰呢?

 

不可否认的,非理性世界的影响是从多方面来的,除了神国度与撒但世界的存在,这当中也参杂了我们的血气与肉体,所以如何来解读所收到的信息是不容易的,听的人需要谨慎,因为当事人容易受到自己里面包袱的影响而使他不能正确地了解这些话,比如,

  • 如果我们对目前的事奉有苦毒有怨言,所听到的这些话豈不是印证了我们该离开现有的事奉岗位吗? [感谢主,祂借着你的话要拯救我脱离苦海了];

 

  • 如果我们对目前的事奉有企图与野心,听到这些话第一个念头会是[这是出于撒但的搅乱]因为恶者要打击我们正在为神成就的[神国大事业].

 

最终要清楚神的心意的是当事人自己,而非旁边的人. 面对这情形,我们的经验是如果这些弟兄姐妹所得到的感动真是出于神,神也必定会感动当事人; 而且这当中如果当事人有自己的私欲,他一定会对所听到的[信息]有很多不正常的[兴奋与期盼] (Anxiety),但如果是出于神的感动,当事人的心应该是[平静如水],在这种情形下用句俗话来说,应该是[神着急,我们不急]才对.

 

或许有一天神真的会要我们离开柏林,但至少不是现在. 感谢神让我们目前有机会与柏林那里的弟兄姐妹在痛苦与欢乐中一起成长成熟,一起经历神事奉神因為神说[在這城裡我有許多的百姓](使徒行傳18:10),神要為祂自己興起許多大能的子民.

 

进入了这星期表示感恩节又到了,今年是否有许多事值得你我来感恩的? 即使看起来没有的话,我们也应该为了能够成为神的儿女来感恩,不是吗? 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是否是个容易感恩的人能凡事谢恩,而非选择只在感恩季节来感恩.

 

在主里爱你们,一起在神国同工的伙伴

徐立, 伟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灵异世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