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杂感 – 人生路上有你们在旁边真好 – 11-28-2009

亲爱的代祷同工,    (机场杂感人生路上有你们在旁边真好)

 

每次要回北美前,伟苓一定问我[你是不是很不想回去?],而每次要回柏林前,她又把问题反过来问[你是不是急着想回去?] 北美,欧洲,亚洲,那里是我真正的家呢? 几年跑下来,我越来越能体会希伯來書作者以及使徒彼得所说的 – [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希伯來書 11:13); [親愛的弟兄啊,你們是客旅,是寄居的](彼得前書 2:11).

 

这次回柏林碰到感恩节无法买到直飞柏林的班机,所以必须在法兰克福机场等好几个小时. 不巧的是,昨晚离开纽华克机场前,飞机出了问题,所以晚了一个多小时才起飞. 坐在法兰克福机场等回柏林的班机,还有四个多小时的时间可以写柏林通信,所以找到了登机门,也找到了电源插座之后回想这次回北美几个礼拜中所发生的事,我心里充满了感恩,神是信实的,祂所呼召人去做的事,祂必定负全责.

 

[负全责]并不代表一切都会顺利,而是[神必在我们生命中,也在这过程中掌权]. 我们习惯从[只要信,就凡事顺利]来看信仰,但耶稣在圣经里明白地告诉信徒,我们在世上会有苦难,而且耶稣自己也经历了许多的苦难. 但是一般信徒包括我自己实在很难想象与耶稣的苦难有份是一种最高层次的敬拜.

 

由于我们华人的文化背景,加上人性的弱点,我们都希望所拜的菩萨或神明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我们平安,所以人认为[苦难][信仰]应该是永远不会碰在一起的两条线. 其实碰到苦难并不表示神没有能力保护我们,事实上昨天离开前有位在宣教机构事奉的夫妻从加州打电话来送我,他们一方面为了神在我身体上的医治感恩,同时他们说有另一位常去国内培训的宣教士姐妹,最近因着手臂酸痛去看医生,一检查之下居然发现是肺癌第四期,而且已经扩散了,即使在这种时候,神仍然在掌权.

 

在人生路上除了[神掌权],神也赐下了教会生活. 在肢体生活中我们可以得安慰,得鼓励. 每当夜深人静回顾过去的事奉时,我们心中的感触是蛮深的. 华人有句话说[人在,情在]; [人走,茶凉]. 我们离开母会在外面事奉快七年了,可是每次回到北美总是发现[茶还是奇热无比]因为有人把杯子放在滚烫的炉子上. 这对一个在外的宣教士来说是个很大的安慰.

 

[你饶了我,好吗?] – 伟苓从我回北美第二个星期就开始对我说这句话. 如果我们两人走在路上,你恰巧听到她讲这句话你还真以为我在[虐待]; 如果你是我们的会众不巧听到这句话你真会被绊倒,以为连传道人夫妻都会[]到这么不合的地步,难怪传道人会提醒会众[我们都是蒙恩的罪人].

 

其实我们没有吵架,也没有争执. 伟苓只是很受不了自从我从柏林回来,她的体重就直线上升. 我常听到她自言自语地说[又胖了6,7(3,4公斤)]; 所以她常对我抱怨[你饶了我,好吗?],特别是当弟兄姐妹又要找我们出去吃饭的时候,她总是想逃掉,因为怕每天出去吃饭,她的体重到回柏林时那里的弟兄姐妹都不认识她了.

 

每次回北美,这里的弟兄姐妹最好奇的问题是[伟苓不在时,你一个人在柏林吃什么?] 大多数的人对柏林实在不清楚,他们都以为我在柏林好像当年的[苏武]被放逐到北海去牧羊,没吃,没喝,冰天雪地每天只能对着那群羊傻笑诉苦; 所以每次算算时间知道我们快回北美了,他们就开始约时间找我们出去吃饭聚聚 – [Dear 徐立,偉苓,嘿嘿,你們每次回來,請你們的人都如過江之鯽,很難輪到我啦。 。  太好了你們能來,感覺好像中獎了那麼高興]

 

甚至有位弟兄,每次在我们快回去前就开始打电话来告诉我们最近那里又有家新开的日本餐馆,或是那里又开了一家[包肥]海鲜餐馆等我们回去一起去吃,希望把我们在[北海放羊]所沾的[霉气]以及[所受的苦]能补回来,所以伟苓(当然我也是)的体重就一路上升了.

 

,这些人真应该来柏林看看到底那里才是[北海]? 我很难向他们解释我们在柏林所过的生活要比[苏武]当年在北海要好一万倍,柏林的是弟兄姐妹深爱着我们,老是怕我们(特别是伟苓不在柏林时)没吃好被虐待了(我们华人是很强调吃的),所以我冰箱里弟兄姐妹做好的菜总是满满的,到个地步每星期我都需要请弟兄姐妹,特别是有需要的家庭,或是学生,单身的上班族来我家一起吃饭,陪他们谈属灵的事,感情的问题,甚至谈谈找工作的方向,也顺便帮我吃冰箱里的菜.

 

话已经讲的那么清楚,但北美的弟兄姐妹还是坚持每次回来都得找我们聚聚,当然吃饭一定得有个借口,他们明明知道我们在柏林吃了不错,所以[怕我们在工场受苦了,没吃饱]永远是他们常用的借口约我们出去大吃一顿,目的只是要关心我们,让我们知道虽然我们离开他们六,七年了,但他们始终是我们事奉上的伙伴在后方为我们守望. 可是也因着这样一个接一个的吃,难怪伟苓会担心她的体重增加了.

 

知道我星期五就要回柏林,前一天有位姐妹从北京,也有位离开柏林两年多的弟兄从加拿大打电话来送行. 昨天是感恩节的第二天许多公司不上班,有一对夫妻坚持送我上飞机,他们怕伟苓一个人从机场开车回来会危险,其实这也是他们爱心的借口因为他们根本就知道过去十几年伟苓常常送我上飞机,接我回来的.

 

许多人问我这位神看不到,摸不到,我们如何能一路信下去? 会不会越信越怀疑是否被[洗脑]?  坦白说信神二十几年了,也读了三年的神学,我还是很难用理性来证明这位神是存在的. 我只能用比喻告诉人,就好像我很难向人证明我刚刚去过佛罗里达度假,但从我身上晒的红红的皮肤应该可以看出来我不会骗你,同样道理,最容易证明神的存在是向人证明祂活在你我的生命里,更活在你的肢体生活中.

 

很快就要上机回柏林了,内心充满了兴奋更充满了感恩,因着神的存在,我知道离开北美的肢体生活后,我可以立刻接上柏林的肢体生活. 谢谢你们对我与伟苓的爱心与接纳,陪伴我们走过许多的高峰,与低谷. 在人生路上,有你们在旁边真好.

 

在主里爱你们,一起在神国同工的伙伴

徐立, 伟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感恩与见证.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