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的狼堡传道人 – 12-2-2009

亲爱的代祷同工,           (无名的狼堡传道人)

 

星期六到了柏林的家已经是天黑了(其实那时才下午四点多,因为柏林的纬度蛮高的所以这里的冬天,太阳出来的晚,要到早上九点多才看到阳光,但也结束的相当早,下午四点多已经天黑了),把行李打开整理完后,有两位弟兄分别来看我,与他们谈完后就早早休息了,因为第二天还要讲道,希望能早一点起来继续把信息预备好.

 

主日后接着就处理许多累积的事工,除了紧急需要处理的牧养事工; 圣诞节之前主日的话剧演出要与我讲的信息能串起来所以我需要与剧组的弟兄姐妹一起讨论细节; 也包括讨论圣诞夜特别节目整个流程的安排,以及如何把全教会从小小孩,小孩,青少年的节目,以及成人诗班的演出,与圣诞夜的信息连接在一起.

 

在忙中抽了空挡,昨天去了离柏林250公里的小城市探访柏林教会的一家人,他们为了神的事工甘心情愿地在五个月前,从他们住了近二十年的柏林搬到一个相对来说是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小地方,去传福音给从中国出来培训的经理人员,工程师与技术员,这些人被送出来有三个月的,有的是半年以上. 在那小城市里,他们从异乡,异文化以及语言,培训上的压力,也只有基督的福音能带给他们真正的满足.

 

这家人搬去的那城市叫[狼堡Wolfsburg],那里就像美国的底特律一样是德国汽车工业的重要城市,所以狼堡也叫汽车城(Autostatt). 不同的是,底特律里面有不少大的汽车公司,但是在狼堡只有大众汽车(VW – Volkswagen)一家汽车公司. 这个城市在六十年多前还是一片荒地,如今因着VW而形成了城市,所以离开了VW,在狼堡你是不太可能换到另外一家汽车公司上班的.

 

想到去宣教工场,一般人可能会想到当年美国西部开荒的情形; 不很奇怪的,一般人也会把宣教士想象成那些敢去西部开荒淘金的勇士,或到非洲蛮荒之地探险的冒险家. 所以大多数的信徒想到参加两三星期的短宣活动就感到很刺激,而那些准备去[长宣]的人心情上就好像[壮士一去不复返]那么的凄凉. 宣教与宣教士所面对的真是如此吗? 这是我们的幻想吗? 还是我们对宣教观念的错误呢?

 

很多北美,以及东南亚的教会都听过在缅甸泰北,毒品金三角一带传福音华人宣教士的英勇故事,他们不仅需要自己盖房屋,自己装太阳能发电,自己会修车子,山上缺粮时还得要吃些奇奇怪怪的[山珍野味],甚至受伤了还要知道如何处理,更难令人想象的这些宣教士还需要面对那里少数民族之间的战争,有些人还常常听到枪声,炮声,走路时还需要格外小心不能踩到地雷.

 

其实这些故事都是真实的,但是就好像新闻报道容易突显某些特殊事件,而使整个局面被扭曲.  缅甸泰北宣教士故事是真的因为我们去探望他们过好几次,但这不是完整的宣教故事,有更多的宣教士他们的故事是很平淡的,他们甚至在埋下了他们的时间与生命之后还是无法让人看到[果效],也讲不出任何精彩的故事来,但在神的眼中,他们是宣教士,是一群愿意顺服神放在他们心中的感动而踏出去,把福音传给人的人.

 

能在教会的宣教历史上留下影响的是那些被人记载下来的宣教士,以及他们所做的事迹. 但那些默默无闻,名不见经传的宣教士是[沉默的一群],他们却是能真正影响人的生命,震动地狱之门,不是因为他们做了多少事迹被记录下来,而是因着他们的顺服,与牺牲,是因为这些人愿意道成肉身地活在神所托付他们的族群中.

 

人活在[精彩,刺激,多样化]的事奉或宣教环境中比较能引起自己更多的斗志与继续往前走的动力(Motivation). 常年待在一个呆板,好像开展不了(Stagnant)的宣教事奉工场会产生圣经中的先知所碰到的挫折感[他雖然在他們面前行了許多神蹟,他們還是不信他。這是要應驗先知以賽亞的話說:主啊,我們所傳的有誰信呢?主的膀臂向誰顯露呢?] 碰到这种情形而还能忠心到底是不容易的,这种心志与坚韧在神眼中是极其可贵的.

 

柏林教会的这家人在这里可以算是[老柏林],他们夫妻都在教会中一路有相当多的事奉,也很有果效. 所以当他们在今年五六月决定要离开柏林到他们上班的狼堡Wolfsburg[福音移民]的时候,许多爱他们的弟兄姐妹劝他们要好好祷告不要离开柏林,因为目前这世界性的经济不景气影响了许多的行业,特别是汽车工业所受到的影响更大.

 

没想到这家人很坚定地告诉弟兄姐妹,神摆在他们心中的负担与感动已经好久了,如果他们真的被大众汽车VW – Volkswagen给裁员的话,在柏林或住在狼堡豈不是都得要找工作吗? 这对弟兄姐妹有两个孩子,所以离开一个全家都已经习惯的柏林到从来没住过的地方是很不容易的(特别是孩子都已经在教会有他们自己的朋友圈了),但是他们还是愿意顺服神的呼召与带领而离开了柏林.

 

听到他们所说的,我心中是极其感动的. 他们与弟兄姐妹之间的对话就好像现代版的使徒行传,像当年一群爱使徒保罗的弟兄姐妹,当他们听到神给保罗感动要去耶路撒冷时,他们也是非常舍不得,因为知道保罗这趟去耶路撒冷可能会受不少的苦. 他们与保罗之间的对话与这对弟兄姐妹所听到的是一样的.

 

使徒行傳 21:11-15 [到了我們這裡,就拿保羅的腰帶捆上自己的手腳,說:「聖靈說:猶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綁這腰帶的主人,把他交在外邦人手裡。」 我們和那本地的人聽見這話,都苦勸保羅不要上耶路撒冷去。 保羅說:「你們為什麼這樣痛哭,使我心碎呢?我為主耶穌的名,不但被人捆綁,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願意的。」 保羅既不聽勸,我們便住了口,只說:「願主的旨意成就,」便了。 過了幾日,我們收拾行李上耶路撒冷去]

 

也像保罗进耶路撒冷之后碰到了难关,这家人在搬到狼堡四个月之后(在我们回北美的那段时间),他们也被公司裁掉了. 所以我昨天去看他们时心情是蛮沉重的,我怕他们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我担心他们无法适应那里[枯燥乏味]的生活; 我怕他们生活上有压力有困难; 我担心他们的信心会动摇; 我怕他们考虑是否该回柏林而不好意思开口; 我担心他们两个孩子因着离开了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而无法在狼堡适应. 就这样带着许多的[我怕],[我担心]的心情我去探访他们.

 

感谢神,在见到面时圣灵再一次地光照我让我看到那个不变的属灵原则 – [出于神所安排的,神必负责到底]. 失业的试炼与开荒的难处不但没有打倒他们,这家人夫妻之间的配搭只可能比从前更好; 两个孩子比半年前又长大了很多也非常的乖巧; 十岁出头的老大一个星期有一天需要一个人达公车到五十公里外去学钢琴; 小小的妹妹也越来越大方可爱.

 

这家人目前也开始了星期五的查经班. 今天早上九点他们会与当地一个德国弟兄会的牧师谈,看是否能长期借用弟兄会的教堂来聚会. 不论是开始星期五的查经,或是主日的敬拜,他们在没有任何经济支援的情况下踏出了宣教的脚步. 这个故事不是那么的轰轰烈烈,也没有[西部牛仔开荒史]那么的精彩,但这的确是过去两千年来,上千上万的宣教士他们故事的写照,也是他们的心路历程. 在平凡中这群人活出不平凡的生命,只是为了要顺服神起初给他们的托付.

 

愿神把对他们的感动与负担放在你们心中,不论是在祷告中托住他们,托住他们在狼堡的福音事工; 或是在圣诞与新年季节打个电话问候他们(011-49-30-6920-6508)或寄张卡片或寄个温心的包裹给他们; 或在金钱上帮助他们开展事工; 或来狼堡短宣与他们配搭事奉. 神会祝福你们所做的,就好像神透过我昨天去看他们被激励一样.

 

在主里爱你们,一起在神国同工的伙伴

徐立, 伟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宣角杂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