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雪地走路 – 1-9-2010

亲爱的代祷同工,            (雪地走路)

 

我从小在亚热带长大,没见过下雪,即使是冬天也没有那么冷。在美国待了三十几年住过不少地方,从相当热的德州,在1978年冬天搬到北方的威斯康辛州,到了那里我可是开了眼界,当地的雪从十一月下来后就一直到第二年三月底才化掉; 三年后又搬到四季分明的纽泽西州,待几年后为了事业又搬到风光明媚的佛罗里达州,说那里是[风光明媚]还不是夸张的,我们才搬到的第二天家具都还没运到就有纽泽西的朋友打电话来说他们一家四口立刻就飞过来看我们,是來看我们吗? 还是来这举世闻名迪士尼的大本营来玩呢? 天知道。

 

在佛罗里达州住了一年后,为了要接一个非常大的通信网路项目,我们又搬回了纽泽西州,从此就在那里住了二十几年。纽泽西州的确是四季分明,所以这州号称是[花园州Garden State]。那州住的条件的确是好,但也需要付上不少的代价,夏天光是割院子的草,开了割草机我都得要花好几个小时,不像在德州气温热到出外不流汗,前后院的草地是永远不会长的;纽泽西冬天时常会下大雪,用家里那台马力超强的喷雪机除雪还需要花四到五个小时。 所以来到柏林我可是相当的开心夏天不用割草,冬天不用剷雪。

 

刚来时,有人警告我柏林的纬度很高有点像中国的漠河,黑龙江,我心想这有什么了不起,我连西伯利亚都去过两次,一次是冬天,一次是夏天;所以有这些在各种环境居住过的经验,柏林的气候对我来说真是小意思。头三个冬天在柏林,我还真喜欢,虽然有点冷但可以忍受,也不用剷雪(有两次从柏林回美国,一次是一下飞机就剷了三小时的雪;另一次是一下飞机就坐上了割草机,当时我还猛捏自己的脸生怕是在作恶梦又要回到[为了土地而汗流滿面]的美国梦)。

 

柏林的确是个好地方,我告诉人我们在这里住的屋子是[冬暖,夏凉]所以一般人是春夏秋冬都盖同一床被子(很多北美的弟兄姐妹怎么都不信我讲的,他们还以为我们是夏天冷气开太高了所以需要盖被,这里住家是没有冷气机的)。这个冬天是我们在柏林的第四个冬天,这回可是领教了什么叫[好冷的冬天]。 如前几篇柏林通信所写的从伟苓这次来之后,柏林的气温就没有从零下回升过。

 

这里不仅气温相当的低,过去几个礼拜雪也下了不停。所以若歌教会的黄子嘉牧师,师母圣诞节后来柏林主持我们冬季同工训练营,一下飞机黄师母就说[你们这里为什么都不剷雪,我们那里只要雪一停政府就立刻把路上的雪清干净了],听到黄师母说[你们这里]我还蛮开心的,因为显然她已经把我们看成柏林人了。

 

黄师母的观察的确没错,我们这里不常剷雪,特别是那些非主要道路更是如我当年在西伯利亚所看到的大多数马路的雪是不剷的。与北美不同的是,北美的人冬天是不会在雪地上走,他们一定是开车的。柏林下雪天你仍然可以看到人骑自行车,路上车子也照样跑,德国人开车技术是比较好,我很少在这里看到车祸,连大雪天也很少看到车祸,因为他们只要冬天一到,所有的车子一定换上雪胎。

 

除了骑自行车或开车的少数人,大多数的柏林人是需要走路的,他们从下地铁站到另一个办事点,或回家都需要走路,所以冬天在柏林你会看到许多人好像白面粉上的[黑蚂蚁]在雪地上一点一步地走。北美的你们是很少会有雪地走路的经验,除非你想要返老还童故意在雪地上走走,经历一下从新当孩子的惊奇。

 

住在佛罗里达的那年,我们常到沙滩去玩。当时我们是住在佛罗里达西海岸靠近墨西哥湾,那里到处是很漂亮的白沙沙滩,每次走在那里的沙滩上我就想起小时候读武侠小说时所了解的,要练[轻功]或要练[飞檐走壁]的功夫你需要学习在沙滩上走,习惯在沙滩上跑。经过一段日子的苦练当你回到平地之后,会发现你的[功力]大增,你能够[健步如飞],甚至可能如耶稣能走在水面上了。

 

北美的人很少需要冬天在外面走路,所以马靴对北美的女孩来说是个点缀品,但对这里的女人来说马靴是生活必需品;而且那些很厚的裤袜在北美的销路大概不会太好因为你们常在暖气保护下,但在这里裤袜不仅是时装品,更是必需品,在这么冷的气温下走路(摄氏零下515度),里面穿上裤袜的确是能防寒的。

 

前几天,伟苓与我去柏林一个很大的批发市场(越南村),探访在那里打工的弟兄姐妹,就在其中一个弟兄的批发店里我居然发现还有卖男人穿的裤袜(头脑快的你们一定可以知道我所谓[男人穿的裤袜][女人穿的裤袜]有什么不同),所以我也花了两欧元买了一条试试看。

 

没想到第一次穿裤袜时,我简直无法把脚穿进去,伟苓在旁边猛笑说[你现在知道当个女人是需要有学问的吧],读这封信的弟兄假如你真要知道如何穿裤袜,请私下写信给我,因为这的确是有点学问的。要不是生活在北美男人是不需要穿裤袜的,否则我还真会买一些男人裤袜带回去送给你们穿,实在能保暖。

 

在柏林走在雪地上与走在沙滩上的感觉是一模一样,因为这里气候非常亁,所以雪下来后不太会融化掉,除了被压过的地方会结冰,大多数地方的雪是松松的像面粉,踩在上面的感觉与当年在佛罗里达走在沙滩上的感觉一样,只不过是在这里需要边走边提心吊胆的,深怕不小心踩到冰而滑倒。

 

任何事都是熟能生巧,走过几次之后,你也能如柏林人那样能[健步如飞]了。难怪黄牧师在最后一个晚上我们带他们吃完德国猪肘回家的路上,很兴奋地说回去后他要告诉北美的教会以后下大雪不必再为停车场与人行道找不到人来剷雪而伤脑筋了,因为雪地走路的功夫并不会像想象中那么的难练。听他的口气,看到他们吃到德国猪肘时的兴奋,如果在这里再多住个几天他们大概也不会再想回去了。你们想来柏林吗?要快点来,趁还极冷的时候赶快来,享受不同的人生经历!!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http://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欧洲点滴.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