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教会的回顾与前瞻

亲爱的代祷同工,           (柏林教会的回顾与前瞻)

 

与北美比起来,欧洲的教会光景是相当的荒凉。德国有许多华人的查经班,能从查经班转型成教会的不多;全时间的传道人也不多,大多数是从各地来的华人宣教士在帮助查经班与教会。从聚会的人数与制度规模来说,柏林华人教会是目前德国最大的华人教会,我们只能说这是神的恩典与怜悯一路保守了这教会。

 

回顾这段教会成长的道路,就好像大多数在北美的华人查经班,柏林华人教会一直到九零年代初期才从查经班转型成教会。到了九零年的末期因着种种原因教会失去了全时间的牧者,就在那段时间【恰巧】若歌教会主任牧师黄子嘉在他来德国带领特会的过程中有机会到柏林教会来探访,当时不仅主日聚会人数已跌到三四十人,会众当中也因着没有牧者教会里面产生了许多的问题与牧养上的困难。

 

看到当时教会荒凉的光景,圣灵感动黄牧师答应由若歌教会无条件地每两个月派一位牧长来帮助柏林教会。这些牧长通常是一次来十天每次的来中间跨了两个主日,他们以周间的时间去探访会众,来做同工的教导使教会渐渐地稳定下来。这当中有五六年是由于慕洁长老帮助本地同工来主导柏林教会大小的事工与解决会众的需要,那段日子于长老几乎成了柏林的【常驻】长老,在他精心的照顾之下柏林教会的人数渐渐止降回升,教会内许多的制度也再度地被重建主日聚会的人数由三四人成长到将近百人,神也透过这些来印证若歌的摆上是讨祂喜悦的。

 

经过了六七年的灌溉与修整,柏林教会到了【每两个月差一位牧长】的模式不再能应付成长过程牧养的需要情况下,若歌的牧长决定查派比较固定的宣教士来常驻柏林牧会。于是伟苓与我在2006年的夏天经由于长老的穿针引线来到柏林教会事奉,我们来柏林是透过带领那年柏林夏季生活营的安排。神是奇妙的,在那次的生活营当中有许多人信主,也有许多信徒的生命得到改变这很自然地这些成了我们来柏林的印证,也让柏林教会初步地愿意接纳我们来到他们当中事奉。

 

来到柏林长期生活在会众的当中,与每两个月来十天住在当中所带来的影响是非常不同的。过去因为每两个月都会有不同的牧长来到他们当中,所以会众始终有个新鲜感,不论是对这位牧长,对他的信息,对他的教导;如今是一对夫妻常驻来此,这方面的感觉会很快就消失的。所以会众在心理上需要经过一开始对我们的新鲜感,到适应我们生活在他们的当中。在愿意完全信任一位新的牧者之前,他们也长期在默默地透过我们平时的言行和教导来观察来到他们中间帮助的人是个雇工,还是神的仆人。

 

从另一层面来看,过去不同的牧长短期来柏林帮忙所看到的教会需要与问题的真相,与我们常驻柏林时所见的又会有程度上的不同。比如,我们都知道驾驶飞机的不容易,但也只有真正坐在驾驶座的时候你才能体会实际的难度与问题的所在。所以我们也需要走过从2006年夏令营中所了解到对教会表面上的体会,到能准确地把住教会的脉搏,知道教会中人与事真正的问题与需要的所在,也从这当中渐渐能查验到神给柏林教会的计划与心意。

 

来柏林教会事奉对伟苓与我是个极大的祝福与挑战,因为这个教会的生态与群体和我们过去事奉的经验非常不同。在这之前,我们的事奉环境与对象都是属于北美中上阶层的知识份子与上班族,我们尤其对从中国来的知识份子在北美大公司和华尔街上班的群体有负担与经验。可是柏林教会却不是如此,这里有各样的群体,比如教会里有蛮大百分比的人是在餐馆打工;也有蛮大百分比的学生;有不少人是讲广东话;也有不少人是为德国人做看护做清洁打扫工作;有少数自己开店的人;也有极少数的上班族;有非法移民;也有不少失婚的单亲家庭;有中德异国婚姻家庭;当然我们当中也有相当多12岁到20岁的青年人,12岁以下的儿童更是不少,每个群体都有他们独特的需要与问题。在这里的事奉永远是个令我们谦卑的经验,因为来这里以前我们除了上班族没有太多其他群体的事奉经验。

 

经上说的种什么,就收什么是一点都不错,只要专心摆上只要能仰望神的供应与恩典,到时候就必有收成。柏林教会在过去三年多,有许多明显的改变,不仅教会人数在持续地成长(目前大人孩子大约有两百五十人);会众的生命也在改变(虽然碰到世界性的经济不景气,但我们的金钱奉献在过去三年一直都有明显的成长),许多弟兄姐妹也越来越愿意在各样的教会事工上参与,小组里明显可以感受到弟兄姐妹对神话语的渴慕,以及对人的关心。

 

除了刚来的一年好像在蜜月期我们与会众从彼此适应中赢得彼此的信任感与接纳,接着就是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拔出、拆毀、毀壞、傾覆,又要建立、栽植不容易的历程。在这过程中我们的重点是牧养关怀与教导,但这不是个目的更不是我们终极的目标, 而是从长时间的这些摆上中得到会众的信任之后把他们训练成基督的门徒才是真正的目的。

 

所以牧養,關懷與教導永遠只是培养基督門徒过程中的一部分,从这当中我们建立了制度,透过门徒训练建立了同工,建立团队,也渐渐地改变老旧的事工文化,一步步地开展新的事工。比如,

 

·         敬拜部的改变 敬拜部过去缺少新同工,主日司会的安排与讲台的安排也没有系统化的规划,所以主日敬拜很沈闷无法让人感受到属灵的气氛。经过三年的调整,目前敬拜部是教会中最有制度的部门,从司会同工的培训,到诗班的改组,以及主日敬拜硬体配套预备团队和翻译团队的建立,到每三个月主日讲员的安排,敬拜部虽然很制度化但却不律法,在主日敬拜中很能引进神的同在,有许多新同工不断参入,让教会能透过事奉机会来门徒训练他们。

 

·         小组事工的动力化 教会以前虽然有小组事工,但已经僵化,小组事奉的同工有许多的怨言(比如得不到教会的支持,一旦上任就很难下任了)。两年前我们从两个方面改变这些僵化的风气与习惯,教会开始了每三个月一次在我家的小组长联谊每次有五六个小时的交通分享与聚餐,我个人以及所有的执事会同工都会参加让小组长们知道教会对他们的全力支持;另外我们也强化了小组里的敬拜与查经功能,让人每次来小组都能遇见神,经历神。目前大多数的小组都有明显的复兴,小组长的责任仍然很重,但他们能靠神给的恩典来事奉。

 

·         主要同工的培养 因着许多人生命的改变,越来越多人愿意投入教会或小组的事工,我们也特别花时间在那些谦卑,肯学,愿意为神为教会摆上自己(Flexible, Available and TeachableFAT)的人身上,如今他们在教会的执事会以及各部门或小组都担任重要责任。可贵的是,当初我们如何带他们训练他们,如今他们也在带新的同工。

 

·         机场事工的尝试 柏林教会一直有宣道部,但没有实际的功能。一年多前,因着海南航空在柏林开始了北京直飞柏林的航线,神感动一些人开始了机场事工。我们的同工带着各样福音资料和柏林简介与地图到机场向那些接机,以及刚下机的华人来传福音。目前我们还是在摸索的阶段,希望能将这福音事工形成模式化(Modularized)以至于我们可以应用在其他本地福音宣教工场,比如中文学校,货物批发市场,以及餐馆业。

 

·         弟兄会的成形 男人比较不善于表达内心的感觉与看法,也比较不会感性式地属灵,他们在教会是容易被忽略的一群。但是他们是很重要的群体,只要弟兄能被复兴,只要他们能被装备被组织起来,教会就渐渐会有基督化的家庭,也能吸引上班族进到教会来,许多教会事工就能稳定地运作。弟兄会不是查经,是彼此透过各样主题的分享来交谊。我们常在一起吃饭,露营,拔河,划船,骑自行车,烧烤,营火会。在轻松中让弟兄们学习打开自己,在彼此信任中大家能分享自己的看法与心中的感触。透过弟兄会来让弟兄能彼此之间产生默契与[战壕中的感情]

 

我个人认为目前在柏林教会所看到的只是神刚开始的工作,祂还有更大的工作与荣耀要在我们当中彰显。往前看柏林教会前面的路,神目前放在我们心中对教会的感动是,

·         继续透过弟兄会吸引健全家庭以及上班族进到教会 目前因着弟兄会的形成,我们看到弟兄们参与教会事工的比率越来越高,我们希望弟兄们被复兴之后能积极地以他们的生命影响其他的群体,而且也因着弟兄会的果效吸引了从前不来教会的人来加入教会。我们上班族的比率从2006年的三个单位,增长到目前有14个单位,其中11个单位是健全家庭。

 

·         对外宣教事工的开展 去年我们有一家人为了传福音搬到狼堡,在柏林教会的参与与支持下在那里开始了定期的查经班,希望他们在今年底前能开始第一次的主日聚会;我们也开始了柏林福音剧团,目前是一年有两次的主日演出(复活节,与圣诞节),教会目前还在培育这事工希望将来不仅能配合教会主日信息,也希望柏林福音剧团能往外演出来传福音。今年下半年有一家人愿意全时间奉献去读神学,他们希望毕业后能以德国为宣教工场来事奉。我们希望透过这家人的全时间奉献让教会定出神学生的补助与支持方案因为还有几家人在等候神的呼召。

 

·         非华人事工的开展 教会中的中德婚姻家庭越来越多,我们不能主日只用普通话来讲道否则我们将失去这个群体。从普通话同步翻成德语是很不容易的,能够胜任的人也不多,但这是我们必须要经历的成长之痛。感谢神的是,经过两年的预备去年夏天我们也成立了[同步翻译小组],如今讲德语的会众可以挂耳机听到同步翻译。这当中有几位同工很清楚知道这是神给他们的托付,他们也把这当成从神来的呼召在操练。希望这个种子事工能成为柏林教会进入跨文化宣教的开始。

 

·         年轻人(15岁到20岁)的事工 年轻人的事工对任何教会都是重要的因为他们是教会的下一代。过去我们一直没有这方面的同工,但是在两年前,神兴起了一位22岁会讲普通话对华人很有负担的德国人投入这群体,他是来柏林读医学院预备去做宣教医生。接着神又兴起一位2006年受洗的华人弟兄,他的妻子是瑞士人,他们对年轻人也很有负担,所以神在过去半年多透过这两位同工配合另一位资深会讲普通话的德国同工在年轻人当中带起了属灵复兴使这个群体对神的话语,对神委身的态度有很大的改变。我们希望这股复兴的热潮不仅能持續下去,也能够更落实在年轻人的生命当中以至于神能透过柏林教会這年輕人群体的复兴影响柏林城市里上千个年轻一辈的华人,以及在德国各地的华人青少年。

 

这里写的柏林教会回顾与前瞻都是很正面的,但这过程中当然有许多的困难和需要我们学习的地方,比如,如何有效也有智慧地花时间在不同的群体当中一向是很难的,花了太多时间在某个群体,其他十个群体很快就会有怨言;比如,就好像任何一个需要面对改变的公司或机构所经历的,教會也有一群不願意面對改變的信徒,他们对许多新同工的产生所带来比较不成熟的做法,和一些事工新气象的形成仍然会不适应;比如,如何强化已经形成的良好属灵风气与好的事工习惯以至于这些改变能长久地落实在教会中对我们来说也是个很大的挑战。

 

在宣教工场我们自己是否有机会不断地充实与进修,以及你们平时给我们的祷告和适时的提醒对我们永远是很重要的。谢谢你们在过去给我们的爱与接纳使我们能全力以赴地在柏林事奉,愿神祝福你们。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感恩与见证.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