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丧偶之痛

亲爱的提摩太,           (处理丧偶之痛)

 

丧偶或死去很亲的亲人对大多数的人来说会是个严重的打击。5/3/2010的博客文章中我们讲到 – [当人碰到任何严重的事件(比如,死去很亲的亲人,战场回来,车祸,经过爆炸现场或看到凄惨的事,等) 之后,通常会有一段时间的震荡期,那时候他们的情绪,精神,睡眠,态度,对人生,对生命,甚至对信仰都会有蛮大的影响和变化]。这些现象是属于[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 PTSD],当他们处在震荡期的时候,如果旁边人没有好好地帮处理他们里面的情绪,这些人很可能以后就得了各样奇奇怪怪的病了,而这当中以忧郁症的可能性最大。

 

上篇文章讲到上星期有位得癌症的姐妹在经过两年的化疗后去世,这位失去妻子的弟兄是我们目前需要关注的对象。这几天除了常约他出来吃饭,谈谈他妻子丧葬的安排,更重要的是辅导,让他的情绪能够出来,甚至这星期六我们特意安排了弟兄会,大家聚一聚来化解他心里面的忧伤。

 

通常失去亲人的人在头几天里情绪上会蛮有压抑的,一方面他们还没完全接受所爱的人已经离开的这事实(比如这位弟兄说以前每天一大早他已习惯了妻子从医院里打电话来,這幾天早上他起床后不知覺上就會等着妻子的電話來,到了时间却沒有電話常讓他感到非常的失落),另一方面需要面对复杂的丧礼程序的安排所以他们会刻意地克制自己的感受,这种压抑是正常的现象,但我们需要疏导当事人让他们里面被压抑的情绪能发出来。

 

上星期去耶路撒冷开会时,碰到一个华人姐妹她在以色列待了十几年。这位姐妹说犹太人在这方面的处理是很不同的,他们通常只花七天的时间来面对亲人的去世,到第八天他们的生活和工作的步调就正常运作了,亲人去世的事已放在脑后了。听她讲起来这真是不可思议,但我回来之后,查了旧约圣经发现当年的犹太人的确也是如此,他们只花了少许的时间来处理对死去亲人的哀伤和追思。比如,

 

創世記 50:10  他們到了約但河外、亞達的禾場,就在那裡大大的號咷痛哭。約瑟為他父親哀哭了七天。

 

撒母耳記下 11:26-27  烏利亞的妻聽見丈夫烏利亞死了,就為他哀哭。 哀哭的日子過了,大衛差人將他接到宮裡,他就作了大衛的妻,給大衛生了一個兒子。但大衛所行的這事,耶和華甚不喜悅。

 

圣经上记载猶太人哀哭的日子,有七天的,也有三十天的,但重点不在时间的长短,而在于他们心里面对死者思念的情绪能够得到适当的处理。从圣经中我们发现犹太人在为死者哀哭的日子是很情绪化的(有些人认为这是写圣经的人写作的方式,他们习惯用夸张的形容词来表示,但这种讲法不见得是对的),比如,

 

創世記 23:1-2  撒拉享壽一百二十七歲,這是撒拉一生的歲數。 撒拉死在迦南地的基列亞巴,就是希伯崙。亞伯拉罕為他哀慟哭號

 

創世記 37:33-34  他認得,就說:「這是我兒子的外衣。有惡獸把他吃了,約瑟被撕碎了!撕碎了!」 雅各便撕裂衣服腰間圍上麻布為他兒子悲哀了多日

 

有一回这位姐妹就碰到她一位犹太朋友的去世,在这当中她也参与了她朋友的亲人包括朋友母亲的疗伤过程。她说犹太人在人死去的七天之内,每天24小时都会安排有死者生前认识的人到死者的家里去陪她的家人,会有各式各样的人,其中有她学校的同学,有她的同事,有她从前的恋人,有她的朋友,有她同房的室友,甚至也有她的老师,学生,或她在生意上的伙伴。

 

在这过程中,这些来家里陪伴的人会告诉死者的家人一些家人所不知道的关于死者与他们之间的事,其中有些是好笑的,也有很糗的事,有死者曾挣扎过的事,也有死者感情上曾发生的挫折,这些都是她的家人所不知道的一面,因为都是在死者离开家之后所发生的。

 

透过这些的分享,也让死者的家人一方面知道他们所爱的人在外所碰到的,使她的家人有机会把对死者的了解和生命的空白处给填补起来,也透过这样的分享大家能一起哭,一起笑,很自然地就把人里面的哀伤和思念给化解掉了。这个过程会有七天的时间,到了第八天他们就恢复到正常的生活步调。这位在以色列的华人姐妹所见证的让我对羅馬書 12:15 [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有不同层面的体会。

 

对基督徒而言,不幸的是有些信主的人因着没有受过这方面的训练,所以很容易把一切的事都从属灵的角度来看来处理。他们认为既然信了主,信徒就应该在这伤痛的过程中,学习靠着主能喜乐,靠着主有盼望因为知道我们与死去的亲人将来在天上还会再见面的。

 

人在忧伤中的情绪是万万不能以属灵化来处理的,那些情绪是真实的,是需要小心地处理的。就好像一个刚跑了十几小时的引擎,在非常热的时候,为了要使这引擎冷却下来我们拿一桶冷水往上浇,这样急速地冷却是会伤害这引擎,我们人也是如此。

 

如果这种错误的观念和教导进到当事人的心中,他们那失去亲人的痛苦和思念的情绪就更难出来了,不知觉地他们把神看成是不带感情的,认为这位神是只有严厉的一面,是个只有要求而没有爱的神,另一方面他們也會自我控告,認為是自己不夠好,不夠屬靈所以會有那麼多的情緒和憂傷。

 

事实上,神比我们还有感情,祂比我们还要有情绪,区别在于神知道如何处理祂的情绪,而我们不知道。当耶稣知道他的朋友拉撒路去世时,圣经清楚地告诉我们[耶稣哭了],我们知道耶稣的情绪流露不是演给拉撒路的亲人和朋友看的。

 

我们华人在辅导这些未亡人的过程,不论是信徒或非信徒,都做的不完全。对死去的人,基督徒会有安息礼拜,非基督徒也会有他们自己一套的方式来表达对死去人的追思。这些仪式看起来是为了纪念死去的人,事实并不是如此的。这些仪式都是为了死者的亲人,为了要安慰那些还活着的人。但是,即使有这些仪式,因着华人情绪压抑的民族性,我们仍然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完全从这当中走出来,有些人甚至要花好几年才能完全从这忧伤和思念中走出来。

 

了解了犹太人是如何处理他们的情绪,希望我们能体会那些失去亲人的弟兄姐妹所需要走过的路,他们是需要被安慰,需要有人陪伴,以至于他们心中的思念和忧伤可以被处理。

 

求神给我们力量,恩典和爱让我们知道如何能與哀哭的人同哭。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牧养与辅导.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