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巴勒斯坦基督徒的见证

亲爱的代祷同工,           (一位巴勒斯坦基督徒的见证)

 

古圣贤人孟子曾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劳其筋骨,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他讲的其实是蛮合乎圣经教导的,我们看到创世纪里的约瑟经历了许多神所允许从自己兄弟和外人来的苦难之后,成了埃及的宰相,被神用来保护以色列的后代让他们被隐藏在埃及,从一个家族繁殖成一个民族;摩西也是经过了40年的磨难和建造之后,神使用他把以色列人从埃及带出来,预备他们进迦南美地。

 

上篇文章提到伯利恒聖經學院。那是個在巴勒斯坦舉足輕重的學校,在經濟條件很糟糕的情況下,他們不僅提供巴勒斯坦人學士和碩士學位的深造,他們也有專門的聖經課程來訓練傳道人。那位院長是一個71歲的巴勒斯坦基督徒,在這位年長的基督徒創立這學校之前,神也幾乎興起了三,四十年的時間來雕塑他,預備他来配合神国度的开展。許多人在他的專題,[弟兄和睦相處],中得到很大的幫助,因為他所講的正是神在他身上一路所雕塑的,他也在中东這不可能和睦相處的環境中活出了這聖經的原則。

 

伯利恒这城市目前住的都是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以色列在这城市周围建了类似柏林围墙的墙,但这个墙比柏林墙要高一倍,任何一个巴勒斯坦人从里面出来都需要有签证(但挂以色列车牌的车子还是可以进出伯利恒的),而且必需在时间到之前就回伯利恒,否则以后就办不出签证了。这位圣经学院的院长也是如此,中午出来,赶到大会来,傍晚七点以前要再赶回伯利恒。

 

1948年以色列建国的那年,他父母亲带着他们七个孩子住在耶路撒冷(他们都是在那里生的阿拉伯人),有一天父亲听到家门外的枪声停下来了,以为战争过去了,就跑出去看,结果在家门口被以色列的阻击手一枪给打死了,他妈妈带着孩子立刻把爸爸的尸体拖回家,在家中埋葬。接着他们和许多的巴勒斯坦人就被赶出了耶路撒冷,成了无国籍的难民了。

 

他母亲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只能把最大的三个孩子送给了孤儿院去养,他是其中一个孩子。在孤兒院里虽然吃不饱,但也饿不死,可是神在这当中看顾他,居然后来给他机会到美国去读书。

 

在美國读书的过程,有一回他与妻子在一个小城市里的超市买菜,在他们讲话时,突然有个八十多岁的美国老太太跑过来问他们是不是在讲阿拉伯语,接着就把她自己的故事告诉他们说她40几年前曾在耶路撒冷住过,那时有个巴勒斯坦的女孩和她很熟,后来听说她成了难民了,但过去四十年她一直为这巴勒斯坦女孩祷告,求神保守她和她的家人。

 

当这位老太太提到这巴勒斯坦女孩的名字的时候,他几乎要哭出来了,因为那就是他的母亲。虽然他们一家人从父亲被打死后就一路从犹太人那里吃了许多苦,但神在暗中兴起了许多人来帮助他们,甚至这位老太太都一直在为他们祷告。接着他问老太太的名字,原来她就是从小妈妈就口中一直念的那个女人。

 

他立刻告诉这位老太太他就是那巴勒斯坦女孩的儿子,神的确是听了她四十年来的祷告,保守了他的家人,而且他自己也奉献给神,目前正在装备自己为了要服侍神,正如诗篇 22:30 所说的他必有后裔事奉他;主所行的事必传与后代;诗篇 37:25 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卻未見過義人被棄,也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 他終日恩待人,借給人;他的後裔也蒙福!

 

拿到学位后,他想立刻就回家帮助家人,但发现以色列不允许他回去,所以他成了无国籍的人了,幸好那时北美一些爱主的弟兄姐妹鼓励他先在美国找一份工作,等拿到美国国籍再回去,所以他经过了几年的工作总算能回巴勒斯坦。

 

他回到巴勒斯坦之后一直很难找到工作(因为那里太穷了),最后神让他在一个孤儿院里当老师,给他机会来教圣经来传福音。他就这样事奉了几年,但几乎是一点果效都没有,没有任何的巴勒斯坦人信主。有一天在他事奉非常沮丧时,他向神祷告,求神让他能突破。在他痛苦中,神光照了他,让他看到他里面累积着许多对犹太人的仇恨,从他父亲的被枪杀,到失去国家,一直到看到自己的族人被欺负,被迫害,使他不知觉的一直活在仇恨之中。

 

当他在挣扎中愿意顺服神,把自己里面对犹太人的苦毒恼恨都交在耶稣手中时,神完全医治了他,也让他得到真正的自由能爱犹太人。奇怪的是,从那天起孤儿院孩子的心窍好像就被打开了,他们能听进去圣经,也开始有人信耶稣了。所以信主的人越来越多,接着神也给他进一步的感动,让他想到要办学校,特别是看到在阿拉伯人地区办圣经学校的重要性,所以在七零年代的末期他凭着信心以以他所有的财产二十元开始了目前伯利恒圣经学院的前身。

 

他的见证是很感动人的,在真诚和稳重的谈吐中,你看到一个被神破碎过的人很平实真切地讲到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需要[弟兄和睦相处],他没讲任何的理论关于他们该如何才能和睦相处,他以自己的生命活给周围的人来看,让我们知道[弟兄和睦相处]是需要付代价的。比如,你如果对巴勒斯坦人的信主有负担,如果这也是神给你的呼召,你可以考虑去巴勒斯坦看看,但如果你在那里待了太久,你就不可能再拿到以色列入境的許可了,因為他們認為你是偏向巴勒斯坦的人。

 

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关系是需要有神在当中来调和的,耶稣基督的救恩是他们唯一的盼望,因为几千年下来的仇恨是不可能透过任何国际法庭,或联合国,或美国国务卿来解决的,也只有耶稣的十字架才可能破掉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一切的咒诅。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http://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宣角杂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