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与血气仅一线之隔

亲爱的代祷同工,           (属灵与血气仅一线之隔)

 

刚信主的时候读到罗马书 7:15-19,我以为那是使徒保罗在讲他信主前的感受和光景,因为那的确是我没信耶稣之前的写照,这段经文是

 

因為我所做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願意的,我並不做;我所恨惡的,我倒去做。若我所做的,是我所不願意的,我就應承律法是善的。既是這樣,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裡頭的罪做的。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

 

伟苓和我一信了主之后就立刻加入了教会的小组,很快地在小组查经中就有人告诉我那段經文是保罗信主后对罪对自己的肉体血气的感受和光景,当时我认为那一定是保罗在形容他刚信主时的属灵光景,因为我可以了解一个刚信主的人对世界,对肉体血气的挣扎一定很大,所以保罗也会有这种感觉。

 

信主一段长时间后,对圣经的了解越来越多时,我才发现[罗马书]不是保罗刚信主的那段时间写的。事实上他这本书写得蛮晚的,不少圣经学者认为保罗写的第一本新约书信是[加拉太书],那是在他第一次的宣教旅行时写的(大约是在西元48年左右,在使徒行传1314两章发生的),如果他是在西元3334年信主的话,保罗写[加拉太书]是他信主十几年之后的事了。

 

[罗马书]是保罗在他第三次宣教旅行时写的(大约是在西元50年左右写的,这段历史记载在使徒行传 18:23-21:16),所以保罗写[罗马书]这段经文时他已经信主蛮长一段时间了,而且这经文明明是以现在式的笔法写的,也就是这种血气肉体和他罪性的斗争现象是不断在发生的,即使在这位那么有名被神重用的圣徒身上也是如此严重。

 

为什么保罗要如此透明地解剖他自己让天下的人都知道他的挣扎呢?神知道我们人会高举有能力的人,我们特别容易把这些人神化了,尤其是像使徒保罗我们督徒更容易把他神人化,所以保罗在[罗马书]这里把他每天(或经常)面对这方面的光景和感受告诉世人,让我们后人知道人的血气肉体与我們被神新造的属灵人之间只有一线之隔。

 

保罗如此写的目的不是要降低圣经的标准(神知道有些人会说因为保罗是那么糟糕,所以我们目前的血气肉体是可以被原谅,被接受的),而是鼓励我们,特别是当我们跌到在保罗形容的血气肉体中的时候(因為我所做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願意的,我並不做;我所恨惡的,我倒去做),我们不仅可以抵挡撒但的控告,也能知道如何按着保罗的经验从这光景中出来 – [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7:25)。

 

敏感的你们读到这里,一定会猜到我们这里最近大概发生了什么事引起我的血气和肉体不断地在我里面发动,所以我会写这篇文章[属灵与血气仅一线之隔]

 

事奉神的人在旧约相当于[神人],这些人在新约时代很少人会称他们为[神人],但至少他们是[神的仆人],而且一般人对神仆人的要求和看法是很高的,在他们身上几乎是不可能有[肉体][血气],或有[不属灵]的行为或想法的,不幸的是,我却常常在这光景中特别是当我碰到很属肉体,血气,或不属灵的环境或人的时候。

 

按牧之后,所有在北美用的配套(Infrastructure)都需要在七月一日转到德国来,其中包括我的健康保险,我需要开始在德国缴税,伟苓的签证和健保也需要纳到德国这里的系统来。凡此种种讲起来容易,当我开始去办的时候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简单。在互连网的时代,你我会认为一切都可以在网上处理,可是我发现至少这里所讲的这些配套的改变完全需要当事人(我)当场去办,过去这几天里我可真是领教了东德留下来的许多官僚文化和被打官腔,被踢皮球的味道。

 

举个所发生的小例子来解释,因为要开始付德国这里各样的税,所以我上星期四去区公所拿税卡,排了两个小时的队,拿到时发现我需要付宗教税,我当时就不同意缴宗教税(是我所有缴的税总和的十分之一),因为我压根子就不同意德国这种[政教合一]的做法,在德国付那么多的税我是心甘情愿的因为缴税是应该的,即使知道付了税之后,我不能在这里享受退休养老金的(因为我的年龄)我还是甘心乐意付税,但因着个人的神学理念我是不愿意缴宗教税的。

 

区公所说[对不起,你必须要到另一个地方申请(退教)]。所以这星期冒着华氏95度的气温(也就是在摄氏35度)在东柏林找到那个古旧的办公大楼,在闷热不透气的阁楼上找到那办扣缴宗教税的办公室(柏林这里很少办公室或住家有冷气的),我们要求把宗教税的条例拿掉。那位东德的女职员脸色一变说因为我是基督教(Protestant)的牧师,而全世界的基督教是属于一个大公教会,所以我必须付宗教税。

 

这简直是个歪理,在她办公室和她解释了老半天,北美来的基督徒,或北美的基督教牧师不代表他就是德国信义宗的基督徒或牧师,所以我不应该付宗教税,真是鸡同鸭讲完全没有结果,谈到最后她不耐烦地说[对不起,你必须到区公所去办],又要回区公所去办?我好像皮球一样被这些官僚制度给踢来踢去。

 

离开她办公室的时候,在大太阳下(那时是中午十二点十分)除了被气昏,也热昏了,我真想对太阳大发脾气,或乱骂一场(当然不是用德语,因为我不会),或抱怨神为什么把我们从北美带到这种地方来(虽然已经来柏林快四年了)。

 

站在太阳下,想到在北美[那時我們坐在肉鍋旁邊,吃得飽足];又哭號說:[誰給我們肉吃呢? 我們記得,在北美的時候不花錢就吃魚,也記得有黃瓜、西瓜、韭菜、蔥、蒜。 現在我们的心血枯竭了]就在那霎那,有个圣经图片显在我眼前 – [日頭出來的時候,神安排炎熱的東風,日頭曝曬約拿的頭,使他發昏,他就為自己求死,說:「我死了比活著還好!」 ]。唉,旧约圣经中的那些以色列百姓,以及那位真情的约拿还真是我的亲兄弟,有同样的性情。

 

在这样的挫折中,我几乎可以体会保罗的心情[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不论你是谁,不论你信主多久了,人的属灵状态与他的血气肉体仅仅是一线之隔。

 

我们人是很有限的,这只是最近发生许多事中的一个小例子,星期四的祷告会与弟兄姐妹分享我心中的感触,求神让我在这段过渡的时间得到神所要给我的祝福学习不要去看海水的汹涌(彼得);坚持相信纵然在[炎熱的東風,日頭曝曬]下(约拿);纵然有各样的拦阻,神早已经成就了祂为我们的安排(保罗),神所要的是我们在这样的环境和光景里学习在感恩中等候神来行做大事,坚持祂的原则,相信神的信实,更知道祂白天的云柱,晚上的火柱从来没离开过我们,以至于我们在逆境中还能操练[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从这篇文章只是介绍了一点我们目前的情形,偉苓与我实在需要你们的祷告在前面来开路托住我们,谢谢你们陪我们一起事奉,一起来经历神。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牧养与辅导.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