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与众不同的王

亲爱的代祷同工,            (一个与众不同的王)

 

八月份的有两篇博客文章讲到大卫,敏感的人可以读出来我对大卫好像很有意见,不论我们这些新约读者是如何读大卫历史的,一般人只能从表面的现象来看大卫,所得到关于他的结论比较会很负面,就好像那两篇文章所写的;但同个时间我们要知道如撒母耳记上16章所说的「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神认为大卫是合祂心意的王,一定是有祂的原因。为什么神所看的大卫,和我们所读到的大卫有那么大的落差呢?

 

神的确是透过撒母耳在大卫还是牧羊人的时候,就膏抹了他成为以色列的王。一般的人是认为神既然膏抹我们来为祂做事,我们就忠心地事奉祂,一直到退休或到神把我们调到另一个事工或调到别的的地方为止。所以如果你我是大卫的话,在被撒母耳膏抹后,你立刻就在面对歌利亚时得到被神膏抹的印证;而且扫罗无论差遣你往何处去,你都作事精明以至于扫罗立你为战士长;你也得到全国百姓的拥护,这些都是你被神按立为王的印证,所以一般人会认为这时候我们应该趁热打铁,来为神大发热心地摆上,放手好好地干一场,以至于神会最终会夸奖我们是个[忠心良善的仆人]

 

如果我们真是这样想,我们一定会对大卫的膏抹有疑问,事实上受这世代[果效带动]压力的影响,这种想法是大多数人都会有的。虽然大卫已经被神按立,他居然还愿意屈就自己来为扫罗弹琴;他在事业最高峰的时候,在眾婦女舞蹈唱和,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之后,他还居然还是甘心服在扫罗之下,继续为扫罗弹琴,甚至有一次扫罗还拿枪矛要刺透大卫(19:10),你能想象扫罗所刺的是一个被神膏抹来做王的人吗?你能想象扫罗所刺的居然是一个在战场无坚不摧的勇士吗?如果你是当时的大卫,你能忍下这口气吗?我大概不能!

 

了解我的个性,也了解这世代人的情形,当扫罗拿起矛来的那一霎那,我大概会有几种反应,如果不是用我矫健的身子把矛接住,接着把矛射回去把扫罗给杀了(这对大卫来说,比用弹弓杀歌利亚要容易太多了),然后正式宣布我已经为神为以色列民除害,把以色列百姓从扫罗无能的控制下解放;或者是我避开了扫罗射来的矛,然后冲上去制伏了年华老去的扫罗,接着就理直气壮地告诉他(是以神所膏抹王的身份来宣告扫罗的命运)神已经弃绝你扫罗为祂的王了,而且神已经在某月某日透过撒母耳膏抹我为王了,为了纪念你曾经为国家摆上,我如今不杀你,但你得立刻被软禁或被下放到大西北去。

 

然而大卫显然不是这样想的,当他看到扫罗要拿起矛来的时候,他那武士的直觉立刻知道那是什么一回事了,但他还是继续地弹琴也装出一幅不知情的样子;当那矛射过来时,他需要很小心地躲开这矛;接着他又需要装出一副没有事的样子在扫罗面前继续弹琴,一直等到那天夜晚回家时才逃走了。你能想象这种行为是出自于一位被神膏抹又有许多印证的君王,也是一个见过许多战争场面,也是位极有能力的军人所做的事吗?

 

碰到扫罗拿矛刺大卫的事件不是他唯一的一件倒霉事,以后的几年大卫情况是愈来愈糟糕。他不仅不断地被追杀,连周围最亲密的战友很多时候都怀疑他是否心理有问题,比如,有一回大卫逃到隱基底的曠野,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山洞,正躲在那里休息,没想到扫罗也躲进这个洞里来大便,大卫居然没有抓住这机会把扫罗给杀了。

 

假如我是大卫的话,我立刻会认为这是神再一次地给印证让我知道我可以把扫罗给杀了(因为当地有那么多的山洞他居然会进到这个山洞来,显然是神派天使把他带进来的),再加上周围跟隨我的人讲的更是印证了我的想法(跟隨的人對大衛說:「耶和華曾應許你說:『我要將你的仇敵交在你手裡,你可以任意待他。』如今時候到了!」)所以我就在扫罗大便时,把他给杀除去了心头的恨。

 

但是大卫却不是这样想的,圣经告诉我们[大衛就起來,悄悄地割下掃羅外袍的衣襟],而且他立刻就心里自责,因為割下了掃羅的衣襟; 这些举动看在跟隨他与他一起逃难吃苦的[大能勇士]眼中更是叫他们想不通了,因为大卫居然还对那些跟隨他的人说「我的主乃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我在耶和華面前萬不敢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他真怕跟随他的这些勇士冲动起来杀了掃羅。

 

那时候我也和大卫在场,一开始时我心中对他也有很多的苦毒恼恨。我是个大能的勇士,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当初跟着他到处跑到处逃是因为大卫的名气大,又是杀了歌利亚,又是到处打仗得胜,所以我佩服他愿意和他一起吃苦,但自从跟随他之后,我却发现他是越来越孬种了,前怕人,后怕鬼,连一个神的灵都已经离开的家伙都怕,说不定他连那位曾经膏抹他,给他力量恩赐的神都怕!唉,本来我还以为可以靠着他吃香喝辣的,现在看来我真怀疑自己是不是跟错人了。

 

除了以上举的两个当年大卫逃跑的例子,你们还要我再举几个例子来向你们证明大卫这家伙当时的确是得了忧郁症了吗?我可以告诉你,大卫到了一地步,他完全是处在被动的位置上,他完全失去了一般人所有的普通常识,他失落到连一点属灵的洞察力都没有了。

 

你能想象那回为了逃避扫罗,我们和他一起逃到迦特王亞吉那裡的情形吗?(撒母耳记上21章)当亞吉的臣僕對亞吉說:「這不是以色列國王大衛嗎?那裡的婦女跳舞唱和,不是指著他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嗎?」大衛居然將這話放在心裡。这些话使大卫变得更是莫名其妙令我们搞不懂。

 

他懼怕迦特王亞吉到一个地步,就在眾人面前改變了尋常的舉動,在他們手下假裝瘋癲,在城門的門扇上胡寫亂畫,使唾沫流在鬍子上。看到他那样子,我又想起他[当年]拿起弹弓面对歌利亚,把大巨人给杀的样子,那时我心中所想到的是我们的大卫要不是得了[中年危机]的病,就是被鬼附了。如果真是如此,而我还要再继续跟着他吗?是不是我也有病了?

 

唉,我实在不怪你们这些21世纪的人不懂我的老大在被膏抹后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们这些跟着他到处跑的人也是不懂。但我告诉你们一件奇怪的事,在这近十年的逃亡生涯中,大卫越是如此窝囊,愿意跟随他的人却越来越多,你们说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呢?

 

当时的情形就如圣经所记载的[大衛就離開那裡,逃到亞杜蘭洞。他的弟兄和他父親的全家聽見了,就都下到他那裡。凡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裡苦惱的都聚集到大衛那裡;大衛就作他們的頭目,跟隨他的約有四百人]而且到后来,连我们这些从起初就和他在一起的人也被他身上一股不能解释的领袖魅力给吸引,所以我们才会一直跟随着他跑,到他做了以色列的王为止。

 

如果你是当年的大卫你会选择他的方法吗?情愿跑,逃,不吭声,而不去为自己申冤,不去找人来评理吗?虽然那时候,神用来膏抹大卫的撒母耳已经死了,但总是有人可以证明大卫的确是被撒母耳给膏抹的,而且你最好相信以色列的百姓一定还有很多人记得他们当年心目中的这位大英雄。

 

其实我不怪你们是这样想,当时和大卫在一起时我对大卫也是这样想的,我怪他没有掌握住在他人气的最高峰时,趁时而作把扫罗给搞下去;我也怪他太优柔寡断了,我们有太多可以动手对付扫罗的机会,他却好像故意[消灭了圣灵的感动]失去了[神给他的机会];最莫名其妙的是,当我们想帮大卫把扫罗杀了,他还骂我们不应该对神的受膏者无理(撒母耳记上 23:6-7)(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他却常常忘了他自己也是被神膏抹的)。

 

你知道为什么大卫会有这样的领袖魅力吗?而且有一个问题是我和大卫当年在一起时一直想搞清楚的 – [为什么神认为大卫是个合他心意的人?],或许大卫真的是个合神心意的王,也可能是这点无形中驱使着我不断地想要跟着他,希望能进入大卫的内心世界,去了解他这些行为的真正原因,除非你我进入大卫的内心世界来看,否则我们都是在论断他,因为大卫显然不像你我所想的那样糟糕,他是个合神心意的人。

 

希望有一天我能带你们进到大卫的内心世界,我可以向你保证那是你永远不会想像到的世界。到时候这些令你我搞不懂的疑问都可以在他的心灵世界里找到答案,到那时你会知道为什么大卫是个与众不用的王,是神看为合祂心意的王。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门训与培灵.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