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大卫的内心世界

亲爱的代祷同工,            (进入大卫的内心世界)

 

当我第一次进到大卫的内心世界时,那种感觉好像是一个长久待在浑浊的空气环境的人,如今突然吸进了新鲜的空气,顿时有个完全不同的体会。也只有在他的心灵世界里,我发现大卫虽然有许多你我可以批评的地方,但他的心是那么的愿意单纯对神,大卫是那么懂得神的心意,难怪神那么喜欢他。

 

大卫不是个笨的人,事实上就像小组查经时有人说大卫是个非常用心机,很懂得谋术权术的人,他与我们华人所知道的刘备,曹操是没有两样的。我们可以相信当大卫打死歌利亚的那一刻,他可能还蛮开心得意的;但是当所有的百姓都在高唱[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时,他心里一定知道[这下子完蛋了,我一定会功高震主],而且那时扫罗已经在这王位上有二,三十几年了,大卫和很多人都知道扫罗的个性,特别是他那很容易嫉妒的个性。

 

所以当大卫打仗回来,扫罗找他继续去为他弹琴时,大卫非常清楚知道这不仅是个鸿门宴,那更是进到狮子坑里弹琴;同一个时间扫罗心里大概已经有数了,这位年轻人很可能就是神所拣选来取代他的人。这两个人都是一想到对方就全身不舒服,对他们来说,对方好像老是虎视眈眈地想找机会把自己给吃掉。问题是知道了这样张力的存在,他们该如何来面对对方呢?

 

扫罗选择了让自己的肉体和血气来主导一切,对扫罗来说顺着肉体来行事是很痛快的,反正我是一国之王,百姓的一切,他们的生杀之权都在我手中,我一定得在这位年轻人成为更大的气候之前把他给杀掉来确保我的王位;而大卫选择了在任何情况下让神来主导他的命运,他明明知道选择这样的路是要付很大的代价,但他还是定意把自己交给那位一路在旷野中带领他,把他从旷野里呼召出来成为以色列王的神,大卫相信他的神是不会做错事的。

 

更重要的是大卫相信他祖先约伯所说的那句话【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如果是神要他做以色列的王,这个王位一定是属于他的,因为没有人可以抵挡神的旨意;但如果神最后决定是不让他做王,那也Okay,因为他本来就没有想要做王,他情愿继续去享受当个牧羊人在旷野独处时与神同在的那种亲密关系。

 

可是同个时间,大卫不是个天生就那么属灵的人,他也有血气和肉体就好像你我一样,他也像任何一个被神呼召来事奉祂的人那样(我这里不是指那些全时间事奉的人,而是指所有那些重生真心事奉神的人),大卫里面有从人来的抱负和野心。我们心中始终有两股力量(有人说一个好像是白狗,另一个是黑狗,牠们一路在我们肉体里面交战),就如使徒保罗所说的【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

 

大卫最大的挣扎是他里面的那只黑狗老是在作怪,但他却无法把那黑狗给制伏,他更是很难把那黑狗给杀了,但是当他遇见扫罗时,他隐隐约约地知道神好像是要透过这个王来对付他里面的肉体和血气,神要帮他把那黑狗,也就是帮大卫把从老亚当来的肉体和血气给杀掉。而扫罗本来是定意要杀死大卫这个人,但最终他成了神手中的工具来破碎大卫,破碎他的肉体和血气。神透过扫罗彻底地破碎了大卫,让他原始的个性被拔出、拆毀、毀壞、傾覆,然后重新塑造,使大卫那属神的特质能张显出来。

 

当困难越大时,大卫里头对神的谦卑和信靠也越来越明显,同时他对权势的兴趣也越来越淡化了,所以那些混江湖的人喜欢和他在一起,认为大卫是个不会用威望和权力来打压他们的人,其实大卫是被神破碎到对这些不再有兴趣了。他开始在人前的话越来越少,可是他在神面前的倾诉却是越来越多了。在被扫罗打击和破碎到最痛苦的时候,大卫把他的情绪,把他心里面的痛苦写在许多诗篇里,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像大卫那么深切地把那被神雕塑的感受写的那么真实。神也用大卫所写的诗篇在历世历代安慰成千上万在痛苦在冤屈的人。

 

大卫最不敢相信的是扫罗为了要保住自己的王位而疯狂的那面,因为他知道扫罗刚被神膏抹时是那么的谦卑,甚至比他还要谦卑掃羅說:「我不是以色列支派中至小的便雅憫人嗎?我家不是便雅憫支派中至小的家嗎?你為何對我說這樣的話呢?」】,所以在面对这些打压和侮辱时,大卫知道如果他的肉体和血气不被神钉死,迟早他会变得和今天的扫罗一样疯狂和没安全感

 

基于这原因,每当难来的时候,每当迫害来的时候,从人的表面来看大卫的选择永远是逃,是跑,是躲避,比如,[當夜大衛逃走,躲避了] (撒母耳记上19:10)[大衛逃避,來到拉瑪見撒母耳]19:18);[大衛從拉瑪的拿約逃跑,來到約拿單那裡]20:1);[那日大衛起來,躲避掃羅,逃到迦特王亞吉那裡]21:10);[大衛就離開那裡,逃到亞杜蘭洞]22:1);[掃羅在山這邊走,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在山那邊走。大衛急忙躲避掃羅]23:26);甚至当大卫自己的儿子押沙龍要杀他时,身为一国之君,他的选择仍然是逃 – [大衛就對耶路撒冷跟隨他的臣僕說:「我們要起來逃走,不然都不能躲避押沙龍了;要速速地去,恐怕他忽然來到,加害於我們,用刀殺盡合城的人。](撒母耳记下15:13-14)。

 

其实在大卫内心的深处他时时刻刻都处在天人交战的光景中我可以反击因为我的能力不会比扫罗差;我可以向扫罗来据理直争因为公理是在我这边;我可以把真相给掀出来,让世人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但大卫更知道如果自己里面的肉体和血气不被扫罗或押沙龍给钉死,迟早他会像他们一样的疯狂和没安全感。所以到头来,大卫的选择永远是把自己的主权和未来交在神的手上,甚至把他的王位也交在神的手中,让神来做主,让神来为他申冤。

 

就在这样的天人交战中,我们看到大卫一方面在内心深处不断地被神给破碎,被神透过人和环境来拔出、拆毀、毀壞、傾覆,又要建立、栽植;另一方面他也越来越认识这位当年他在旷野牧羊时所经历的神是何等的信实有恩慈。因着里面生命的改变,从外表来看,大卫所显出来的却是越来越谦和,越来越像个仆人式的领袖,就是这样的领袖特质显出了属神的特质吸引了许多勇士来跟随他,也正是这样的特质带来了凝聚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力量。

 

在你我的事奉中或在教会环境里,一定也有神所允许的扫罗等着要破碎我们,甚至有些比我们年幼的同工好像押沙龍那样想来欺负我们,当这些人的迫害来临时,大卫知道那些人是神所安排的,是神所允许的,为了要建造他,使他成为合神心意的王。而你我呢?当那样恶劣的环境或人临到我们时,你我是如何面对那些人呢?这不是个简单的问答题,这是个对神委身的决定。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门训与培灵.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