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火锅,又是火锅!

亲爱的代祷同工,            (火锅,火锅,又是火锅!)

伟苓昨天来到柏林,一下飞机就碰到零下的气温,这里的天气比钮泽西要冷了很多。从这星期三(12月1日)开始,白天居然还要降到20度(你可能读错了,我是指华氏20度,也就是摄氏负7度),晚上是华氏16度(摄氏负9度);星期四是更精彩了,白天18度(摄氏负8度),晚上是华氏13度(摄氏负11度)。

我以前一直搞不懂爱斯基摩人是怎样在阿拉斯加的大冷天里过日子的,因我知道他们绝不是到了冬天就整天呆在家里,外面还是有许多的活要干。那里除了气温特别低,冬天和夏天,一季是处在【永夜】的日子里,另一季是处在【永昼】里。柏林的冬天或许没像北极圈那样冷,但是有点这样的味道了。柏林人在冬天里也是有许多事要做,不能因天冷而让事情给停摆了。

昨天主日聚会完了以后从教会出来,伟苓第一句话就说【哇,天已经暗了】,我实在不能怪她,从中午一点我们进到教堂,那时天还是亮的,真好像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听我说来,她来柏林也真是辛苦劳命,要工作到夜晚才能离开教堂,事实并不是这样,我们离开教堂时才下午五点半多,但那时柏林的天色已经是暗了,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晚上一样。

回到家中,窗外的那大型圣诞市场和游乐场里到处是人,不少人在零下的温度里坐云霄飞车,过瘾的地方是穿着大冬衣大伙儿经历云霄飞车从高处往下掉,享受刺骨的冷风灌进衣服里的痛快;也有一群人站在煮蘑菇和烤德国腊肠的摊子前享受美食。最令外地人搞不懂的是,有一大群的人站在熬热红酒的摊子前喝红酒,在冷嗦嗦的天气里抱着杯子喝热红酒,就好像我们华人喜欢在冬天吃火锅,而且最好是开着窗子让冰凉的冷风灌进来配着火锅吃那才真过瘾,这样才能吃出火锅的特点来(唉,可怜的南方人,需要打开冷气机才能吃出火锅的味道来)。

来柏林以前,我就喜欢吃火锅,但是在北美我们很少吃到很過癮的火锅。我知道你们还在北美的华人读到这里一定会抗议,认为是我当年在美国太孤闻寡见了,美国也是到处可以吃到火锅。我不是指这点,等读完了这篇文章你们就知道我的意思了,来柏林第一次吃火锅是在2006年的12月,那回我们有将近20个人在一个房间里分了好几个锅子吃,那种场面可真是【壮观】。

在美国,一切都太舒适了,太方便了,到处有餐馆。到了冬天,是有些餐馆卖$19.99美金一人【尽你能力所能吃 All You Can Eat】的火锅,全家人到餐馆去吃,或两家人一起去吃也蛮开心的,因为预备火锅料真是太麻烦了,而且不一定能准备了那么的齐全,吃完火锅之后的善后清理工作也是件令人头痛的事;所以在北美,大家都习惯到餐馆吃火锅,在柏林也有不少餐馆冬天卖12.99欧元一人【All You Can Eat】的火锅,但我碰到最过瘾的火锅都不是在餐馆里吃的。

吃火锅时,需要的各样配件本来就多,除了各样的肉,鱼丸,青菜,土豆,芋头,粉丝,还需要【祖传秘方】调制的火锅酱料;这些都很重要,但会令人回味一辈子的都不是这些,那些在餐馆里都有,而是人,是那群在一起吃火锅的人,他们在事先,在吃的当时,在事后的互动,摩擦和配搭是会令你回味的。

只要天气一冷,柏林人(唉,我老是指柏林人,我的意思其实是柏林教会的人)就开始动脑筋大伙儿一块吃火锅了,你们没来过柏林的人可千万不要被我这样讲就以为我们这里的人很不属灵。这里的弟兄姐妹上能为主争战全力事奉,下能吃喝大伙乐在一起;如果这里有任何不属灵的人,那大概是我一个人了,整天就是在想各样好吃的东西。我的身材一向是很标准的,但每年在柏林碰到冬天我就紧张,生怕冬天还没过完,就看着我的体重直线上升好像窗外的云霄飞车那样。

去年冬天有一晚上八点半多了,突然接到一个弟兄的电话,他在另一个弟兄家里,说他们两家人之间有点问题需要我帮他们解决。听到弟兄之间出问题就够令我紧张的,况且是两家人之间出了问题那更是件不得了的事,所以我立刻赶到他们那里,到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多了。进去一看,真是令我暗叫【妈呀!】,桌上摆满了火锅料,两家人围在一起等着我吃火锅 – 晚上快十点开始吃火锅!!你们有这样宝贵的经验吗?那天晚上回到家都过了半夜,我就这样挺了个饱肚子,看着天花板到天亮,这也只有是当宣教士的人才有的特权和经验。

上星期六到一个家庭小组查经,查的是创世纪第五章,满滿一章的族谱他们可以精精彩彩地查了近两小时;查完经后,小組的人开会谈这星期六中午吃火锅的事,从场地的预备(有将近20人一起吃火锅,场地的安排可不是能掉以轻心的);火锅肉的预备(许多人强调要吃羊肉,柏林的羊肉没有羊膻味;最后的结论是买5公斤的肉,其中有4公斤的羊肉,一公斤的牛肉);到谁来把肉切成火锅用的薄片;谈到需要几个火锅,谁家里有火锅;也谈到其他青菜,饮料的预备。

看他们在讨论可真像当年上班时在做项目管理,一切都井井有条,样样事有人负责;写到这里你们可以感受到那吃火锅的开心了,其实重点不仅在吃火锅时,而是从一开始大伙在一起预备就开心。但是你最好相信这星期六吃的时候,也是会很痛快加上过瘾的。我们华人在吃火锅时,最容易显出我们的民族性,彼此谦让(我和你换位置,这锅是辣的);互相帮助(帮着夹肉);有福同享(人越多越好);有乐同乐(嘻嘻哈哈);有苦同担(不要忘了洗碗,把场地恢复原状)。

准备写这篇文章时,又看到另一封电邮关于年底同工训练营的筹备团队第三次的会议明天晚上在一位执事家举行;这位同工寄信说明天晚上很冷,气温降到华氏16度,所以我们会边开会,边吃火锅。看了信我立刻回信,告诉他们我和伟苓一定会去的!!我们会带冻豆腐,鱼丸和青菜去。你们想一起去吗?会很过瘾哦。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欧洲点滴.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