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来最冷的冬天

亲爱的代祷同工,               (千年来最冷的冬天)

几个月前在报纸上看到今年欧洲的冬天将是千年来最冷的一次,当时我是半信半疑的,因为我实在很难想象千年最冷的冬天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也想到地球是否会回到太古时期全地被冰冻的情形呢?据说恐龙就是在那段时间被冻成化石而消灭了。如今另一种比恐龙更槽糕的,更是横行全地破坏一切的人类,会不会也要因此被消灭,会不会这就是圣经里所说的神要审判全地的时候了呢?

不过想起彼得后书第三章所暗示的末世应该不是在极冷的气候来到,而是要被烈火銷化如彼得后书 3:10-12所说的【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切切仰望神的日子來到。在那日,天被火燒就銷化了,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鎔化】,我心里就比较释怀了

今年这里的气温在十一月下旬就进入零下的状态,但今年正式第一场雪是在十二月一日下的,当天立刻就有新闻报导说这是六十几年来破纪录的雪,我猜他们的意思是这是六十几年来十二月初下的最大最多的雪。从那时起,这里地上就一直是积着雪了。踩了不到几天,雪就被压成冰了。这里人的心情也从一开始看到白雪的开心,到后来随着雪变成冰,心情和思路也渐渐地冻起来了。

刚来柏林就发现,这里的女人喜欢穿靴子,这是在北美比较少见的。男人女人的颈子上都戴着围巾,而且出门时穿两三条裤子都是很正常的。几个星期前的一个星期五晚上我去小组查经,聚会完之后回家时的气温是零下好几好几度;一位弟兄在等车时一边嗦嗦地发抖,一边叫着说他今天穿了三条半的裤子还是感到好冷(一开始我还听不懂哪有人会裤子只穿半条的,后来仔细一想发现他讲的也蛮有道理的,所谓半条裤子是指内裤),你们可以想象柏林这里的气温是够低了吧。

非常感谢神,神知道伟苓和我非常有限,既是冬天怕冷,又是夏天怕热,所以祂感动许多弟兄姐妹在旁边帮助我们,照顾我们。唉,在環境的適應上你可以看到我们实在是难搞,但如果像这样的人都可以成为宣教士,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到宣教工场来为主作工了。要相信只要能向神专一,祂必定会看管你我的一切。

伟苓这次是十一月下旬来柏林的,她一下飞机就碰到零下的气温。去接她的那对夫妻怕她出了机场就冻坏了,还特意给她带了一件很厚的大衣。在她离开北美之前,有一位若歌教会的好姐妹为她从上海带了很厚的裤袜(可惜这位姐妹没找到男人穿的厚裤袜,否则我们这位多年的老同工一定也会帮我带几件回来了),这种厚的裤袜在北美在亚洲的你们是不可能会穿的。

而且十一月初我们从前牧会时一对被调到日本在东京上班的弟兄姐妹,看到了那段新闻知道欧洲今年冬天将会非常冷,所以偷偷替我们寄了日本最新的发明 – 会自动发热的高科技内衣和长裤(包装纸上写着【发热】;【保温】;【抗菌】;【吸汗速乾】;【静电气防止】;【形状保持】,读起说明书来我感觉这好像专门给太空人/宇航员穿的)。知道他们寄来这【新发明】我们也没太稀奇,我本来还以为这是一套有电热丝装备的内衣裤呢,因为这世代哪样的怪事都有,最近我才从新闻报导上看到有位大学教授在自己的头后面装了第三只眼睛,为了要能看清楚脑袋后面发生的事,所以这套会自动发热的内衣裤就不是那么稀奇了。

上星期六(11日)特别忙,我们从早上不到八点半就出门了,伟苓大约是傍晚才回家,我是将近晚上九点才回到家。那天的天气特别不好,从早到晚还不停地下着雨和湿雪。我需要穿上全副的冬天装备 – 头上戴着雷锋帽,脖子上绑着围巾,手上戴着皮手套,身上穿着羽绒衣,脚上踏着雪靴。从远远来看,这里每个人在冬天里走起路来都好像是胖嘟嘟的北极熊那样可爱。

那天的气温是在零度左右(好几星期来这是第一次气温回升到零度左右),所以地上的雪和冰有点融化了。走在上面好像踩在烂泥巴地上,不仅鞋子湿透了,而且还很容易因着不小心踩到湿雪下的冰而滑到,所以这里的弟兄姐妹经常为了赶车子而在结冰的路上跌倒。你们在北美的弟兄姐妹大概很少会在冰雪中滑倒的的经历吧?你们最常碰到的顶多是汽车在冰雪路上打滑而已。

就这样那天我们的鞋子从湿了到乾,乾了又湿;走在冰雪的地上使我想起九零年初期那两次去西伯利亚短宣的经验。两次去俄罗斯和西伯利亚我都碰到冰和雪,一次是十一月底,另一次是六月初;记得我当时心里面还曾向神默祷说 – 【神呀,如果你以后差遣我到冰天雪地的地方去事奉,我真愿意去,因为我爱你】,没想到神果然就把我们差到这里来了!!

伟苓那天在最后一个小组聚会完了之后,到一个亚洲超市去拿一些菜(我们教会有些姐妹在那里打工,所以他们会预先帮我们买些菜,放在一边等我们去拿)。那天她从那亚洲超市出来,小背包里装了一个大菠萝(凤梨),手上提着两颗又大又重的大白菜,加上几把青菜,和一大袋苹果,顶着风和雨冒着生命的危险(路上极滑无比)一步一脚印一祷告蹒跚地走回家。

到了我们住的大楼要开楼底的大门时,才发现钥匙在背包里,此时她把六,七公斤重的两袋东西倂成一手拿(没放在地上的原因是因为地上都是泥巴,雨水和冰雪),当她腾出另一手到背包拿钥匙的时候,背包里的凤梨居然摔出来了,大门也因着太重她一只手开不了。事后她告诉我说那天所发生的是她人生经历中不会忘记的一个回忆,也更深地让她体会到神对我们的应许“神的恩典在软弱人的身上显的完全”,感谢神给我们在各样的环境中来经历祂同在的真实。

你们那里还好吗?蛮想念你们的,希望你们能常在主里得到平安和温暖。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欧洲点滴.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