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的所见所闻 – 穿着和饮食

亲爱的代祷同工,            (柏林的所见所闻 – 穿着和饮食)

到现在这里的雪还是每天下个不停,地上雪已堆了相当高,是乾雪所以松松的。从窗内往外看,仍然有很多人为了日常生活需要走在厚厚的雪地上,看起来就好像一群黑蚂蚁在白面粉堆上。从穿着来说,在北美女人穿马靴是为了要赶时髦爱漂亮,或只是想用靴子来和穿的衣服搭配(我还见过有些女人在亚洲热带地区也穿马靴呢);但是在欧洲,马靴几乎成了女人出门的必要品了。在这里的女人很习惯穿靴子,不仅是为了漂亮,更是为了防寒因为我们在外面走路的机会很多。

除了马靴,在这里戴围巾不是为了点缀,也不是为了要漂亮,而是必要的;我本来没有打围巾的习惯,因为我认为自己打起围巾来好像脖子上绑了一条绳子那样没品味;所以每次打起围巾都会使我想起箴言第七章的那句话【好像牛往宰殺之地,又像愚昧人帶鎖鍊去受刑罰】而不舒服。

来柏林的头几年有一位爱我的弟兄每次看到我穿羽绒衣没有打围巾,他就很正经八百地提醒我要戴围巾,不仅为了要保暖而且还要保护喉咙,否则就很容易着凉了(你大概可以猜到这位弟兄应该是个广东人,也只有广东人会那么在乎保养),所以一段时间之后,我也逼着自己养成打围巾的习惯。

有了戴围巾的习惯后,我也开始会欣赏别人打围巾的方式。欧洲人还真会打围巾呢,他们有各种打围巾的方式,不仅打的实际也非常的艺术化,男男女女都很会打;只是到现在,我打的围巾还是像绑根绳子在脖子上那样,只要确定脖子不受凉就可以了(或许是太受到美国文化的影响 – 只要实际不注重漂亮或品味)。

另一个生活上的改变是 – 冬天出門穿两条裤子。我在北美住了三十几年从来就没有冬天穿两条裤子的习惯,因为出门都是开车,而且在北美冬天很少有机会在外面走路;但是来到这里后,发现冬天出门除了外裤以外,里面还需要再穿一条长裤,否则出去一趟回家之后脚和大腿会冻的特别不舒服。有位从北方来的姐妹非常有生活经验,到了冬天她就按着气温的高低把裤子分成五种等级来穿呢。

我们第一次来柏林是2006年八月,那时我和伟苓来带这里的夏令营。在营会时看到不论是大人或孩子会抓着一个长条的大黄瓜(Cucumber, Gurke)在啃,当时看他们生吃不削皮的大黄瓜,我们还有点大惊小怪,吃起来会不会是淡淡无味的呢?因为这是我们在北美从来不会做的事;北美的水果太多,人是不会把黄瓜或大黄瓜当水果来吃,顶多是在预备沙拉时切几片黄瓜放在沙拉里配个颜色。

后来听他们说长条的大黄瓜是这里的人(不论是德国人或华人)四季最喜欢吃的东西,既有水分,又清淡;既能当水果,又能当水瓶子(Bottled water)带在身上。而且主日来教会,做爸妈的也常把大黄瓜切成块(没有削皮)放在盒子里,孩子口渴了,或想吃东西的时候,就拿出来给他们啃着吃。和北美的小孩不同的是这里的孩子绝对不会说这玩意太平淡无味而吵着不肯吃,他们会像小松鼠那样边玩边啃地吃大黄瓜。

欧洲的孩子(我指华人)真好养。有几次教会主日聚会完了之后和弟兄姐妹一起离开教会,在回家的路上有个孩子肚子饿了,我看到她父母亲就到路边的面包店帮孩子买个椭圆形的面包(有点像法国的棒子面包,外面脆脆的,里面是软的,但德国的这种面包是椭圆形像个垒球那么大),小女孩就坐在火车上开心地啃起了这种白面包,就好像那些正宗的山东人喜欢啃那平淡无味的白馒头一样。

这里面包店里有各式各样的面包,有白面包,也有黑面包,因为他们有各种不同的面粉;但我们发现上面讲的那种椭圆形面包是最便宜的,大约是15分钱一个,而且它的销路也是最好。德国面包店里刚出炉的面包是非常好吃的,而这种椭圆形的面包也是德国人最喜欢吃的,白白的吃或夹着德国香肠吃都很好吃。

在北美各样的速食店很多,到处都是;在柏林,我们比较少看到北美来的速食店,这里是可以看到一些McDonald’s,KCF炸鸡,Burger King等速食店,可是在柏林(我认为在德国各处应该都是如此) 每个车站里都有面包店,而且在街口上也常看到面包店,这种店也兼卖咖啡,几乎每家店的生意都相当好。

刚来时,我们认为面包是德国人当主食来吃的,应该只有在超市里才卖的,所以搞不懂为什么柏林到处是面包店;住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比较能了解这情形。在柏林,一般的人是常常需要走路,或搭公共交通工具的,所以外出或上下班时会到这些面包店里买几个刚出炉的面包,店里面有各式各样既香,外壳又相当脆但里面却是很软的热面包,一方面肚子饿了立刻可吃,也可以带回家当晚餐吃。

伟苓和我常常在出去探访时走路走到饿了,就跑进面包店买个喜欢的面包来吃,顺便也喝杯咖啡。讲起咖啡,我绝对是个超级的外行人,但也只有外行人(还记得“满瓶水不响,半瓶水摇晃”这句话吧)喜欢评论不懂的事。我个人认为欧洲的煮咖啡(都是用蒸汽打出来的,来一个人就打一杯)当然要比美国的咖啡好喝(美国是一大壶煮好几十杯放在炉上,来个人就从咖啡壶里倒一杯),欧洲式的品尝咖啡(小杯)也比美国式的牛饮咖啡(超级大杯)喝起来要有味道多了。

讲到主食,这里很常吃的主食是土豆(或叫洋山芋)。在亚洲或北美的人很难想象德国的土豆有二十几种(或许还要再多些),都非常好吃。如果把土豆的外皮剥开来,这里的土豆里面肉是黄色的,在我印象中北美的土豆里面颜色好像是比较白。不仅德国人喜欢吃各样土豆,在这里住比较久的华人也喜欢吃土豆,特别是在这里长大的孩子,只要给他们一个烤好或煮好的土豆,他们就能乖乖地坐在那里吃起来,就好像他们啃德国面包一样,不需要加上任何的作料或牛油。

我们认识一位非常喜爱中华文化的德国人,他听不太懂中文,但奇怪的是当一群华人在讲普通话时,从他的反应和回应来看,他似乎都听了懂,或许这就是文化上的默契,也是他对中华文化的尊敬吧。关于土豆,这的确是德国人的文化中很重要也很自豪的东西,但他们很搞不懂也很佩服我们北方人能把德国人的主食当一道菜来吃,我指的是【炒土豆丝】,就好像我们华人看到“外国人”把米或米饭当成菜来吃时,我们也会大惊小怪的;这位外白内黄的“老外”就特别喜欢吃伟苓炒的土豆丝 – 香香脆脆的,但又带着一点辣味,还可以配着德国面包吃。

在德国的人除了以土豆当主食,我们刚来柏林时发现这里的肉店有卖五花肉,这是在北美很少能买到的,在美国也只有到中国城里的肉店才能买了到五花肉。各位代祷的男生你们可能比较少进厨房所以我需要解释一下 – 五花肉是猪肚子上的肉,切下来的五花肉都是带着皮,皮下有肥肉,接着是瘦肉,所以叫五花肉。

柏林有许多土耳其人,他们都是回教徒,是不吃猪肉的;所以我们的结论是德国人会吃五花肉。他们的五花肉是既漂亮,又好吃不仅肉中带着肥油,而且还有很漂亮的一层皮;伟苓最喜欢拿这里的五花肉来做韩国泡菜锅(韩国泡菜是伟苓珍藏的,从新鲜藏到发了酵,然后做泡菜锅会特别好吃),特别是在天寒地冻的时候,从外面回来,家中有这五花肉煮出来的韩国泡菜锅,吃进去保证让你的灵魂体从里面温暖到外。

写到这里,你们读了会心动吗?希望这些文章不会误导你们使大家感觉神似乎特别恩待柏林人,其实你们那里也一定有许多有趣的文化特质,只不过是我们人是常在福中就不容易知福,太习惯了目前的环境我们就无法享受到神刻意的安排。難怪我听过許多人说,人一定要常常出去跑跑,换个环境在那里待个几天,当再回到自己的环境时,我们会比较容易为神给你我所量身定做的环境,家庭,事工,工作,教会和肢体生活来感恩。

你们想出去走走吗?不要老是去你熟悉的地方,或又回你老家去探亲,千万不到等到你退休了,或等到你有多余钱的时候才出去。你一定要到不同的地方去走走,让我们一起来欣赏神在不同文化中的作为,那会使你的眼界,使你的心胸打开的,因为你会发现神的国度不仅在你的教会中运行,也不只是在你那地区運行,神的国度真是好大,好荣耀的;神在欧洲,也在边远的少数民族中。试试看,你不会后悔的。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欧洲点滴.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