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弟兄会的由来

亲爱的代祷同工,                 (柏林弟兄会的由来)

在这世代,那些对女性的存在不敏感也无法体贴的男人都会被人挂上“大男人”的名号。这种大男人心态和行为在亚洲男人的身上是尤其的明显,几乎是到了如果不是如此你就是“娘娘腔”地步,周围的社会就认为你不是个男人了。

但受到文革期间破除封建思想运动和西方基督教文化的影响,有这种思想和行为倾向的大男人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对象了。所以近几十年来,“市面”上比较看不到这类的男人;但这种“严打”带来的后果是那些“收敛”起来的大男人变得不知道该如何做个真正的男人,就好像一个从小习惯用左手写字的人,被老师强加管教叮咛必须要用右手写字之后,有好长一段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写字了。

我们这种从亚洲文化出身的人,要学习做个不是大男人实在不容易,那一定得要有适当的环境才有可能培养出这方面的敏感和体贴,否则男人的骄傲,男人那直来直往的不敏感,和“断了好几根神经”的个性还是很难有机会被矫正或磨掉。比如我就生长在一个不会对女性敏感的环境 – 我是个北方人,又是长子,再加上家里除了妈妈以外没有任何的女性(所以我母亲从她结婚以来就一直是住在“男生宿舍”里),所以我从小就以为天下的人和事都应该是绕着男人转的,我知道许多姐妹会恨死我这样讲,但那真是信主以前的我,是彻底无药可救的大男人。

到了信主一段时间之后,九零年代初期圣灵在北美开始了【守约者 Promise Keepers】运动(后来也影响到世界各地)。这是个纯男性纯弟兄的运动,每年他们在各地找大型的运动场或运动馆举办特会,一整天的聚会每次都有好几万个弟兄聚集在一起。1997年的九月我也参加了在华盛顿DC白宫前大广场一百万个弟兄的聚集,那次大家在一起敬拜神,向神认罪祷告,好几次当众弟兄们跪在地上大声向神呼求,求神的复兴临到的情景是非常震撼人心的,而且当一百万个弟兄以他们低沉沙哑却雄壮的声音一起唱[信靠顺服 Trust and Obey] 时,你简直可以感受到神的国就在这样的敬拜中临到了现场。

刚开始接触【守约者】运动的时候,我很难接受他们所讲的道理,因为他们认为这个世代有那么多的问题是因为男人把神所托付他们的责任给抛弃了。男人滥用了神给他们当领袖(Leader)的权柄;因此【守约者】运动认为世界各地的社会问题是因为家庭出了问题,而家庭问题的根本原因是男人出了问题。这种观念对一个从小在男人至上环境长大的我来说简直是个侮辱,是很难接受的。

但对圣经和人性越来越清楚之后,我发现【守约者】运动所讲的是对的,这一切问题背后的症结的确是在男人身上;包括夏娃会吃禁果,亚当是应该负责任(写到这里,我猜想一些弟兄一定会怪我这样讲,但这的确是我信主之后的领悟)。【守约者】运动强调男人需要在彼此的叮咛和帮助之下守住以下七项约定,

1. 身为【守约者】我要定意透过敬拜,祷告,和遵守神的话语靠着圣灵的大能来荣耀基督。

2. 身为【守约者】我要定意和一些弟兄产生真实的肢体关系,知道我需要有这样的属灵伙伴关系来帮助我守住这些约定。

3. 身为【守约者】我定意要在属灵,道德,伦理,和性关系上保持我的圣洁。

4. 身为【守约者】我定意要透过爱,保护和圣经原则来建立我的婚姻和家庭。

5. 身为【守约者】我定意要透过我对牧师的尊敬和祷告,以及透过奉献我的时间,心力,和资源积极地参与教会事工来支持我的教会。

6. 身为【守约者】我定意要跨越种族的歧视和宗派的隔阂,活出圣经所强调合一的真理来。

7. 身为【守约者】我定意靠着遵守耶稣在马可福音12:30-31所说的【最大的誡命】和在马太福音28:19-20所说的【大使命】来影响我周围的世界和环境。

2006年我们来柏林教会时,发现教会内的弟兄太少了,而且当时弟兄在教会里不仅圣徒形象很低,而且自信心也很低落认为自己不够属灵所以都不太讲话也不会主动地参与事奉。看到这些男人的样子会使你想起民数记13章里那十个探子自卑的心理 -「我們不能上去攻擊那民,因為他們比我們強壯。」 探子中有人論到所窺探之地,向以色列人報惡信,說:「我們所窺探、經過之地是吞吃居民之地,我們在那裡所看見的人民都身量高大。 我們在那裡看見亞衲族人,就是偉人;他們是偉人的後裔。據我們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樣;據他們看,我們也是如此。

问题是我们的姐妹们不见得是如此看待她们的弟兄,教会里的姐妹对自己的弟兄是有很大的期望,就好像迦南地的人不见得是这样轻看那些探子,但是我们的弟兄却认为自己不行,认为别人一定比我们好,他们一定比我们强壮,而且以为别人看我们一定是像蚱蜢那樣,其实我们是轻看了自己。

了解了这些背景,你们会比较清楚为什么柏林教会在三年前开始了弟兄会。我们把弟兄会的对象定位在已婚的男人,因为已婚男人比较能认清楚自己的需要和软弱,他们比较会希望找到一个真正的肢体生活,所以我们从两个已婚的男人开始了弟兄会(我是其中的一个)。弟兄会不是一个正式的团契或小组,我们不定期地会在一起聚集,吃,喝,分享,露营,划船,骑自行车,烧烤,拔河。在神的祝福下,一段时间后柏林教会的弟兄开始能彼此敞开,开始能有效地表达出他们心中的感受,也能在痛苦和需要时彼此抱在一起,哭在一起,一起奔跑天路。

在两个星期前的冬令退修会,神把我们的弟兄会提到最高点。神的灵好像使徒行传第一章那样,当120个人关在马可楼的楼上迫切祷告时大大地祝福了他们,神也在那天晚上在那关闭的房间里祝福了我们。三十几位弟兄,里面三教九流都有 – 从厨师,学生,到工程师;从小学没毕业的,研究生,到博士后;從老的到少的;從华人到德国人,当大家合一地来到神面前认罪求复兴时,神的同在明显地临到我们,圣灵大大地祝福了众弟兄们,下篇文章将会分享那天晚上的盛况。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感恩与见证.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