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那只大癞蛤蟆?

亲爱的代祷同工,                 (谁是那只大癞蛤蟆?)

2010年底的柏林退修会有安排一堂弟兄会,本来我们要分享的题目是【做男人的艺术】;这是个不仅弟兄想知道,连姐妹们都想跑来“偷听”的题目。我说偷听的原因是根据弟兄会不成文的规矩“弟兄在一起聚会时是不能有姐妹在场的”,所以“贵”为师母的伟苓,每次当我们家开弟兄会的时候,她也不能待在家,需要请她到外面流浪三,四个小时,等到弟兄会结束后再回家。

但神在这次营会第二天晚上弟兄会开始前几分钟提醒我,如果给他们一大堆如何做男人的教导,而忽略了那最重要的点,也就是,回到创世纪第三章知道我们得罪了神,男人必须要代表他们的家庭向神认罪悔改,重新对准我们和神之间的焦距,否则更多的教导,只可能成了更重的枷锁在这群已经够可怜的男人身上了。

接着神要我在众弟兄面前读历代志下第七章的一段大家都很熟悉的经文 – 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 我必睜眼看、側耳聽在此處所獻的禱告。

所以,那天晚上弟兄会在开始时,我再一次地提醒众弟兄我们辜负了神给男人的托付,我们得罪了神;不仅是如此,我尤其是他们当中最槽糕的一个。我深深地体会到神是非常乐意祝福我和伟苓的家,神更要透过我来祝福柏林华人教会,神的祝福会像滋潤田地的春雨一样,像从山上流下来的泉水一样,如经上約伯記 29:23 所说“他們仰望我如仰望雨,又張開口如切慕春雨”;也如何西阿書 6:3说的“我們務要認識耶和華,竭力追求認識他。他出現確如晨光;他必臨到我們像甘雨,像滋潤田地的春雨”。

明明知道神的祝福来到了,可是我却发现自己像山泉从山顶流下来的路径上躺着不动的那只大癞蛤蟆把水给挡住了;因着罪我挡住了神各样的祝福。就在那刻,我不能控制地跪了下来,向神认罪。唉,我忘了自己是牧师,也没考虑这样的举动会不会丢人现脸,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希望自己在神面前能手洁心清。

接着整个关闭的大房间里就听到一大堆弟兄也把他们的椅子移开,跪下来向神认罪。我们先从个人和神的关系来认罪;接着是每个弟兄开声地以一家之主的身份代表他全家向神认罪,认罪之后我们向神求保护,也求神的祝福大大地临到我们家中的每个成员;那些未婚的弟兄为自己认罪之后,就为他們还健在的父母,家人来祷告,也会他们所属的柏林教会小组来祷告,因为那是他们属灵的家;最后那天晚上我们为自己的小组,为柏林教会,以及为国家的复兴来祷告。整个弟兄会的过程从晚上六点四十五开始,一直到了八点半还没有结束。

当我们开始把自己的罪带到神面前来承认时,很快地就听到许多跪在各个角落的弟兄在圣灵光照中开始哭泣。我听到一位弟兄哭到必须用卫生纸的地步,不幸的是他没有带卫生纸(华人的文化传统中,男子汉有泪不轻弹,所以大概很少有弟兄会随身带卫生纸只是为了要防自己会掉眼泪),但那天晚上他身上刚好有张A-4的纸(就是电脑打印用的纸),所以我不断地听到从某个角落传出来用A-4的纸擤鼻涕擦眼泪声音;因为那种电脑纸是硬邦邦的所以擦起鼻涕眼泪来声音特别大。这就是我们弟兄的特色 – 豪放,不拘小节,如果地上有片叶子也可以拿来擦眼泪的;但重点不在这里,而是他们那天晚上真情流露地在神面前的倾心吐意。

在每个弟兄默默地向神的认罪祷告完了之后,知道我们在神面前是手洁心清的,我请求弟兄们拿起神给男人的权柄,开声站在破口上,为自己的配偶,为他们的家来祷告求神祝福我们的姐妹,祝福我们孩子和我们的家庭。

我讲完话,安静了一段时间后,一位跪在地上的弟兄开始带着眼泪呼求神的怜悯和恩典,接着他拿起了代祷祭师的宝剑为他的姐妹,为他两个孩子祷告,事后许多弟兄告诉我他们被这位弟兄的祷告给激励,不是因为他连小学都没毕业居然能做如此祷告,而是他在神面前,在人面前那么透明,真实和谦卑的生命。这位弟兄祷告完后,其他人也一个接一个地带着一家之主的权柄为他们的家来祷告。

一位很事奉主的弟兄,也在这当中有个破碎自己的祷告 – 神呀,我得罪你,我在人前活的不透明,谢谢你光照我让我有勇气敢在我弟兄们面前打开自己承认我的罪;神啊,让我再一次和你的关系能和好,以至于我能成为我家人的祝福,也成为你的祝福。我为这位弟兄感恩,营会最后一天的早上他告诉我,神开始在他们家做更大的事了。昨天伟苓和我还去探访这对夫妻,因着知道这位弟兄对神是那么的在乎,我们为2011年神要做在他们身上的事有极大的期盼和感恩。

也有位刚受洗的弟兄,本来是从来不会也不敢在人前祷告。从生长的环境中他受到许多的打击和伤害,人生路上他也自暴自弃过一段时间(他真是耶稣用极重的代價买赎回来的弟兄,我很相信以后日子神在他身上必定有奇特的计划),就在我们弟兄会的祷告快结束时他开口祷告,带着眼泪带着战抖的声音求神的赦免,更求神的医治他和家人的关系,从那天晚上起,这位弟兄简直是变了一个人了。

另一位很内向刚结婚的弟兄,他是个很善良的人,面对刚成立的家庭一直很挣扎该如何成为一家之主来带领他的妻子往前走。突然间我听到他在祷告,仍然是用那很内向的声音,但每句话里都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诚恳,是那么情词迫切,那一刻我知道这位弟兄从一个男孩变成了一个男人,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了!

弟兄会之后的第二天晚上在营会里有个弟兄跑来找我,告诉我圣灵在催逼他和另一个弟兄和好,这两位弟兄都在那天晚上的弟兄会中被神摸着。他们几个月前在小组中不仅闹翻了,而且几乎反目成仇。男人的自尊心是很强的,特别是在彼此闹意见后,如果没有圣灵的工作在这当中,他们不太可能向对方承认自己的错。

看着这位弟兄,我心里想着[神呀,愿你得到所有的荣耀,也愿你因着这位弟兄的谦卑大大地祝福他和他的家]。最后一天在离开营地之前,这两位弟兄见了面;当那位弟兄结结巴巴地对另一位弟兄说[请你原谅我对你的态度,和行为]时,另一位弟兄立刻冲上前去,紧紧地抱住这位弟兄说[我也错了,请原谅我]。看到这景象我的灵再怎么迟钝也会知道 – 神真是在我们当中行奇事,愿祂得到一切荣耀。

看到他们彼此抱在一起的样子,我偷偷地离开了这对弟兄立刻想到1997年在白宫前的大广场[守约者]聚会时看到那群弟兄彼此抱在一起的样子,我更想到诗篇133篇上的话 –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這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又好比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山;因為在那裡有耶和華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

那天晚上的弟兄会中有个福音朋友也在里面,当天中午吃饭时我和他谈话时知道他几个月前在柏林拿到了博士学位,很快地他就得到加州一个研究单位给的博士后工作,可是去美国的签证办了好久都下不来。他对这福音不反感,但就是信不来,或许是生物和化学的研究做多了,所以圣经的許多点在他理性上很难过去。

在弟兄会祷告快结束时(我们已经祷告了一个半小时了),这位福音朋友突然开始祷告了,我相信每位跪在那里的弟兄耳朵都立时打开了,因为他用的是那完全不是基督教的术语在祷告 – 【神呀,我知道是你在催我祷告,是你在催我回家,神呀,求你接纳我】。弟兄会结束后大家仍然在那房间里的时候,我问这位福音朋友愿不愿意接受耶稣为他的救主,当他说愿意之后,我们把福音解释给他听,然后他在众弟兄的面前,更重要的是,他在神的面前做了他的决志祷告。

决志祷告后许多弟兄上去抱他,那时我在他耳边轻轻地说“神会很快地带你离开柏林去加州上班”。就在刚过去的这星期天主日聚会后,我看到这对夫妻还坐在教堂里不肯离开,所以我走过去打招呼,这位刚决志的弟兄很兴奋地告诉我,他们从营会回去的第二天从信箱里拿到的第一封信就是美国大使馆寄来的信,里面清楚地告诉他们签证通过了,所以他们立刻买了一月十八日的机票去美国。

看到他们高兴的样子,我偷偷地问这位弟兄,当初这个签证一直办不下来,是不是有只大癞蛤蟆挡住了该来的祝福呢?他毫不犹豫地说【是】,接着我问他到底谁是那只癞蛤蟆?他笑笑地指着自己。其实一个不小心,我们都可能成为阻挡神祝福的那只癞蛤蟆,不是吗?求神帮助我们,求圣灵不断地光照我们,让我们能一直手洁心清地活在祂的荣耀和圣洁中。

那天晚上在弟兄會中耶穌所行的事還有許多,若是一一的都寫出來,我想,所寫的書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唉,能与神面对面真是好,能被圣灵更新真好,希望这样的经历不是像昙花一现,或像个爆发过一次之后就不再爆发的火山那样,一辈子就只有这么一次的机会,求神帮助我们能时时,能常常活在祂的面光中。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感恩与见证.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