槽糕,我被抓了!

亲爱的代祷同工,              (槽糕,我被抓了!)

你们有没有被人抓到的经验?我不是指小时候玩躲猫猫游戏时被人抓到,也不是指你做错事被圣灵光照被神逮到的经验,而是那种你做错了事或做了坏事,当众被人抓到的经验,如果从来没有过这种经验,你很难体会那种羞愧的感觉,不幸的很(也很丢脸),最近我居然碰到这情形,所以可是深有体会。

这里所说的经验可能是你考试作弊,蛮以为自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认为监考的老师更是不可能发现,却没想到当老师走到边上时你太紧张了,“小抄”不小心掉在地上而被发现!也可能是找工作时,你在履历表里加盐加醋,明明是大学没毕业,硬说自己是大学毕业而且还是从名校毕业的,没想到上班第二个月,人事室打电话找你去谈,他们无法在那所名校查到你的毕业记录。

也有可能是报税的时候,不仅你少报了不少的收入,你还多报了许多不该抵税的费用,蛮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国税局在千万个税单中查不到你,没想到国税局来了信,约你去谈;最近全家开长途车去旅行,一眼望去百里无车,心情特好,所以车子越开越快,正在为你的车和驾驶技术得意时,突然在后视镜里看到警车不断地向你闪灯要你立刻停下来。槽糕,你被抓了!

以上都是我虚构的,但是蛮生活化的情节,这些都可能发生,但不是每个人都会碰到。牧师,传道人应该是最清高的,他们应该是信徒的榜样,而且是神的仆人,也是神国派来的“大使”,驻外国的大使理当是不受当地的法律来辖制,他们应该永远不可能被当地人抓的。没想到最近我这位堂堂传道人是神的仆人,居然被地上有权柄的人给抓了,是做错了事当众被人给抓了。这可是很难为情,不该拿出来讲的,但还是需要在博客上记一笔,否则很容易忘记这惨痛的经验。

两星期前的星期三,趁着我们放假的时间去探访了两家人,不巧的是一家在柏林的东南角上,另一家在西北角上,所以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火车上。第二家人探访完了,搭火车回家时人都快累摊了。从早上九点多出门,到要回家时已经是晚上快七点了,那天我们搭了四趟火车,所以一上火车就想找个空位小睡一下。

柏林的大众交通工具没有售票员,上车前也没有收票员,他们相信你一定会上车前在售票机器里买票,或你已经有了月票或年票。这里的车票是适用在市内的火车,地铁,公共汽车,和轻轨电车;但为了确保不会有不法份子明着欺骗不买票搭车,他们雇了人,两人一组地随机上车抽查,所以你需要把车票带在身上。

车门一关火车刚开动,就出现了两位身穿便服的查票员亮出他们的身份证。为了要确定不会有漏网之鱼,他们一个从车厢头查起,另一个从车厢尾查起。过去四年多来,这种场面我们在柏林是见多了,所以也和大家一样无可奈何地从皮夹子里拿出年票来给他们看。

伟苓让他们看了年票之后,我还在皮夹子里翻。男人不像女人有个大包可以用,我们只能有皮夹子,但是里面东西太多了,每次找起东西来就像统计学“坏运定律”说的通常要找到最后一个口袋才能找到。不幸的是,这回连统计学的定律都无效了,我无法在皮夹子里找到车票,也无法证明上车前我有买车票。

这两位“执法”人员就把我们请下车,在空旷的站台上要求我付40欧元的罚款,可是我向他们解释我是有年票的(猜猜看那时我们是用哪种话和他们沟通的 – 用普通话,还是德语,还是用英语?),只是突然间想不起来车票放到哪里去了,那时心里还嘀咕着千万不要是在我掏皮夹子时掉了,所以他们就拿了我的护照,记下重要的个人资料,给我一张罚单要我到某个地方去交罚款。

这两位查票員离开后,我们在冷缩嗖嗖的站台上,开始了脑力激荡想知道到底那张车票丢到哪里去了,因为我们几乎每天都出去探访或参加小组或办事,这些都需要搭大众交通工具的,所以我身上一定是有车票的。我们从星期三,想到星期二,到星期一,最后想到星期天晚上和一群人主日聚会后,去餐馆吃饭,回家时没有火车搭,所以我们坐了公共汽车,上车前需要把车票亮给司机看。

唯一的可能性是那次拿出了车票没有立刻放回皮夹子,所以有可能在我西装口袋里,想着想着下一班火车也来了,我们就带着一丝丝的盼望跳上车回家了。一进家门,你们可以猜到我们就立刻去翻上星期穿过的西装,果然在里面找了能证明我是无辜的证据,否则话传出去说一个堂堂的传道人明着逃票,那可是不好了。

接着是如何向当局证明我有车票,而且我有年票。也只有用年票的人可以不用罚40欧元,只需要罚7欧元的手续费。但我搞不懂的是,车票上完全没有注明名字,我该如何证明我有买年票呢?我们立刻打了电话给一些有这方面经验的人(唉,是那些曾经被抓过的人),他们要我把全年的车票,和这个月的车票一起带到罚款的机构,向他们证明我是无辜的。第二天我们就去了,他们看了车票之后,就立刻告诉我需要付7欧元手续费的罚款,“被抓的事件”就这样过去了。

柏林的车票不是个硬卡片,只是一张像名片大小的软纸,所以很容易丢掉。另外,这里的姐妹出门有时候需要换皮包或背包,所以极有可能她们忘了把车票换到这个皮包来,而且每个月的月底,有买年票的人容易忘记把下个月的车票放进皮包或皮夹里,这些在查票时都不是理由或借口,查票員只认你我是否有车票,他不管你忘了带车票的理由是如何。

看来每次出门,除了需要提醒自己不要忘了关火,从现在开始我们还得在大门上贴张纸条 – “不要忘了带车票”。这种经验是在北美时所没有的,北美的人出门很少会忘了带汽车钥匙,即使是忘了也能立刻发现因为你不能打开车门更不可能发动车子,所以你可以马上回家拿钥匙。但是,在这里每次出门都需要搭大众交通工具,如果忘了带车票,你只有可能在被查到后,才发现车票不在身上。

事实上,在那天被抓到之前,我前几天已经出门好几次了,因着没有碰到人来查票所以我一直没发现车票不在身上。有人说这是神的恩典是神对我的保守,我认为这与恩典无关,神如果这次没有把我当众给翻出来,我就会一直以为有车票在身上不知道自己还有可以改正的成长空间。

真正的恩典是神把我们的错误,神把罪显出来使我们有机会回头,使我们有机会靠着耶稣重新与神和好,不是吗?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欧洲点滴.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