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筒马靴你穿过吗?

亲爱的代祷同工,              (长筒马靴你穿过吗?)

写这篇文章其中一个原因是因着美国东海岸最近老是大雪下个不断,我真不知道从前自己在钮泽西冬天的那些Good Old Days到底福气,还是倒霉;至少我现在是不用铲雪了,也不必活在冰上开车的刺激里,但心情还是蛮复杂的,因为在这种天气里我常想到在主里一起成长的那批“战友们”还得在冰天雪地下挣扎,他们每次一下雪就忙着铲车道上的雪,还得要提心吊胆地在冰雪地上开车。

柏林这里冬天的情形就蛮不一样的。欧洲这里得忧郁症的人不少,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大概是柏林冬天天色很早就暗了,十一月的时候不到下午四点天就黑了,而且也相当的冷,所以感觉很不好,容易让人感到没有盼望,而且今年的冬天来了特别早,十一月下旬气温已经到零度以下了,而且十二月初就下了大雪。

这是伟苓和我在这里过的第五个冬天,所以我们各样的冬衣都有,里面穿的厚长棉裤不仅伟苓有好几条,连一辈子不习惯冬天穿两条长裤的我,也有好几条厚的长棉裤;光是羽绒衣我就有三件,伟苓的冬天大衣也不少,而且去年十月来柏林时我还特地带了一件很厚的羽绒长大衣因为听说今年的冬天将是千年来最冷的一次,所以目前预备的冬天装备可以保证让我们舒服地活在零下十几度的日子里。

以前在钮泽西时,一年四季出入都是开车,而且冬天是从家里的车库上车几乎不用接触到外面的冷空气,但是来到柏林就不同了,如今处处都需要走路。刚来时看这里妇女穿着很时髦的马靴,冬天几乎每个人都穿马靴,有形形色色的马靴,不论是马靴配裤子或配着裙子看起来都很帅气,所以刚到柏林时我以为这是因为欧洲的穿着要比美国要先进,要时髦多,但是来了几个冬天之后,发现在这里女人穿马靴不仅是赶时髦,更是必要的,因为需要在外面走路的机会太多了;连一辈子没有马靴没穿过马靴的伟苓,也穿起马靴来了,看起来她还真好看。

这样说来好像是女人带动了穿马靴的风气;但不少人说穿马靴是男人开始的,而且是德国男人开始的。有一回我问一个人,为什么他会认为马靴是德国男人带起这风气的,他说因为看二战电影时,发现所有希特勒的军人都穿马靴,就是那种黑色长筒的马靴,把小腿包着紧紧的,不仅是帅气,也有让人有种“不战而胜”英勇的感觉,军人穿起马靴来真有孙子兵法说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气势。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以为在德国在柏林冬天的时候,满街的男人都是穿马靴,其实不是。冬天甚至下雪天在路上,男人穿的鞋子还是和平时差不多,我很少看到男人穿长筒靴子,顶多是半筒的雪鞋。大多数的男人还是穿登山或走路鞋,因为那种鞋子鞋底的纹路比较深,在雪地上走路可以防滑。

不过这里冬天有种奇怪的东西是我们从来没见过的(感谢神,年纪都一大把了,居然还有从来没见过的东西,所以我们是可以活到老,学到老)。有一回我们探访回家,地上处处结冰,实在很危险;走在路上好像刚学会走路的婴孩一样怕怕的,突然我们听到远方有个奇怪的声音不断向我们靠近,好像电影里看到的外星人或机器人向你走近的声音,等到人靠近了,一看,居然是个老先生。

不但如此,他在冰雪的路上走起路来好像练过轻功似地,健步如飞,看了我们目瞪口呆,想着或许再住个十年,我们也可以练成像他这样的轻功了;可是想想又不太对劲,刚刚我们听到机器人走在硬地板的声音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再往他脚上一看,原来声音是从那里出来的,可是我们想不通的是,他明明是穿着普通的鞋子,怎么会有那种怪声音发出呢?

后来,弟兄姐妹告诉我们,这里有种东西底下是钉子,是一对的,可以套在普通的鞋子上,走起路来好像是穿着跑百米的钉鞋,踩在冰上也不怕,在冰雪地上走起路来当然就健步如飞了,难怪那位老先生那天走起路来是那么神气,而伟苓与我看到他走路时,我们好像是两位七老八十的人,老态龙钟地走在冰雪地上。

自从知道伟苓在家门口因着冰雪太多而滑到之后,弟兄姐妹对我们很关心也蛮担心的,深怕两位老人家,在这大冬天里,因着不知道照顾自己而给大家添麻烦,所以有两家人合资替我们买了两套底下是钉子的那玩意儿,一人一套让我们在雪地上也能健步如飞。可惜有了那高科技的走路器之后,这里地上的冰就化掉了。

(有些国内北方来的姐妹,平时在妇女小组聚会时她们私下会称呼我们“老头”,“老太”。不幸的是,有一次用这名词提到我们时被我听到了,坦白地说刚听到这称呼时,我的自尊心真是大大地受伤,明明我们是一对“郎才女貌”的人,居然被她们叫成“老头”,“老太”(写到这里我眼前又出现了电视或电影里那些“老头”,“老太”的样子)。后来她们再三地解释这绝对是对我们的尊称,因为在东北人的习惯里,他们也只会称呼自己的爸妈为“老头”,“老太”,别的人还甭想得到这样的尊称呢。)

我们这里最近有好几个星期气温都在零度左右,比起十二月来是相当的好,或许是神在怜悯我们,但也有可能北美下的冰雪完了之后,冷锋又会跑到欧洲来了。其实重点不在于天气的好坏就如诗歌所唱神未曾应许天色常蓝,而在于我们是否愿意靠着神来经历各样的环境;活在冰天雪地里只要有神的同在,你也能发现许多的乐趣和可爱的人在你周围。但那些活在基督以外的人,即使是生活在四季如春的地方,也有可能在人生路上碰到另一种冰雪,不是吗?到时候还不一定有一群真心可爱的人,如我们在这里碰到的主内弟兄姐妹拉起你来,陪着你一起走。

也将这篇文章送给那对刚刚离开我们去加州上班的弟兄姐妹,我知道你们很想念欧洲也想念柏林这里的教会生活,神既然带领你们去美国,祂也必然会为你们安排适合你们的教会,希望在那里你们能开始所熟悉的肢体生活,愿神祝福你们。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欧洲点滴.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