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心面对会众的奉献

亲爱的代祷同工,              (忠心面对会众的奉献)

上篇文章谈到教会该不该收一些“来路不明”的金钱奉献,那里指的不仅是非基督徒的奉献,也包括信主的人。对奉献的人来说,很自然地当我们把钱奉献给教会,我们一定会对教会有期盼,希望他们能妥善利用我们奉献的钱。有些人甚至还会要求教会给他们明细的账目让他们知道每笔钱花到哪里去了。

就像我们华人说的“爱之深,责之切”,弟兄姐妹这种对教会关爱的心是可贵的;但这种观念和作法是世俗的,是不合圣经的,因为我们的奉献不是给教会这个机构,更不是给教会的牧师或给主要同工的。教会是属于神的,基督是教会的头,我们把钱奉献给教会,就是把钱奉献给神。奉献之后,教会该如何使用这些钱,这就不是你我的责任了,我们更没有权利来质问教会为什么不是按着我们的想法来使用所奉献的钱。

话是这么说,教会的执事会(这是整体教会的代表,也是教会里主要的决策单位,是那些为教会的运作操心操劳的人)不能因着我上段所说的就认为会众既然把钱奉献给教会了,所以我们高兴怎么花,高兴怎么用就怎么用,反正会众没有权利来过问,这种心态更是完全不对的,是得罪神的,因为执事会只是神在这教会的代表,执事会完全没有自主的权力,他们是按着神的心意来做事的。

我认识一个教会,他们对使用奉献来钱的观念就很世俗化。每年在做年度预算时,他们会多加一些预算,然后抱着一个观念那就是当年的预算是一定要用完的,所以有一回在一个福音活动成功地结束之后,他们有个部门大开庆功宴,在宴席中吃各样名贵的海鲜,居然每个人还叫了大龙虾;而且每次有外来的讲员来教会讲道之后,他们会请讲员和很多人一起去大餐馆好好吃一顿,因为这些人认为外来讲员需要好好地接待。事后这些不好的行为被会众质疑时,那些主要同工还理直气壮地告诉会众,他们所花的钱都是在预算里的,没有多花教会的钱。

听起来好像蛮有道理的,他们好像也蛮了解如何运用预算,可是背后的心态却是犒赏自己的肚腹,让人知道在教会里当同工,或当执事的人是享有特权的,是高人一等的。这种习惯形成的话,在一些不成熟的教会或信徒当中就形成了人拼命想进执事会的风气,因为进了执事会就等于进了权力的中心,不仅代表了我身份的不同,也代表我有权利来支配会众奉献的金錢和各样教会的财物。

除了同工可能有乱花钱的习惯,教会对奉献结余的处理也有不同的看法。按着教会成立的规章来看,在很多国家里教会是享有免税的权利(所以教会买东西,是可以不用打税的),而且教会也可以给奉献的人发抵税的收据,在美国这是按着国税局501-C的规条来执行的,只要能遵守非盈利机构IRS 501-C的规条,教会就享有免税的权利。(这税法规条里面的要求很多,举些例子来说,比如牧师每年的讲道中,对时事评论的信息不能超过某个百分比;为了总统或国会的选举,牧师在讲台上不能鼓动会众去偏好某个政治党派,等)

所以,教会有这样的权利(或优待)那是因为教会是属于非盈利机构,教会的所作所为需要遵守税法严格的规定。既然是个非盈利机构,教会除了接受人的金钱奉献以外,理论上教会是不应该生财的,也就是说教会本身是不应该会“赚钱”的。所以一般有奉献结余的教会把这些结余放在没有利息的银行户头里,但有些头脑灵光的教会和同工,会用一些看起来是合法却是弯曲的管道把教会的盈余放到股票市场去投资(他们认为是投资,但我个人认为那是投机,而非投资,可惜的是一般人分不清楚财务投资和投机的不同),为了是要让这些结余能够保值也能让钱来滚钱得到更多的钱,毕竟神要我们做个金钱的好管家,不是吗?

其实這些同工对金钱的想法和作法是完全错的,而且这些不仅不合乎预算使用的原则,把教会结余放入股票市场来增值更是个投机心态,是不合圣经的原则,而且我们把“当个金钱好管家”的定义给搞错了。

公司或机构有预算的做法是好的,但我们需要对预算的使用有正确的了解。一般错误的做法是每个做预算的部门会尽量把预算做高一些,这样可以和公司或机构的财务部门或财务长(CFO)多要一些钱,然后会计年度底的时候用各样方式巧立名目地把今年多余的预算给花光。很多公司会这样做,上面提到的那教会的同工也是这样做,所以借机大伙人上馆子吃一顿龙虾大餐,把多余的预算给花光。

预算的目的不是给人权利来花钱,而是让你我对金钱的使用能更敏感,能更负责任。这里所谓的“负责任”不仅指有了预算制度之后我们不会因此而乱花钱,也是指在年度开始之前做预算和计划时想到哪些该花钱的地方和事工,透过所做的预算提醒我们在新的年度里一定要去做。

柏林教会和一般教会是一样的,我们有清楚的财务管理制度,比如每星期天一定立刻清点当天所收到的奉献;而且主日敬拜之后数奉献金的时候一定不会是一个人单独来数钱,而是至少有两位财务同工一起数;每笔账一定有记录,有收据;牧师在柏林教会里绝对没有管钱和动用钱的责任和权力;但是执事会在动用钱的时候一定会和牧师来商量;我们这里每笔要报销的费用一定有部门负责人的签字;而且记账的人绝对不负责钱的支出。

当我们这里有外来的讲员来讲道,执事会请讲员到餐馆吃饭的时候,我们的原则是讲员的饭钱是教会付的,但是所有去吃饭的弟兄姐妹,包括执事同工都是自己出钱的。这种做法对北美的弟兄姐妹来说因着金钱上比较宽裕所以容易些,但对柏林的弟兄姐妹来说那是很不容易的,就如有篇文章说过我们这里全家固定月收入有一千欧元以上的家庭不是如你们想象的那么多的,可是弟兄姐妹会坚持神的钱绝对要用在神的事上,我们自己吃的是我们自己的钱。如果讲员想利用来柏林的机会在市区里走走,教会会安排一位弟兄或姐妹带他观光,在这种情况下教会每顿付的讲员餐费是15欧元,带讲员的肢体教会也会付15欧元。

教会结余的处理的确是个试探,眼看着几万欧元或美金放在没有利息的户头里因着通货膨胀而使钱变不值钱了,脑筋动的快的人会想出一些“投资”的管道来,但如同圣经所说的我们的钱在哪里,我们的心也会在那里。弄到后来,我们想的都是如何使教会的结余能钱滚钱地越来越多,而没看到教会里的会众是越来越少,灵命也是越来越冷淡了。

钱的增长是神的责任,神要教会的是如何与祂同工使神的国更真实地透过教会而展开,也就是神要教会的灵命和信主成为基督门徒的人数能与日俱长,让世人透过教会见到神,认识神。不幸的是,我听过一些教会因着把结余放在股票市场而使教会的钱,使神的钱因着股票市场的崩盘都丢光了。对这些教会来说,或许这是出于神的手,因为我们没有尽到教会做好管家的责任。

好管家不是指教会要好好地把钱把结余投资在股票市场里,而是知道教会是属于神的,基督既然是教会的头,我们不需要担心神会如何把钱给教会,我们只要忠心去面对神给的钱,把这些钱用在神的事工,用在神的心意上;或许这些钱是要花在目前的事工上,或许神把钱给教会是要我们把钱花在宣教事工上,而非留下来给自己教会来用;或许神要我们开始储备一些聘牧基金,或建堂基金,或神学生补助基金。这些是教会做神财务好管家的责任,我们需要有神的国度观而非处处动脑筋想着如何让教会的钱变得更多一些,或想着如何把钱花在自己的身上。

你我的教会有尽到神金钱好管家的责任吗?要记得那不是你我的钱,是神的,因为教会是属于神的,神有权利在祂给的钱上,而神要求我们的是与祂配合知道神的心意来使用祂所托付的金钱。

让我们成为神的好管家,愿神更多地在财物上祝福你我的教会来与祂国度开展有份。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事奉与事工.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