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陌生的家

亲爱的代祷同工,              (回到陌生的家)

我们认识一家美国中西部成长的宣教士,他们最近才从在台湾三十几年的宣教事奉上退下来回到北美来。这对夫妻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二十几年前他们第一次把在台湾生,台湾长的女儿带回美国老家来述职,没想到女儿从回到美国的第一天起就天天哭闹,白天闹,晚上也哭,看遍了医生也沒有办法找出病因来。

最后还是一位退休的老宣教士知道他们刚从亚洲回来,就告诉他们给女儿吃煮熟的白米饭病就会好了。在半信半疑中,他们就照着做,果然吃进第一口米饭这小女孩就立刻不哭闹了。今天这位女孩也成了海外宣教使团(OMF内地会)的宣教士,接着她父母亲的棒子去台湾当宣教士了,因为潜意识中那里才是她的家乡。

有一位在泰北缅甸事奉的宣教士,在奉献当宣教士之前他在美国波士顿住了二十几年,有世人看为很好的成就,这对夫妻也算是美国通了。几年前有一回他来北美的教会传递跨文化的宣教异象时住在我家,那次我们有比较多的时间彼此认识。当时他很感慨(但还是很潇洒)地讲了一句话“哎哟,这次回来我发现自己不但泰语缅甸语没学好,连英文都忘了差不多了,我快要不会讲英语了”。

对这对宣教士的奉献和他们对神的摆上我一向是很佩服的,我认为或许是因着他们这样无私的奉献到连英文和英语都快忘光了,以至于当地有那么多的少数民族今天不仅能听到福音,也能看到福音,甚至能亲身享受到福音,但那时我完全无法了解或体会他讲那句话的时候心中失落的感受,可是今天自己成了宣教士,我开始能有一些些的体会他当时心中的感触了。

我平安到了美国,从下飞机在机场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陌生也是那么的新奇,在拿行李时看到一位女警察牵着一只小狗到处闻旅客的皮箱和背包,就是那种和在漫画上看到的司努比(Snoopy)一模一样的小狗。走到我这里的时候,我好奇心大发,为了想摸摸牠立刻把背包拿过来给牠闻,没想到Snoopy越闻我的背包就越起劲,所以女警察就要求我打开背包来检查,她怀疑我带了不法的东西或肉类。

结果当然可以猜到,她在我的行李申报单上特别注明“此人可疑需要被检查”。所以拿到行李之后就被请到特别的机器那里检查行李,幸好我没有带任何非法物品(否则我怎么敢主动去招惹那只鼻子很灵的Snoopy呢?),但也见识了人的好奇心是会惹麻烦的,夏娃当年岂不是也因为对善恶树好奇而给大家找了麻烦吗?

好不容易在机场的海关被检查完了,一出了国际航班的机场大门就看到一位弟兄来接我。在回家的路上他故意开错了路为了有机会能在车上多聊聊。我们谈了他最近家里的情形,家里财务的情形(他们家因着不景气过去两年走过非常艰难的财务环境,感谢神他们目前财务的情形又开始有起色了),还有他目前事奉的情形,所以从纽华克机场回家的路应该是半小时不到的,他开了将近一小时。

回到自己家,才知道我们两辆车子停在车库太久没开,气温太冷把电池给冻死了,把电池冲好电之后,却发现其中一辆车子的油路不通,发动之后汽油还是打不上去,所以目前我们只有一辆车可以动。唉,对机械和动手的事我没多大兴趣也真是不懂,所以总是有一些弟兄会来帮忙(现在你们知道我在柏林能不需要开车那可真是像小鸟从笼子里飞出来那么开心了)。和这些弟兄姐妹在自己家里聊了两个小时之后, 接着就去看牙医,因为有颗牙齿过去几个月一直在找我麻烦。

怕我动完了手术就无法吃东西,牙医先带我们去吃晚饭(其实那时才下午五点多,而且我刚下飞机没胃口),然后再回到诊所拔牙,接着就立刻植牙,也亏了这位主内的医生星期六晚上自己的太太在家感冒生病,还得跑出了为他所在乎的弟兄来动手术。或许他知道我怕痛,也可能是因为要动大手术,所以额外给我多打了麻醉药,感谢神,手术后到现在将近三天多了,伤口居然一点都没有痛。

这位牙医前一天还打电话到柏林来约我这次动手术的时间。我们是不属这世界的人,也只有在神的世界里牙医才会打电话来和病人约时间的,而且那时我告诉他今年起,我们在美国就没有健康保险了,从此看牙齿之后他只能把账单寄到德国政府来报销了。真是感谢神,祂在我们人生路上,和事奉的路上为我们安排了许多弟兄姐妹无怨无悔地陪着我们走。

动完了这大手术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柏林早上一点多),我满脑子昏沉沉的,不知道是因着时差还是麻醉药在作怪。一回到岳母家我就上楼去看岳母,她躺在床上,看到我就从被子里伸出手来,我摸摸她。岳母的病情看起来还稳定,希望神祝福我在这里陪她的每一天,也希望这次回来能给伟苓带来一些安慰和帮助。

当天晚上在岳母家,伟苓突然问到我的护照,才发现身上和背包里到处找不到护照。当时心里还想着或许我下午从机场一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可能把护照掏出来放在桌上了,没想到第二天回到家还是找不到护照。心里想着,这件事可千万不能和柏林教会的同工说,怕他们担心我因着无法及时申请到新护照而赶不回去了。正在烦恼时有一对弟兄姐妹打电话来说要来修理那辆死在车库里的车,来了之后三個臭皮匠还真能胜过一个诸葛亮,在脑力激荡之后,我们决定再回到机场的海关去问他们是否是在特意检查我的行李的时候拿了我的护照没交还给我?

这些就是我这次回来,在不到二十四小时之内所发生的大小事,看起来好像是回到自己的家,也好像是回到住了三十几年的国家,看起来一切是那么的熟悉,但总体来说却又是那么的陌生,这些话你们听起来是蛮矛盾的,就好像那年我听到那位泰北宣教士说的;不过这些感触和经验也再一次让我有机会思考希伯來書11:13和彼得前書2:11不断提醒我们的一件事 –在世上你我是客旅,是寄居的。以前读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懂得这意思,如今我比较能体会客旅和寄居的感受了。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宣角杂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