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那里正在打雷

亲爱的代祷同工,              (听说那里正在打雷)

对餐饮业还没信主的同胞来传福音一向是柏林教会的重点事工之一,因为柏林的华人从事餐饮业工作的人很多,而且我们教会有许多人的工作和餐饮业有关(比如,当跑堂,厨子,一大清早在餐馆开门之前去清理卫生,甚至也有人开餐馆)。柏林教会有个餐馆福音小组,但这方面的事工我们始终是做不起来,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因为隔行如隔山我个人对这方面一点经验也没有无法给同工提供任何的帮助,所以对餐福事工我心里始终是充满了内疚。

上星期去西班牙开会时,见到许多在神国忠心的仆人。很感谢神的是,在这当中欧洲餐福的总干事洪祥平牧师跑来和我聊天(我很难相信是洪牧师主动来找我的,那应该是他受到圣灵的感动,神知道我们无法展开餐福事工,所以感动祂的仆人来找我谈)。这位牧师非常的谦和,他自己以前就是在餐馆打工,也开过餐馆,所以他对如何对餐馆业同胞传福音不仅有使命感,也有一套实际的方法。

所以回柏林之后,我立刻和执事会谈,希望能邀请洪牧师来柏林分享他的经验,执事会立刻就同意了因为我们教会的确很想在餐福事工上有突破,但是到目前为止好像一直在土法炼钢,所以这方面的事工运作完全没有办法展开,而且如果我们能在餐福事工上有突破,或许我们可以借助这些经验也能在难民(非法移民)事工上有些突破,这两块事工都是我个人很亏欠的。

没想到执事会同意之后,第二天我就接到洪牧师的来信,说他可以在四月二日星期六中午来柏林和有心的同工来分享,我们也安排他在四月三日的主日学对会众来分享。而且洪牧師说如果两方都看为好,他希望十二个月之后,也就是在明年四月安排一个餐福短宣队,成员都是从世界各地被神感动的人,到柏林来宣教。短宣队的成员都是餐饮业的弟兄姐妹,里面有厨子,跑堂,也有开餐馆的人,他们是被神给复兴的大能子民,带着神的爱,带着圣灵的恩膏和能力愿意到世界各地的餐馆去宣教。这些人去宣教是需要向餐馆请假而且是花自己的钱去短宣的。

神的国太大,也太荣耀了。关在自己教堂里,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神的作为真是太少了,甚至当人听到神的作为之后还以为是打雷声呢,就好像约翰福音12章所记载的耶稣在他事奉的最后一段时间,他定义往耶路撒冷走。距离逾越節还有六日,耶穌來到伯大尼,就是他叫拉撒路從死裡復活之處,耶稣在接受了馬利亞给他極貴的真哪噠香膏抹他的腳,馬利亞又用自己的頭髮去擦。第二天当地一大堆人因着耶稣曾经使拉撒路复活而许多人跑出来看他。

这当中许多人是来看热闹的;有法利赛人,有他的信徒,有希利尼人;有想要拥戴他为王的;有要来找麻烦的;有想把他和拉撒路一起杀掉的,也有想要近距离认识他的,这些人形形色色的表现使耶稣很感慨地向神祷告,祷告完了,神立刻回应了耶稣的祷告也安慰了耶稣,可是不明就理的人还以为是打雷声。

纽约市有四个比较有名的区,在新闻报道上常听到的是曼哈顿区,也就是华尔街,和从前世贸大楼的所在;还有台湾来的华侨习惯住的皇后区;其次就是布鲁克林区,这是许多基督徒喜欢读的【疾风烈火】,【风火大能】,【风火信心】那三本书上所介绍很有神同在的布鲁克林会幕教会所在的区。布魯克林区最近几年有很大的改变,里面据说有五十万的福州人进出,大多数是从事和餐饮业和亚洲超市有关的工作。欧洲的温州和青田人特别多,但是美国东海岸的福州人却特别多。如何把福音传给世界各地这些餐饮业的同胞一直是众教会想突破的事工。

这次回北美,看到不少的教会开始荒凉,不仅人数减少,有些教会也渐渐失去了属灵的动力;但过去这星期天下午有弟兄姐妹来看我们的时候提到神正在一个不可能的地方在一群不可能的人当中做大事,神的国又真又实地在纽约布鲁克林区一群餐馆业的福州人当中开展。我听了有点半信半疑的因为知道餐馆福音工作是很不容易的,所以星期一就和两位弟兄一起进纽约市参加他们的主日聚会。

美国东海岸和纽约地区的餐馆公休日大多数是星期一,或星期二。这个教会叫做“西罗亚餐福教会”,那是一位爱主的福州弟兄所开始的。他自己经历过偷渡,打黑工,被自己人欺负,办身份的困难的种种痛苦,在这过程中他认识了耶稣,因着相信这位耶稣是唯一的神而他开始坚持走在神的原则上,如今他自己从这环境中走出来了,也拥有两个自己的餐馆,但看到在布鲁克林区还有那么多自己的同胞仍然在这种痛苦和迷惘中,所以他开始有了在那里传福音的念头。

神也纪念他们夫妻两人愿意事奉愿意传福音的心,给了他们另外一家福州弟兄姐妹为同工,这两家福州家庭的家和他们所开的餐馆都在钮泽西州,但每星期一他们到纽约的布鲁克林区来传福音,一段时间下来,愿意来参加聚会的人越来越多,所以他们就在当地租了一个华人教会,在布魯伦华人浸信会的教堂每星期一下午有主日聚会,就这样逐渐形成了目前的西罗亚餐福教会。

我那天去参加他们的主日聚会的时候,看到在一个小小的教堂里挤了将近三百人,这些都是年纪在20岁到30岁之间投入在餐饮业的年轻福州同胞,很多人都是没有合法身份在美国东海岸各地的餐馆里打黑工的,他们一段时间之后会因着移民局抓了紧就跑到另一州去打工。每隔一段时间回到教会来聚会是他们最大的安慰,对他们来说回到教会好像回到了爸妈的家,回到一个可以避风的港湾。

这群是非法的,是没有户籍的人,是随时会被抓的,但在教堂里当我看到他们在敬拜的过程是何等的不同,从他们脸上你可以看到羅馬書9:33的应许真实地应验在这群人身上 – 就如經上所記:我在錫安放一塊絆腳的石頭,跌人的磐石;信靠他的人必不至於羞愧。真希望他们当中身份没有问题的弟兄姐妹,明年能参加欧洲餐福总会所举办的柏林短宣队,把神的荣耀和恩膏带给柏林餐饮业的人。

他们的主日聚会是下午三点开始,在这之前是主日学,主日信息结束之后,就是由教会提供的爱宴,在爱宴之前我看到许多年轻的弟兄姐妹拿着奉献信封把他们的金钱奉献投入到教堂后面的奉献箱里,我相信不仅是我看到了,耶稣大概也像当年在会堂里看那穷寡妇投两个小钱地在那里看着他们,但我相信他们所奉献的对神而言一定是比今天许多财主随手奉献的要珍贵多了。他们很多人是主日聚会一完,就搭各样的交通工具赶回好几百公里以外打工的餐馆去了。

负责的这位郑弟兄告诉我,他们一年有三次的受洗典礼,每次都是上百人。头几年他发现这些人受洗之后就流失了,所以他向不同的教会呼吁,希望有弟兄姐妹来陪这些刚受洗的人在新生命的道路上走一段时间,也就是每个星期能给他们打一,两次电话来关心他们,督促他们读经,背圣经。

刚开始这个受洗之后跟进的事工很难做起来,因为这些餐饮业的弟兄姐妹从餐馆下班都是快半夜的时间,正是一般人要睡觉的时候,所以很难在各教会中找到同工来投入,希望经过一段时间异像的分享之后,神能奇妙地兴起了一群在加州的弟兄姐妹愿意投入这新生命的关怀事工,因为东海岸半夜的时候,加州才晚上九点,所以加州的弟兄姐妹能成为这群刚受洗人的导师陪着他们走。

和他们谈的时候,这群同工以开玩笑的口气问我说或许柏林的弟兄姐妹可以成为他们新生命事工的伙伴,来认领刚受洗的弟兄或姐妹陪着他们走一段成长的路,因为这群餐馆工作的弟兄姐妹下工的时候,是我们柏林人起床的时间。

为了能有效地牧养这群羊,神也给开始这教会的郑弟兄智慧,要他把受过洗的弟兄姐妹按着他们餐馆下工的时间编成不同的团契,然后透过手机利用中国的QQ网路来查经,所以有人开玩笑说这些福州弟兄姐妹可能没有电邮地址也不见得懂电脑,但他们每个人都有个QQ的号码。

西罗亚餐福教会的弟兄姐妹每星期二和星期四晚上11点半开始他们的空中团契,星期六他们是晚上12点开始这空中团契。我那天去的时候,还见到那位在空中团契负责带查经的小姐妹,你们能想象她信主受洗还不到两年吗?但神能透过这群人让世人知道祂活在这群人当中,也让人看到神的国真实地在一般人所看不起的这个族群里开展,为了要让那些有钱,有势,有学问的人羞愧;如同神在哥林多前書 1:27说的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

这餐福教会,这群弟兄姐妹需要你我的祷告。从过去拜偶像不信神的背景进到神的国度,许多高深的圣经知识他们听不懂,那些也帮不了他们,这些人时时刻刻需要圣灵的大能来帮助他们面对所处的环境,他们更需要有一群弟兄姐妹以真实透明的生命来陪他们一起走,帮他们能不妥协地活出圣经的原则,你愿意吗?他们聚会的地点是5123 7th Avenue, 52nd Street, Brooklyn, NY 11220.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宣角杂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