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懂]就等于[我不信]吗?

亲爱的代祷同工,                 ([我不懂]就等于[我不信]吗?)

平时在福音班,受洗班或和慕道的朋友谈话时常听到人说“我不懂为什么神能够一口气就创造了天地?”;“我不懂为什么摩西把手杖往海里一指就能打开洪海?”;“我不懂为什么约书亚的祭司们脚一踏进约旦河,正在泛滥的河水就停住了?”;“我不懂为什么玛利亚没有结婚,也没有和男人发生过关系就能生孩子?”;“我不懂为什么耶稣能死里复活?”;“你们讲的这些,有太多地方我不懂,所以我很难接受你们讲的这个宗教”。

相信你们也一定曾听过类似的话。很多人因着“不懂”而“不信”,他们把“不懂”等于“不信”。其实【我不懂】和【我不信】是完全两码事,事实上天离地有多高,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就有多么的大。但一般没有受过哲学或逻辑学训练的人,很容易在不知觉中认为(或以为)【我不懂】和【我不信】是一样的意思。

我们人都是好奇的,大多数的人都有求知欲,他心里面是会有许多的疑问,就如远志明牧师说的,有人想去理解一件事情如果他对这件事连问了七个【为什么】之后,他就是哲学家了。所以一般人会问问题不是一件坏事,但我们也需要知道有许多问题,许多我们的疑问是远大过于你我头脑所能理解的。

从日常生活中,你会发现我们做了许多事情是不合情理的,也就是我们还没搞懂那件事就接受了它存在的事实。比如,当我买了一台电视机,我还没搞懂这台电视会不会在通上电源时爆炸,我就相信它不会爆炸的;我还没搞懂刚买的这辆车子会不会在开上高速公路时把我给摆下来,我就相信它应该不会而很开心地开着这辆车子到处跑了。两位男女朋友刚剛才认识,还没彼此了解就想要结婚了。

而且一般人并不知道人要能够信神,那是一件灵界的事;但如果有一件事是我所搞不懂的,需要我能搞懂它,这却是一件理性上的事。灵界和理性世界这两个世界是需要用不同的感官来触摸的,灵界的事情是需要我们用信心(by faith)来触摸,这是从我们的心灵发出的;而理性世界的事是用推理(by reasoning)来触摸来理解的,那是从我们的头脑发出的功能。

两星期前我和一位弟兄请了一位慕道很久的福音朋友来家吃饭,我们一起谈些福音的事。他在基督徒的圈子里很久了因为妻子也是基督徒,每星期天他的妻子会带着孩子到教会来,他就待在家中。在谈福音的过程中,我用决志祷告时所问的问题来解释福音。当讲到(1)罪,也解释圣经所谓的罪之后,我说到人都是有罪的,他几乎立刻就同意这论点,认为人的确是有罪的(认为他自己也是罪人)。

可是当我继续说到(2)这位创造天地的神知道我们无法解决自己的罪,也知道我们罪的代价就是死,所以神在两千年前以耶稣基督,以人的样式来到人世间,为你我的罪被人钉死在十字架上,因着耶稣流的血我们的罪得以被赦免,使我们今天可以与神和好;三天之后耶稣从死里复活,祂今天仍然活着,也因着耶稣的复活我们现在能以神为乐;所以(3)若要成为信徒,要成为耶稣的门徒,我们需要接受耶稣为我们的救主;而且(4)愿意一生以耶稣为我们生命的主宰。

他听了这里讲的之后,面有难色地说第三点(接受耶稣为救主)和第四点(让耶稣成为我们生命的主宰)对他来说应该不会是个问题假如他在理性上能搞懂第二点(耶稣是神,神来到人世间,被童贞女所生,被人钉死,三天之后耶稣死里复活)。所以那天晚上,我们在“我不懂”和“我不信”上花了不少的时间。

就在不知道该如何突破他这理性上的营垒时,我突然有个灵感,举了一个我和他去年发生过的事情当例子来解释。这位福音朋友是个很热心的人,在一些生活上的事情我常找他来帮忙。有一回,知道他因着在农家长大,对野菜很熟悉,所以我请他带我到住家附近走一趟(当然我的目的是为了要和他培养一些“革命感情”),教我如何去认荠菜,因为听说这里的荠菜很多也没有受到环境的污染。

结果他带着我在家附近的几条巷子里走了一趟,教了我认识荠菜的样子(其实荠菜长的非常像蒲公英,若没有经过高人的指点你一定会把蒲公英当荠菜,或把荠菜当成蒲公英了)。在他教我认荠菜的过程,对他讲的话我是照单全收的,只要他告诉我那是荠菜,我就信了,因为我对荠菜的长相一点都不懂,但因着相信这位愿意教我去认荠菜的朋友,所以我相信所采到的东西不是蒲公英,而是荠菜。

当我把这例子和我采荠菜当时的感受告诉他之后,我把话题又转回到上面的第二点(耶稣是神,神来到人世间,被童贞女所生,被人钉死,三天后复活),我让他知道我很清楚他的感受,知道他对我所说的第二点是一点判断能力都没有,就好像那次去采荠菜我对野菜那方面是一点都不懂,但因着我信任告诉我什么是荠菜的人,知道这人是爱我的,他才会把这方面的事告诉我。如今这位福音朋友也是如此,他知道我爱他,几年来我一直很在乎他的一切以及他在信仰上的挣扎。

话讲到这里,这位朋友开始软化下来了,他知道他唯一能有的立足点,不是在理性上来理解第二点,重点不在于懂不懂,而是透过爱他,透过他能信任的朋友间接地他接受第二点这事实,就好像我的朋友没有必要把蒲公英当成荠菜来骗我,既然我的朋友相信那是蒲公英,所以我相信他告诉我的就是荠菜,同样道理,他也应该能因着相信我所相信的第二点,而去接受第二点,因为他知道我爱他。

除了刚开始你我很难从理性上来接受神因为我们都想先搞懂神,同样道理在接受耶稣之后,很多人也在是否要受洗这件事有挣扎。其实受洗与否不是一件理性的决定,那是属灵的事,是从人的心里发出的而非我们头脑里的决定。其实信神和我们是否能搞懂神是完全无关的,已经决志的人也容易把受洗当成理性上的决定,要知道决定是否要受洗是那些真心信神的人在灵性上对神爱实际的回应。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门训与培灵.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