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士之间的对话

亲爱的代祷同工,                 (宣教士之间的对话)

 有个机构做过问卷调查,他们发现一般人对牧师的职业和工作非常不清楚。通常人认为牧师是365行以外的行业,和任何的行业都不一样;所以几个星期前我在主日讲了一篇信息“牧师也会哭”,主日之后很多会众还以为我受伤了,所以才会有感而发讲了这篇信息。

 其实柏林教会主日讲台信息的安排是有严谨的制度,我通常在新的一季还没有开始之前的一个月就交给执事会下一季主日信息的计划书,得到他们的同意之后,才开始预备信息。比如,2011年第三季的主日信息的安排我需要在五月下旬交给执事会,里面包括了信息的题目,所用的经文,和大约100个字的信息大纲。所以那篇三月底讲的“牧師也會哭”主日信息是去年11月下旬就已经执事会决定的题目和安排,而非是我心血来潮有感而发,随意讲了这篇信息的。

如果一般人对牧师的职业是那么的不清楚,人对宣教士和他们的生活一定会有更大的迷思。难怪,很多信徒认为他们是神人,是一群会翻天覆地的人,就好像早期来中国的利玛窦,以及近代的马礼逊和戴德生,是这些大有能力的宣教士把福音落实在中国。每次想到他们,我们想起属灵的伟人;想到他们,我们想到旧约时期的亚伯拉罕,更因此而想到新约中那位伟大的宣教士使徒保罗,和他周围的同工,比如,路加和提摩太。

 以上这几位宣教士的确是伟大,他们的精神也真是可贵,但历世历代还有更多的宣教士他们是被神所差遣,被神所使用传扬耶稣基督的福音;可是这些人却是名不见经传的,长期默默地埋下他们的时间,甚至埋下生命在神给他们的呼召中。

 最近和一位宣教士有电邮上的对话,起因是知道在日本的311大地震之后,他们那里也碰到了大地震;所以教会里很多弟兄姐妹关心这对宣教士夫妻,希望知道他们在那里地震之后的情形。我故意把这些电邮上的对话保留下来,希望透过这些对话,你们可以揣摩出一些关于那些在工场上事奉的宣教士他们的情形,以至于我们可以对他们的事奉,他们碰到的难处,以及心情和生活的情形有些理解。

Dear E and L,

Many people in Berlin church were asking me whether you are okay there in Burma from this 7.2 scale earthquake?  Hope you and the team are okay, we are praying for you and we miss you very much.

Love in Christ
Lie Hsu

 

 

》》

我目前正在台湾,过几天回缅甸去,地震之事我已取得详情 –

地震位于缅寮泰交界, 目前约80死,千余人失踪,震央离我们约20公里,从没地震纪录过的地方,师母说震得厉害,但山上尚未听说有人受伤。

我山下办公室同工告诉我一些东西震掉,地上的建筑物无明显受损,只是泰北的人从未经验如此大的地震,所以很多人整晚不敢入屋,并谣言乱飞,总之我们都平安感谢主,也谢谢您们的关心。

你們有機會來泰國休息片刻嗎?很擔心你們的身體 常常為你們禱告,若有時間 我這裡(美賽)有住處,過來度個假吧,一直拼沒休息真會出事的。去年3月我不能呼吸差點先回去(可惜任務未了) 今年2月 L也差點先走(可能是自發性腹膜炎) 。

請代問候你們的會友 我很想念他們

E

 

 

》》

亲爱的E,

如果震央距离你那里才20公里,那是非常地接近了,而且这次缅甸的地震是7.2级是蛮大的。

唉,看到你那里也是蛮辛苦的,但神不会那么早就接你和L回天家的,一方面是祂所托付给你们俩佤邦少数民族的事工还没了,另一方面是你还没有机会带 L来欧洲,还记得你梦想要租一辆重型的摩托车带L欧洲跑一圈吗?在这个梦想没有了之前,神大概不会要你回祂那里的。

我一定会替你问候柏林的弟兄姐妹,事实上连我们执事会主席都来信问你,你那里如何了。请快快告诉我,你们护照上的名字和护照号码,谢谢。。。。

伟苓还没回柏林,我岳母这段时间有好几次病危,目前稍微稳定些了。

带问候L。。。

Love in Christ
Lie Hsu

 

 

》》

Dear Lie Hsu,

對不起,心中一直掛著回信,但確實是老了(不想忘卻忘了)。

說真的,騎重型機車遍掃歐洲,也許只能在夢裡實現,最近因上下山不能開車,只能騎機車,確實已騎(抖)累了,歲月不饒人,體力下滑得極快。

感謝主,張醫師幫我植的大牙,一直都很好,沒有問題。由於局勢的關係,很久沒辦法回美。去年4月26日因戰爭一 觸及發,全校緊急撤退,3周後又覆校,同年3月中我因無法呼吸差點先回家享福,今年2月,慧淑也因自發性 腹膜炎差點先走。 想到回去好得無比,我兩就這麼可惜,都只差一點。不過還是順服吧,如你所說,少數民族的事工未了,有何臉回去?

謝謝您們的好意,以色列之行我們肯定是去不了了。我們倆若到山下2-3天是辦得到,若一起出遠門是不可能,我希望您們幫我們報名的名額可以順利處裡。 其實我只要能帶慧淑去看看你們就很好了,但確不知何時能如願。 請代問候偉苓及眾肢體平安。

E  敬上

 

 

》》

亲爱的E,

(这封电邮cc里的是柏林教会的执事同工,他们常纪念到你们在佤邦事奉的情形)

很高兴接到你的信。你没老,只是有点累了。

记得麦克阿瑟讲的那句话吗【老兵永远不死,只会慢慢凋零,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在宣教士的身上,他们不仅是不死的,宣教士也不会凋零的,这些人只是累了,受伤了,或崩耗了(Burn out),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之后,他们又可以重整旗鼓地往前走,还记得先知以利亚在列王记上19章的故事吗?执事会前天开会前的灵修中,那位带领灵 修的执事伟宸就是分享这段故事,从这故事中我想到你。

你们应该出来到欧洲走走,以至于你们可以从新得力能够再一次地如鹰展翅上腾为主而活(http://www.youtube.com /watch?v=mFbmgTlIYG8)(这首诗歌很棒,世界各地很多华人基督徒都喜欢,你要听听看,否则山里面待久了你会和外面的教会脱节。对了, 我最近发现我的德语没学好,英语好像也要忘了,看来你的经验是对的,也许这就是当宣教士要付的代价吧。唉, so be it!)。或许哪一天伟苓和我也应该躲到你那里休息几天,再一次体会和少数民族在一起吃油炸竹节虫,吃辣椒粉配饭的日子,你那里那种比我的头还要大的芒果 哪时候会熟?说不定芒果成熟时,我们就来了。

缅甸大地震之后,你们山上的老师们都好吗? 希望学校的一切都恢复正常运作了。我只是好奇,那段时间你有没有发现大地震之前和之后,山里面有许多珍奇野味,各样动物和爬虫类比如蟒蛇,特大的野生鳖等 都会跑出来了?那只你们想抓的豹子还有出现吗?你们有没有因此抓一些来加加菜?张医师会很高兴知道他的医术和手艺能帮上你的忙,哪一天我应该带他去你那里 走走,他也需要有实际的宣道体验,否则整天关在诊所里面对各种人的牙齿,人生乐趣少了一大半了。

柏林这里的弟兄姐妹常常想到你们,他们常常提到你们,既然你们不能和我们去以色列,你和L是否可以考虑明年在你们方便的日子(比如三月,你是 2008年三月16日来柏林的)从山里出来,再来一次柏林,不过这次的主角是L(但我们不会让你们太累的),弟兄姐妹希望能看到她。

请和L谈一下明年三月来柏林的事,我们就定在明年的三月你们来柏林,好吗?实际l来的日子就由你来决定了。这回机票绝对不用你自己出了,我们会替你们俩想办法的。

唉,蛮想念你的,我所亲爱的弟兄!!你要好好地在山上过那007的日子,我其实蛮羡慕你能活在那种也只有在科幻电影里才有的宣教生活。

Love in Christ
徐立,伟苓

 宣教士在宣教工场是很孤单的,他们离乡背井好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到处漂荡;他们需要不断地在新的环境中开始人际关系的建立,需要与不同的肢体有互动。许多教会想开始宣教事工,其实最好的开始点是选择一些和教会宣教的方向与负担一致的机构和宣教士,从为他们祷告开始,常与他们通信,通电邮,平时就关心他们,试着去了解他们生活和事奉的情形;这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安慰。

 

你们愿意试试看去關懷宣教士吗?神会祝福你的!

 在主裏愛你們,一起在神國同工的伙伴

徐立, 偉苓   www.EuropeForChrist.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宣角杂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