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教会的特会

亲爱的代祷同工,                                      (柏林教会的特会)

 柏林华人教会一年举办两次营会,一次是在八月初的生活营(也就是福音营);另一次是在十二月底的同工训练营(也就是陪灵会),这两次营会我们都是从世界各地请不同的讲员来主持,而且都是租用柏林以外的营地来举行的。由于资源的有限,讲员和场地都需要在一,两年前就定下来了。为了鼓励弟兄姐妹和福音朋友能踊跃参加,这两次营会教会在经费上对提早报名的人都有特别的补贴。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感恩与见证 | Leave a comment

德国的就业市场

亲爱的代祷同工,                   (德国的就业市场)

 许多人认为美国是因着地大物博所以国家才会那么强大,这种说法或许有些道理因为美国不仅土地大,她可利用的土地也比任何国家要多。但我个人认为一个国家的强大有许多因素,除了土地和物产这些硬体方面的条件,她的软体也是很重要的,比如美国以基督教立国,这点对他们的民族性(比如对不同族群的包容性强,愿意冒险,习惯按着规矩做事,愿意给外来的人机会,等)是有很大的影响,因为好的硬体环境如果没有健康的软体条件来配合,还是会造成混乱的。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欧洲点滴 | Leave a comment

与一位渴慕真理的弟兄一席谈

亲爱的代祷同工,                                      (与一位渴慕真理的弟兄一席谈)

 人出国到欧美之后比较容易信主,也许是因为成了漂流不定的浮萍,所以人的心能柔软下接受福音。出国后我们看到许多弟兄姐妹信主也习惯了当地的教会生活,接着他们有机会到其他地方去深造或去工作或回国定居,不少人很快就碰到了教会生活的适应问题。这些问题如果没有和所了解的神学和我们的圣经知识来调和,一般人会认为当初使他信主的那教会才是好教会(或许这是第一印象给人带来先入为主的影响),而有偏差地看其他的教会都是有问题的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门训与培灵 | Leave a comment

典型的柏林教会受洗主日

亲爱的代祷同工,                                      (典型的柏林教会受洗主日)

 上星期天是我们今年第一次的受洗典礼,柏林教会一年举行两次的受洗。在德国这里,南部是以天主教徒居多,北部受到马丁路德的影响所以基督徒比较多;而基督徒中,又以路德会的信徒为多数。柏林华人教會所租用的教堂是属于路德会系统的,因为他们没有礼的仪式,所以每年两次的受洗典礼我们需要到浸信会的教堂去举行。受洗是件大事,一年有两次,整个柏林教会会劳师动众地把主日聚会连同受洗仪式都搬到别的教堂去举行。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感恩与见证 | Leave a comment

疑神疑鬼,草木皆兵

亲爱的代祷同工,                                      (疑神疑鬼,草木皆兵)

 在一次查经聚会中,有位肢体说她在一个灵恩特会中听到讲员说他曾经从会众中赶出了三十几个鬼,这种说法让去特会的人听了一愣一愣的,那位讲员的能力好像比耶稣还要大,因为在四福音除了赶出住在格拉森那个人身上的“群”之外,似乎没有看到耶稣在一个聚会中从不同人身上赶出了三十几个各样鬼怪的记载。

 这个特别聚会完之后,大家心里都吓着发毛,半夜连都不敢上厕所了,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门训与培灵 | Leave a comment

做洁净祷告有必要吗?

亲爱的代祷同工,                                                    (做洁净祷告有必要吗?)

 柏林教會的弟兄姐妹常常有機會为彼此的需要来禱告,不論是為了人的问题或病痛,有人问到在为人祷告之后我们自己该如何不受所听到或所碰到的事情影响,我提醒他们要做个“属灵的洁净祷告”。教会里比较少听到人提起“洁净祷告”,圣经上好像也没读到有这回事,这种祷告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信徒有必要做洁净祷告吗?洁净祷告是否有任何的属灵意义呢?如果有,那我们该如何来操练这样的祷告呢?这是我们上篇文章结束之前所提出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事奉与事工 | Leave a comment

为人赶鬼时,鬼会跳到我们身上吗?

亲爱的代祷同工,          (为人赶鬼时,鬼会跳到我们身上吗?)

 平时大家聊天时,讲到魔鬼,我们想到黥面獠牙,面目可憎的灵界之物;讲到天使,我们脑中想起了一群穿白衣袍的“人”在云里走来走去的景象,他们很和蔼有两只翅膀;讲到神,我们很自然会想到一位高高坐在宝座上,面貌威严不苟言笑的王;想到死去的人,我们要不是想到那些游走四方的孤魂野鬼,就是认为人死后他的灵魂不见了因为在我们华人对人的死有两种讲法 – 灵魂在人死后会变成鬼,或是人死如灯灭。这些奇怪的看法,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为什么欧美人士比较不会有这种想法呢?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事奉与事工 | Leave a comment